《博古眼:拥有一双看透世间一切赝品的眼睛后》
第1819节

作者: 金元宝本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朱元璋经过慎重考虑,取朝日鲜明之国。”
  “这名字,也就一直沿用到了现在。”
  这些话从别人的嘴里说出来,那肯定没啥效果。但从这位李氏王朝最后的继承者嘴巴里亲自讲述出来……
  现场一片清风雅静,落针可闻。
  那群泡菜们瞠目结舌,满脸的震惊和不信,脸上还有那深深的自卑和愤怒。
  这位名叫李锡闵的人倒确实是李氏王朝的后裔,但并不是直系的。
  他的堂哥李玖才是正儿八经的继承人。相当于溥仪。
  李锡闵的地位属于旁系的旁系,就相当于溥仪的远方亲戚。
  都管一个人叫做亲爷爷,但地位悬殊非常的大。
  李锡闵这个人是泡菜国里面的一位大师级的人物,对于中医的了解很深。
  这并不奇怪,毕竟这个人和另外一个朴极笆一同翻译的《东医宝典》已经从成功的进入到世界记忆遗产名录了。
  也就是这个人,在穷的来吃不起饭之前还念念不忘的复国,并且他还曾经给其他仍旧保留君主制的国家王室写信,告诉他们,自己依然是李氏王朝的王室成员。
  这个不算奇葩,更奇葩的是,在泡菜国,居然还有不少的民众是李锡闵的忠实拥笃和粉丝。
  这些人可不是崇拜李锡闵的医术,而是同样怀着王室梦和复辟梦的芸芸众生。
  像这种人,每个曾经失去了王室荣耀的王族都有。

  神州也不例外。
  到现在,神州也有这样的人存在。
  金锋寒着脸撇着嘴,阴冷的目光逐一从现场一帮泡菜们的脸上扫了过去,顿时就让这帮人脸上火辣辣的痛得不行。
  又气又怒却是毫无半点法子。
  这时候,金锋的目光转移到李锡闵身上,顿时李锡闵身不由己的哆嗦了一下。
  “既然你承认了,那我的第一个问题你也该回答得出来了。”

  “作为李氏王朝的一员,听懂神州话是第一基本要求。”
  “你,听得懂吗?”
  金锋的语气沉沉重重,带着一股子说不出来的威严和威压,李锡闵身子一个激灵,竟然向金锋弯腰点头,语气就跟向上级汇报一般。
  “当然。我会听,也会说。”
  “我说得不好。请原谅!”

  这两句神州话一出来,顿时所有人再次无语了。
  整个偌大的二楼大厅里连呼吸声都听不见,每个人都被眼前的这一幕震得目瞪口呆。
  不知不觉间,博物馆里的游客们悄无声息的走了过来,静静的站在人群外围,悄悄的举起了手机。
  东瀛导演一帮子人们对金锋瞬间刮目相看,眼睛里充满了敬仰和崇拜。
  这时候,金锋淡淡说道:“身为李氏王朝的后裔,第二个最基本的要求,那就是看懂读懂神州字……”
  “不但要看懂读懂,还有会写,不但学写,还要写得好……”

  “这些,你都会吗?”
  金锋的口气就像是上国的大将军在接见附属国的君臣一般,带着浓浓烈烈的霸气,叫人连头也不敢抬一下。
  李锡闵这时候就是这种感觉,胸口就跟压了一块大石头一般,重得来喘不过气。
  面对金锋的质问和逼视,李锡闵额头上不由自主的冒出一层冷汗,重重的点头。

  “会……看……会写……”
  “但写得不好。”
  金锋冷冷说道:“1278年,元世祖忽必烈召见高笠忠烈王,曾说:“朕不识字粗人,尔识字精细人。”
  “这句话什么意思?”
  “翻译出来我听听。”

  这话让现场大大小小老老少少的泡菜们完全懵逼。你看我我看你你再看他,脸上的表情那叫一个精彩万分。
  李锡闵腾的下脸就白了,唰的下,脊椎骨都是冰凉的了。
  七十多岁的老头双股都在打颤,一只手拿着手绢不住的擦着头上的冷汗。
  嘴巴更是唯唯诺诺,蠕动了又蠕动,颤颤悠悠的说道。
  “好像……好像,说的是忽必烈很粗鲁不识字,忠烈王很文雅识字……”

  这话翻译出来的当口,人群外面顿时传来了噗哧和哈哈的笑声。
  那是神州围观的神州同胞们嘴里发出来的开心笑声。
  “妈妈,他们泡菜国的大师真笨,还没我懂呢。”
  “我才念小学三年级都知道这话什么意思。”

  金锋呵呵一笑,头也不回的说道:“小朋友,那你说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人群外面那小女孩的声音立马接口说道:“意思就是忽必烈非常尊敬忠烈王,就是尊重知识分子呗。”
  “这句话都不懂,还什么王室后裔呢。”
  “自己国家的历史都不了解,有什么资格做皇室!?”
  这话出来,周围围观的神州同胞纷纷大笑起来,有的人还拍起了手掌。
  这一笑不打紧,就连东瀛导演一帮子也乐呵得不成。
  当即,泡菜国的人脸都变了,又恨又气,羞恼万分。

  李锡闵更是气得头晕脑胀,羞愧难当,浑身瘙痒,几乎就要晕倒在地。
  金锋鼻子里轻哼了一声。忽然抬手指着另外一个老头说道:“朴极笆。”
  “你刚才说,这幅画的主人陈容是你们大宇宙国的人,那么问题来了……”
  “陈容的字号叫什么?”
  这话一出来,同为泡菜国大国医的朴极笆噌的下就绷直了身子,呆立当场。
  面红耳赤的朴极笆脸色那叫一个万紫千红,五颜六色缤纷灿烂。

  金锋嘴角邪邪上翘,冷冷瞥了朴极笆一眼,那犀利如刀的眼神将朴极笆割成了赤裸的羔羊一般。
  只见着金锋缓缓扬起右手,掌心里多了一枚淡绿色的福瓜吊坠,目光阴冷再次横扫全场。
  “这是高冰种苹果绿的福瓜吊坠,当年嘉贵妃的配饰。”
  “你们其中要是有人说得出来陈容的字号,这枚福瓜就归他。”

  顿了顿,金锋偏头望向李锡闵:“李锡闵,说说嘉贵妃是谁?”
  李锡闵又是一个哆嗦民。
  畏缩弯腰脑袋几乎就要垂到地面的脑袋一下子绷直了起来,面露最讨好的笑容,骄傲无比的大声说道。
  “嘉贵妃!”
  “她是我们民族的骄傲,她是整个清王朝唯一一位我们族的女人。”

  “后来被册封为皇贵妃。跟乾隆一起陪葬。”
  “她为爱新觉罗生了四个皇子。”
  “四阿哥永珹、八阿哥永璇、十一哥永瑆,九阿哥夭折没名字。”
  “其余三位阿哥后来都被封为亲王,其中十一阿哥永瑆的成就最大,他是乾隆年间四大书法家之一。”
  李锡闵对于这方面的东西还是比较了解的,但也是绝对应该了解的。

  毕竟,整个清朝那么多年那么多歌皇帝,也就出了嘉贵妃这么一个特殊的女人。
  听到了自己的王爷说出这段话来,现场所有的泡菜们眼睛齐刷刷的盯着金锋手里的那枚果绿福瓜吊坠,眼睛中飚射出贪婪的精光。
  翡翠在泡菜国的名气并不大,但是最近几年也有起来的趋势。
  这枚福瓜很有意义,对于现场这帮人的杀伤力那是太大了。
  然而,这些人也就只能看着就看着,却是根本回答不了金锋的问题。
  现场再一次陷入了诡异的寂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