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334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省委书记要在党校招待所用餐,招待所领导全都被惊动了,好在食堂里冰柜里各种食材都有储存,大师傅也在值班,炒几个精致的小菜不成问题,关键是郑书记要求的那瓶白酒实在是太稀罕了。
  要说茅台五粮液人头马xo,那都是一句话的事情,可是这四块五一瓶的淮江大曲在省城实在是稀罕物,有钱都买不到,还是招待所看门的江北籍保安给出了个主意,说附近某建筑工地上可能有卖。
  招待所经理也是豁出去了,带着司机冒雪跑到五公里外的一处工地,在江北民工聚集区的小商铺里买到了一瓶淮江大曲,拿到这瓶平时连正眼都不会看的劣质白酒时,经理激动地眼泪哗哗的,抱着酒瓶子狠狠地亲了好几口,为了应付不时之需,他干脆把剩下的半箱子淮江大曲也给包圆了,一车拉走。
  招待所餐厅内,郑书记和陈老师相对而坐,桌上摆着几个简单的小菜,油炸花生米、凉调松花蛋、干切卤牛肉,还有一盆极为别致的油炸金蝉,都是江北特色下酒菜。
  经理带着淮江大曲匆匆赶到,看到大师傅就给郑书记弄这样的菜,顿时火冒三丈,不过看郑书记的表情似乎相当满意,他也就暂且忍了下来,回去悄悄质问厨师:“你怎么这么小气,就给大老板弄这些小菜。”
  大厨师鄙夷的一笑,说:“当领导的什么都吃过没见过,你弄鹅肝松露鲍鱼人家才不稀罕,大老板要喝淮江大曲,他这个老朋友又是江北过来的,给他们整几个江北特色,那是最合适的。”
  经理暗暗赞叹,到底是从省委机关事务管理局借来的大师傅啊,察言观色判断领导口味,那是一绝。
  “抽烟。”经理慷慨的拿出了自己的软中华。
  端起小酒盅,仿佛又回到了那个**的年代,两个江北一中的老校友一饮而尽,发出“啧”的一声,两人亮出空杯底,哈哈大笑。
  坐在远处的邵秘书不禁感慨,很久没见过郑书记喝酒了,即使在外交场合也只是浅尝辄止,这次居然喝起了白酒,看来这位老同学已经深深触动了他尘封已久的往事。
  “还记得咱们第一次喝酒么,那还是从学校食堂里偷出来的白酒,咱俩就着一碟花生米,把那瓶淮江大曲喝了个一干二净,喝完了你就写诗,唉,想起来就像是昨天啊。”郑书记感慨道。
  “还说我呢,你还不是一样,喝多了就给孟丽娜写情书。”陈老师回道。
  两人又是哈哈大笑,郑书记拿起酒瓶帮老同学倒上,窗外大雪纷飞,和多年老友对饮话当年,真是说不出的快哉。
  听到他们爽朗的笑声,招待所的领导们都是喜滋滋的,省委一号能到他们这里来喝酒,这已经不光是荣幸的事情了,直接关系到领导们的政治前途。

  喝着喝着,郑书记发觉了老同学的异样,便问道:“老陈,你这次来有什么事情?”
  “有,有一桩冤案,我希望你过问一下。”
  “就知道你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我听着。”
  于是陈老师就将温雪的事情叙述了一遍,他尽力保持让自己不带感情-色彩,但是说到后来还是忍不住激愤的心情,老泪夺眶而出:“孩子已经够苦的了,马上就要高考,却被关进监狱,这是害人一辈子啊。”
  郑书记听完,久久的沉思着,忽然问道:“聂文夫这个名字很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过。”
  “聂文夫就是聂文富,外号聂大炮,当年一中的茶炉工,造反派司令。”陈老师冷笑道。
  “原来是他。”郑书记的眉头紧皱起来。
  “我爸爸就是被他逼死的,还有你的梦中情人孟丽娜,据说也是被他逼-奸之后跳楼自杀的,这些血债,我永远记得。”

  郑书记忽然站了起来,带的桌上的酒杯筷子都落了地,吓得远处招待所领导们一个激灵,这是咋的了!
  邵秘书也站了起来,探寻的目光望向郑书记。
  郑书记说:“帮我接江北市公丨安丨局长和政法委书记的电话。”
  邵秘书拿起手机先拨通省委值班室,让他们迅速联系江北市有关部门,郑书记要和马伯仁、胡跃进说话。
  这不是私底下的电话联系,而是正规领导谈话,走的是组织程序,电波在省城和江北市之间来回传送着,五分钟后,江北市政法委书记胡跃进就打来了电话。

  郑书记接过手机,踱着步子走到窗口,望着外面的大雪,用很平和的语气询问着胡跃进关于江北市锦绣江南谋杀案的情况。
  本来已经被排除出权力圈之外,在家过年的老胡,突然接到政法委的电话,说是省委书记亲自找他谈话,当时惊得汗都下来了,来不及考虑什么,他慌忙打通了政法委提供的号码。
  没想到郑书记关心的是聂文夫被杀案件,幸亏此前胡跃进仔细看过女儿提供的资料,对案件相当了解,便以一个老侦查员的观点,深入浅出的叙述了一遍,并且提供了自己的意见。
  “好的,谢谢你,跃进同志。”郑书记挂了电话,对案件有了一个清晰地认识,这时候,马局长的电话也过来了。
  马局长这个点还在外面应酬,喝了不少洋酒,头脑有些不清晰,听到郑书记询问案情,脑子更乱了,除了被害人的名字,他连凶手的名字和年纪都不知道,对案件过程更是丝毫不了解,只能凭着模糊地印象,把杨峰那份黑白颠倒的报告囫囵复述一遍。
  放下电话,郑书记的表情依然很平静,但是熟悉领导性情的邵秘书却知道,平静的面容下此时已经是惊涛骇ng了。
  “小邵你过来一下。”郑书记把秘书叫过来,吩咐了两件事:“马上给公丨安丨厅打电话,让他们成立一个督察组,明天务必赶到江北市,另外让省委办公厅的同志抽调精干人员组成巡视组,去江北调研。”
  “好的,我这就安排。”邵秘书转身去了。
  放下电话,马局长足有五分钟没缓过神来,一起简单的杀人案,居然惊动了省委最高领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郑书记只是询问了一下案情,并没有做出任何指示,言辞也很客气,这就更让马局长摸不着头脑了,思前想后觉得这个案子没有任何纰漏之处,确实相当简单,案犯也已经认罪,从程序上挑不出毛病。
  这会儿脑子被酒精烧的有些糊涂,马局长的思维有些混乱,酒桌上又在叫他了,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吩咐秘书连夜去把这个案子再梳理一遍,确保办成铁案,这才回到酒桌上去,继续谈笑风生。
  胡跃进和郑书记通完电话之后却敏锐的觉察到,自己的机会来了,省委一把手绝不会无缘无故的关心这样一起案件,肯定有更深层次的原因,说不定是哪位手眼通天的正义人士把这件案子给捅到天上去了。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胡跃进在客厅里来回踱了十几圈之后,毅然给女儿打电话,电话铃响了许久那边才接。
  “蓉蓉,你现在哪里?”

  “我在外面办案子。”
  “我告诉你的那个线索,尽快去查,会有大收获。”
  “什么线索?那个案子的?”女儿似乎在装傻。
  “就是聂家私人会所的线索,刚才省委打电话过来关注这个案子,我想可能上面有人发话了,你想办法去查一查,那种藏污纳垢的地方,肯定有问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