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333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玩这些,刘子光只能跟李建国打打下手,看着建国哥动作娴熟的制作着各种ied,刘子光心里翻来覆去只有一个词:战争。
  “建国,这些玩意都是谁教你的?”刘子光一边用匕首裁剪着毛线帽子,在上面割出孔洞,一边随口问道。
  “军队。”李建国迸出两个字,从靴筒里拔出伞兵刀用小块油石慢慢的磨着,眼神有些凝重。
  “军队教给我这些,我从没想过有朝一日会用在同胞身上。”李建国淡淡的说,举起伞兵刀在眼前观察着锋刃,镀铬层已经磨掉了,露出里面的钢口,很锋利。
  刘子光无语,他能理解李建国此刻矛盾的心情,忽然手机响了,拿起一看,是胡蓉打来的,他赶紧放下手上的东西出去接电话。
  五分钟后,刘子光回来了,说:“计划要变更了,小胡提供了一条线索,可以试试。”

  李建国停止打磨的动作:“你说。”
  “抄聂家在西郊的yin-窝,把事情闹大,后续的事情交给小胡就行。”
  李建国沉吟片刻,说:“好!”
  用不着动用斯捷奇金和c4,刘子光也松了一口气,李建国毕竟是国家耗费巨资培养出来的杀人机器,他不出手则以,一出手肯定不同凡响,到时候大开杀戒可就收不住了。

  说到抄家搞败坏,高土坡这帮人已经不是新手了,刘子光一个电话打到公司,召集人员准备干活,用的还上回准备砸金碧辉煌时候准备的物资。
  上次t部队出手,刘子光让红蟑螂预备的家伙都没派上用场,这会子还在仓库里放着呢,刘哥一声令下,红队,也就是训练最为严酷,人员最为精锐的红星保全公司第一分队迅速集结起来,开到郊外仓库进行装备。
  全套07式丛林迷彩服,制式军靴,凯夫拉头盔,新型装具,尼龙武装带,军用水壶,望远镜、手枪套、指南针、战术手套、军用步话机、一应俱全,不管你是惊鸿一瞥,还是仔细观察,这都是一支正规军。
  偌大的仓库里,红队的队员们用迷彩油膏互相帮对方涂抹着,有人在检查装备,有人在调试步话机,各小组之间确立了呼号和代号以及各种暗语、口令,红队的大部分队员本来就是退伍士兵,干这些事情熟门熟路,有条不紊,即使几个没当过兵的伙计,也受过李建国的魔鬼训练,和大家大同小异了。
  红螳螂打开一个铁柜子,开始分发枪支,是那种从内部渠道弄来的95式橡胶训练枪,不过离远一看,谁也分辨不出真假,再说了,谁敢凑到跟前去分辨真假。
  刘子光和李建国头戴贝雷帽,脚蹬军靴大踏步的进来,分队长立刻一个标准立正,大声喊道:“集合!”
  全体队员条件反射一般丢下手下东西,迅速排成两列,向军官敬礼。
  “稍息!”李建国说完,示意刘子光上前讲话。
  这是大家第一次见刘总穿全套军装,那股军人气质绝不是能装出来的,打死他们都不相信刘哥没当过兵,刘哥不但绝对当过兵,而且军衔还不低!起码是少校以上。
  刘子光上前一步,先以眼神检阅了小伙子们一遍,然后说道:“最近的事情,大家都听说了,响鼓不用重锤,我就不多说了,现在我要告诉你们的是,公丨安丨机关委托我们捣毁大开发的犯罪分子位于深山中的窝点,任务很艰巨,敌人很狡猾很凶残,你们有没有信心完成任务?”
  “有!”震耳欲聋的声音响彻仓库。
  “再说一遍,我没听见。”
  “有!”愤怒的咆哮响彻云霄。

  短暂的誓师大会之后,红队队员们背起行囊,登上等在门口的军绿色越野卡车,军官们则上了前面迷彩涂装的陆地巡洋舰,以假乱真的军车队伍趁着夜色向西郊挺进。
  不知什么时候,天空开始飘雪,纷纷扬扬的雪粒子飘落在迷彩车棚上沙沙作响,车厢里的战士们静静地坐着,年轻的面庞上写满了坚毅,他们手中的橡胶训练枪只是装个样子而已,到时候真正派上用场的,还是车厢深处木箱子里那些崭新的长柄消防斧。
  经过李教官的魔鬼训练,这些战士的身体素质和战术能力都有了长足的进步,只是苦于没有场合发挥而已,再憋下去恐怕就要憋出毛病了,而毛孩和小雪的事情,已经是人尽皆知,如此颠倒黑白欺人太甚,就连三尺童子和耄耋老人都怒不可遏,更何况这些血气方刚的小伙子。
  越野卡车上坐着的不是一队士兵,而是一群愤怒的饿狼。
  车队开往西郊,路上遇到塞车,交警看他们是军车,特意疏通出一条道路来供他们通过,还向军车敬礼,坐在副驾驶位子上的李建国也给交警还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开到外环路上一个僻静的路口,车队暂时停下,等了五分钟之后,一辆挂着警灯的大切诺基从远处驶来,两车交会,大切的车窗摇下,露出胡警官严肃的脸,向刘子光报了一组坐标数字。
  刘子光点点头,按照胡蓉提供的数据进行了gps定位,车队再度启程,警车等他们走后才慢慢跟在后面。
  雪,更大了。
  省城,省委党校招待所房间内,电话铃响起,坐在沙发上看新闻联播的陈老师几乎是扑到电话边的,抓起话筒说道:“喂。”
  “请问是陈智义老师么?”彬彬有礼的首都口音响起。
  “您好,我是郑书记的秘书小邵,请问您现在方不方便?”
  “方便方便。”
  “好的,请您稍等,郑书记马上就到。”
  五分钟后,一辆锃亮的黑色奥迪开进了党校的大门,车门打开,下来一位身材瘦长的中年男子,身披风衣,气质不凡。
  外面的雪很大,司机打开伞帮领导举着,领导却伸手将伞接了过来自己举着,向招待所走去,年轻的秘书夹着皮包跟在后面。
  直到进入招待所,党校的工作人员才发现这是省委一号大老板的座驾,大家都惊出一身冷汗,大老板又搞突然袭击啊,赶紧通知领导!
  郑书记带着秘书进电梯,上三楼,来到陈老师的房间,刚要敲门,门就拉开了,陈老师站在门口热情的说:“老同学,欢迎欢迎。”
  郑书记笑道:“是我欢迎你才对嘛,这几天下去检查工作了,让你等了两天,真对不起。”
  “哪里话,快进来快进来。”
  郑书记却摆手说:“不进了,你吃过饭没有?”

  “我吃过了。”
  “吃过了就再吃一点,我还没吃,小邵,让食堂安排几个小炒,再弄一瓶白酒,淮江大曲就行,我和老同学喝一杯。”
  “好的。”秘书转身去安排了,这边陈老师赶紧穿了外套和鞋子,等他们来到大门口,只看到外面大雪纷飞,到处白雪皑皑,四下里银装素裹,别有风味。
  “老同学,有没有诗兴大发啊?”郑书记笑道。
  陈老师叹口气:“疲于奔命,哪还有心情写诗,我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爱好诗歌散文的少年了。”
  郑书记望着这个当年和自己一起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好朋友,只见他头发花白,腰背微驼,看起来比自己老了将近十岁,不禁暗暗叹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