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775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啊?”香香白了方长一眼,哼道:“你这家伙过河拆桥也太快了吧,这才刚把事情说完,马上就赶人家走。”
  说着,香香马上就贴到了方长的身上哼道:“要不去你家玩一会儿?”
  “不去,玩上瘾了怎么办?”
  “滚!”香香嗔了一声,一巴掌拍在方长的肩膀上扭头就走了。
  次日,方长刚一走出门口,林佼就扑了上来,狠狠地在方长的嘴上堵了上去。
  啵的一声分开后,方长讶道:“这么早,你怎么会在这儿啊?”
  林佼把方长推进房间里,红着脸道:“别说话,做事要紧。”
  话音未落,把方长推进还有余温的被窝,林佼这丫头也是体贴,顺手从包里摸出个小雨衣来,用那温暖的手帮方长穿上,然后主动地合上去。

  这一套操作下来,方长还有点懵懵的没反应过来。
  直到一个多小时后,林佼开着车送方长去孚能厂,一脸潮色未褪的样子看起来特别的娇艳。
  “我有事告诉你,所以就起了个早!”
  看到林佼娇羞的样子,方长嘿嘿笑道:“你是不是计划好多天了啊?”
  “讨厌!”林佼嗔了一声,承认道:“你这阵子早上都是跑步去孚能厂,早上六点多就出门了。今天我们在床上花了四五十分钟,不过开车也就二十分钟能到,不会耽搁你的时间。”
  “会计果然不一样,连时间都算好了,难怪刚才最后的几下那么用力!”
  被方长这么一说,林佼羞得都想找个地方钻进去躲起来了,定了定神,赶紧说道:“不闹了,卓越这两天可能会有麻烦,你真的都不过问一下吗?”
  林佼见证卓越的起步、发展与兴起,然而这才没过几天安生的日子,就真正迎来了第一次真正的危机。
  周芸不说,下面的人也不知道,每天欢声笑语地按部就班。可是林佼去做不到,至于原因……账面上不到九千万的现金要应付过接下来的大规模采购费用,分明是捉襟见肘。不是三十台重卡车载底盘和大功率柴油机,就预定了三个亿的金额,除此之外,二季度的财政投入金额将达到一点五个亿,短时间之内难见收益。
  林佼这个时候就在想,卓越的盘子是不是起得太快,因为这样一点也不符合企业的发展规律,说得直白一点,就是步子迈得大了一点,不仅伤了蛋,估计连根本都伤到了。

  做实业发展的,最大的弊端就在这里,一旦被人掐住资金链条,那么生和死就由不得自己,天堂或地狱都得看别人的脸色。
  所以此时的周芸在一番欢愉之后也并不能将她心中彻底的忧虑给解决。
  “高海欧丝这批装备的市场价唐雪已经给出了最低价,一亿五千万,出价到三亿,这笔订单本身就是有问题的,为什么要出这么高的价格?”
  车停在孚能厂的大门口的时候,林佼终于还是忍不住地问道:“方长,按你做事的风格,这笔买卖根本不符合你的逻辑,你告诉我,这当中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原因?”

  方长笑道:“这是卓越的事情,你为什么要跟我说呢,难道是……对周芸没信心?”
  林佼摇了摇头,坚定地说道:“不,我对周芸比任何时候都有信心,只不过我不想她在你指向一个错误的方向后,她却延着这条路越走越远。”
  听到这话的时候,方长顿时觉得周芸的个人魅力已经达到一个相当的水准。这就是方长希望看到的事情,于是方长微微一笑,问道:“她怎么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了啊?”
  “这笔生意已经看不到利益了,我是会计,所有的市场效应可以做假,浮夸的数据,水份太重的市场,一切的一切最后也逃不过几个可怜的数,而且可能是负数。”林佼有些心惊肉跳地说道:“国企家大业大可以这么玩,可是我们的钱每一分每一文都是实打实赚来的,一分钱一分货,如果这么玩,败光家产就是一晚上的功夫。你想想这笔采购,溢价百分之百不说,周总现在和段行长已经商量好,不计代价,一定要把这批装备弄到手,完成交货。”

  方长笑道:“你的意思是有人要跟卓越抢咯?”
  林佼点点头道:“外面的风言风语早就已经传遍了,最可靠的一条消息就是,有人已经跟海欧丝达成了协议,这一批装备不论卓越出多少价格,他们都会死死地压卓越一头,然后拿下这批装备,目的就不用多说了吧。”
  “不,目的一定要说,他们又不是煞比,为什么要不计成本地跟我们抢这一批装备呢?”
  听到方长这话的时候,林佼眼一虚,扭头看着方长,似乎就从这一句话当中听出了什么苗头。
  然而还不等苗娜问出口,方长马上就说道:“佼佼,能看到你这么支持周芸,也这么相信她,我还是挺高兴的。”
  林佼脸一红,哼道:“你怕我跟她争风吃醋啊,方长,我的公和私分得很清楚的,你最终不管选择了谁,我都不后悔跟你……”
  “跟我什么?”
  “烦死了!”林佼嗔了一声,轻轻地推了方长一下,哼道:“你知道人家说的什么啦!”
  方长嘿嘿一笑道:“好啦好啦,不逗你了,接下来的时间,你要相信周芸,任何时候都要相信她,她也不是一个会被感情左右的女人。”
  听到这话的时候,林佼心中欢喜得紧,国为方长的话语当中,第一次把她提到了和周芸同等的位置上,这是一种肯定,更是一种激励。
  等方长下了车,她打开了副驾的窗户又看了方长好一会儿,这才不舍地开车离开。

  这时,方长摸出电话来,拨通一个电话时,对面几乎是秒接。
  “嗨哟,我的小祖宗啊,你这个电话来得太晚了,我都要郁闷死了!”
  听到这话时,方长哭笑不得地笑道:“戚叔,你被你的冤家对头整,这事儿我帮不了你,不是早跟你说过后果了吗,你自己就是不听,我有什么办法呢。”
  戚威私自发奖金这件事情捅出去了,处理结果也下来了,公司内警告,这特么等于是没有处份,不幸中的万幸了。
  不过这样一来,戚威在公司内部也算是彻底失去了自主权,天天被人怼,所有开年拟定的合理化建议都被否了。
  这个时候,戚威想到了方长,这小子眼界广套路多,说不定有什么法子能帮他也说不定呢。
  可是戚威这人爱面子,他就是在等方长给他电话,可是春节都过去一个多月了,这小子死活不给他电话,这也让他格外的郁闷。
  这不是终于接到方长的电话了吗,还不够他兴奋的?

  戚威情急地叫道:“小方,快给叔想想主意,现在各种被针对,你说给个处分,再重一点我都认,可是给我一个不轻不重的处分,天天跟在我屁股后边念紧箍咒,不特么被气死,也要被烦死了啊!”
  日期:2018-10-05 06:2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