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325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雪不敢坐下,怯生生的站在门口,聂老很放松的坐到了沙发上,开始侃侃而谈:“四十多年以前,那时候爷爷还是一中最年轻的老师,班上有个高三的女孩子,长的和你很像,名字也是一个雪字,她很爱跳舞,很爱唱歌,师生恋的故事现在可能很常见,但是那时候却是伤风败俗,为人所不齿的,我们的爱情被世俗摧毁,她跳楼了,我永远忘不了那双至死没有闭上的眼睛……”
  聂老按住自己的太阳穴,老眼里流出泪水来,似乎被自己的故事打动了,小雪却一阵恶心,猜到了聂老的企图。
  “知道么,你的眼睛,和她简直就是一模一样,所以爷爷想请你,帮爷爷圆这个梦,陪爷爷走完这人生最后的几年,爷爷老了,没什么奢求了,就只有这一个愿望了,只要你答应,需要什么爷爷就给你什么,你爸爸不是肾衰竭么,爷爷一个电话就能帮他解决肾源,还有你的学费问题,爷爷也全包了。”
  小雪浑身发抖,连连摇头说:“不,不,我不愿意。”
  聂老有些生气了,恶狠狠地说:“这样就不好了,爷爷请的客人,还没有敢这样放肆的,既然到了这里,就要守这里的规矩,你再固执的话,把你们两人打死丢进江里,谁也不会知道,你不想让你爸爸永远看不到女儿吧。”
  慈祥的老人转眼就成了恶魔,小雪那个懊悔啊,眼泪不争气的流出来,聂老以为她屈服了,又换了柔和的语气劝道:“你也十八岁了,该懂事了,很多大学生学音乐舞蹈,学礼仪外文,不就是为了找一个依靠么,你没听过电视里一句话么,宁愿坐在宝马里哭,也不愿坐在自行车上笑,小雪你是个聪明的孩子,应该明白你很幸运,遇到的是聂爷爷而不是其他什么人,别哭了,去洗个澡,爷爷在床上等你。”

  小雪出了一身冷汗,鸡皮疙瘩又冒了出来,伸手去摸手机,手机却不见了,她转身扑到门边,用力摇晃着门把手,同时大喊道:“毛孩,毛孩!”
  聂老动怒了,走过来拽住了小雪的头发往床上拖,虽然他已经是古稀之年,但是力气依然很大,小雪在他手里就如同小羊羔一般无力。
  别墅游乐室里,管家坐在沙发上看报纸,毛孩静静地坐在旁边不说话,当楼上喊声传来的时候,毛孩腾地一下站了起来,管家不慌不忙拿起放在一边的台球杆,站起来说道:“小孩你坐下,没你的事。”
  毛孩一转身,二话不说一脚踢出,正中管家胯下,小孩身矮力薄,专供下三路,这一脚可凝聚了不少年的苦练在上面,一脚踢出,管家当场就栽倒了,连惨叫都憋在嗓子眼里了。

  毛孩如同灵敏的雪豹一般,一边往楼上窜,一边从小腿位置抽出了一把雪亮的尖刀,冲到楼上的时候,已经能清晰听到小雪的尖叫声,可是房门紧闭,而且门板和门锁的质地都很优良,换成刘子光或者卓力的话,一脚就能踹开,但是毛孩毕竟还小,连踹三脚之后没有动静之后,他便迅速进入隔壁房间,打开窗户爬了出去。
  这种别墅不同于寻常住宅楼,根本没有防盗窗之类东西,但是窗子间距过大,也不是一两步就能跨过去的,毛孩没有丝毫犹豫,把尖刀衔在嘴里,沿着窄窄的墙砖缝隙爬了过去,寒夜的江风吹在脸上如同刀割一般,但他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唯有眼睛里燃烧着怒火。
  此时势单力薄的小雪已经被聂老按倒在床上,道貌岸然的老东西撕掉了伪善的面具,将小雪死死压在身下,撕扯着她的衣服,沉重的喘息声和凄惨的尖叫声混在一起,都被江风带走了,而楼里那些佣人、司机们即使听见也充耳不闻。
  老东西力气大得很,见小雪不就范,劈脸就是七八个耳光抽过去,打得小雪闭过气去,他得意的一笑,正要下手,忽听身后传来玻璃破碎的声音,然后一股冷风卷了进来,老东西一惊,心说难道刚才那个踹门的小子没被管家控制住?

  回头一看,只见一张稚嫩但是无比冷酷的脸直扑自己而来,没有丝毫的犹豫,一把刀就捅了过来,“噗嗤”一声,正中腹部。
  映在毛孩瞳孔里的是躺在床上的小雪姐,头发凌乱,嘴角带血,脸上明显的指痕,衣服也被撕的乱七八糟,怒火直冲心头,毛孩手里的刀拔了出来,紧接着又捅进去,每一刀都用尽全身力气,他左手揪住老东西的顶瓜皮,右手机械式的往复着,肮脏的血染红了床单和地毯,刀柄都打滑了,但是毛孩还在不停地捅着,捅着。
  房门被人急促的敲响,是楼下的佣人发觉不对劲跑上来了,门把手剧烈的抖动着,但是由于门锁坚固,他们也无法打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大概是下楼寻找钥匙去了。
  此时聂文夫的五脏六腑已经被毛孩捅了个遍,整个腹腔几乎都烂完了,刀子攮进去连带着手腕都插-进了腹腔,这把刀子是毛孩在楼下餐桌上拿的水果刀,虽然短小,但是德国双立人的牌子货,连捅了几十刀下去也不打弯。

  聂文夫已经死了,两眼圆睁着,脸上保持着惊讶的表情,毛孩一松手,他沉重的身躯就倒在了床上,两腿之间那条“活龙”也变成了丑陋的毛毛虫。
  小雪受到了严重的刺激,如同筛糠一般躺在床上发抖,两只眼睛盯着天花板,话也说不出来,毛孩用力的拍打着她的面颊,喊道:“姐姐,醒醒!醒醒!”小雪却依然眼神呆滞,牙齿打颤。
  外面已经闹翻了天,被毛孩踢中要害昏死过去的张管家一瘸一拐从游乐室出来,气急败坏的喊道:“快,打电话喊人,小王小张你俩上楼,玛利亚你报警!”好不容易把老爷卧室的钥匙翻出来,别墅的厨师、司机、清洁工全都上阵了,拿着台球杆和菜刀冲上楼去。
  听到外面杂乱的脚步声,毛孩迅速观察了一下屋里的陈设,将五斗橱和两把椅子拖到门后面,想想又觉得不够,想去搬动那张大床,可是他人小力弱,使出吃奶的劲儿也挪不动这张精美的欧式大床,此时门外已经响起了钥匙捅进锁眼的声音,门把手剧烈的晃动着,但是因为门后面的障碍,门只能打开一条缝。
  只见一只手从门缝里伸出来,试图去抓什么,毛孩从腰间抽出钢丝编成的腰带狠狠抽过去,一声惨叫,那只手迅速收回,毛孩顺势一脚踹在门上,用钢丝腰带将门把手缠绕了几圈,打了个死结。

  做完这些工作,少年脸上已经渗出了豆大的汗珠,但他依然从容不迫,冷静的令人害怕。
  “叮叮叮”手机响了,毛孩把手上的血在裤子上擦擦,掏出手机按了接听键,镇定的答道:“对,我们没事,地址是锦绣江南九十九栋,靠江边的那栋,红色外墙两层小楼,叔,我杀人了。”
  手机那边急促了说了几句话,毛孩点点头说:“记住了。”然后挂了电话,又拨了另外一个号码。
  “挺住,叔马上就到。”刘子光挂了电话,指着前面树木掩映下的别墅区大门说:“就是那,闯过去。”
  马超一踩油门,大红旗横冲直撞过去,门口的栏杆被撞飞,保安刚从岗亭子里出来想拦阻,汽车擦着他的身子开过去,闪得他摔倒在地,脸都白了。

  毛孩办事谨慎小心,出发的时候就叮嘱小的们在后面跟着了,进了锦绣江南之后更是处处留意,记住了准确的方位和门牌号码,更是偷偷给刘子光盲发了一条信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