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女孩穿着真是大胆开放,一点也不小气》
第270节

作者: 宋水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来后面的比赛要换一些比较大的场子才行了。”古掌门若有所思。
  “还要注意观众和选手间的距离。”陶掌门补了一句。
  “这招是什么招数?完全弹开了?”古掌门对于符箓这些事不是很清楚,只好问专业的。
  “不晓得,我也没见过,如果是符箓的话,也不用举起手啊,直接丢符箓就行了。不过这招还真是巧妙。”陶掌门也不懂,但是每每遇见这样奇思妙想的招数,都要细细品味一番。武道真是多彩多姿,人的创造力真是无限的。
  “认输!”张千钧手段用尽,刚才一下子就催动五张符箓,消耗不小,眼下累得半死,再看看林峰,好整以暇,丝毫不见狼狈,反倒像是如沐春风的感觉。

  这个不是错觉,刚才林峰确实趁着落雷和火焰掉下来的时候,有意减弱了封山这招的威力,尝试着吸收了一些元素之力。
  “认输了就算了,以后好好练,你的符箓还是不怎么到家!”林峰实事求是的说,但是龙虎山的人再次皱起眉头。这个林峰真是狂啊,竟然说龙虎山的人符箓不到家,你倒是画一个啊!
  “是我学的不到位,以后再向你讨教了!玄宗的林峰!”张千钧行礼就下去了,这个气度反倒是像他赢了一般,林峰再次被人鄙视了。鄙视他赢了就装逼,林峰真是长满了嘴也说不清楚了。
  “唉,又是这样,这些大门派的弟子的气势真是不能模仿出来的。也不知道其他的朋友怎么样了。”林峰挂念着其他的人,比完了就去找朋友了。

  第二百九十二章 碰撞
  到了这一轮,八十六选四十三,意味着,留到下一轮的都是家族中最有天赋的弟子了。四十三个人看起来很多?其实一点都不多,大门派和大家族加起来就快二十来个,意味着每个大势力最多就两个人进入到四十三个人中。
  还要考虑到黑马的出现,这样子的话有的大势力甚至只有一个进入到下一轮,如果是运气不好,还会有两个非常优秀的子弟提前见面,这样打出来的比赛有可能就是决赛的水准了。某些年,半决赛甚至比总决赛还好看。
  所以说,高手碰见的机会还是蛮大的,不过林峰最关心的是那个瘦高个的情况。但是他似乎比完了,没见到他的身影。倒是见到了李少正哭丧着脸站在台上。原来李少正跟薛宁对上了。
  “赶紧打吧!我们等会还要喝酒呢!”薛宁也不客气,马上就发起了进攻。

  暗叫倒霉的李少正也不含糊,使出了自己最得意的武学,可是差距太大,很快就落败了。
  薛宁来自薛地,也就是大家常说的齐鲁省,作为北方人,薛宁用的是一杆枪,长度倒不是很长,最多也就一米八左右。这个是按照自己的使用习惯和招式特点进行打造的。具有速度灵活性,也有力量压制性。
  民间练枪的人不算多,练成的人就更少了。但是到了这样的武道会上,练枪的人反而不算少,追究原因应该是这些人练得起。
  月棍年刀一辈子枪,这个说法是不对的,只不过还是把枪难练的这个特点说了出来。
  到了打斗的时候,一寸长一寸强的道理展现的淋漓尽致。
  看长度,其实李少正的特别制造的唐刀不算太短了,可是毕竟不是长武器的使用,落败也就是时间问题了。
  在休息区,林峰和这些朋友们都坐在一起聊天,顺便看看伤势。
  “别丧气嘛!好过被别人暴打一通再落败吧。你看楮况飞现在还在龇牙咧嘴的疼呢。”薛宁安慰人的水平确实不怎么样。
  李少正还是有些遗憾:“不遇到你说不定我就能进下一轮了。不说了,这个成绩也该能交差了,比上次来的时候好多了。”
  “柳子卿呢?”林峰响起了这个人。
  “被三清教的赵胜东打败了,不算冤枉。”刘仕进刚过来,在旁边说到。
  “那么还有林秋鸿呢?”

  “被柳鸢打败了,挨了好多鞭子,可惨了!”楮况飞的样子怎么看就怎么幸灾乐祸,他刚才也是拖着酸痛的身体去看了比赛。
  这个时候,林秋鸿一瘸一拐的走过来,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的。柳子卿扶着他过来的,柳子卿灰头土脸的,头发还卷了起来。两个人倒是难兄难弟。
  “你要不要那么性感啊。肉都露出来了。”刘仕进笑了半死。
  “柳子卿啊,不是我说话难听,你家这个姐姐是不是有毛病啊?怎么那么喜欢拿鞭子抽人?”林秋鸿摸着伤口,疼的龇牙咧嘴。
  “她就这样,我们家使鞭子的最多了,配合身法最合适。不过她确实有点问题。”柳子卿一边说一边看着四周,显然也是被这个姐姐虐过了。
  “那你怎么做了个发型?烫发啦?”刘仕进明知故问。
  “你都看见了,我还说个屁。这狗蛋赵胜东,好死不死的用符箓召唤了一团火,吓了老子一跳。烤了我的毛,唉,不招火球他也该打得过我。可能就是为了弄给那几个美女看吧!我倒成了背景墙。”柳子卿也是很沮丧。
  “顾闻那个哑巴呢?”大家发现少了顾闻。
  “在呢。”顾闻倒是没什么事。

  “你过关了?这么干净?”刘仕进惊喜的说。
  “没有,我直接投降了,感觉打不过,何必受皮肉之苦呢?”顾闻丝毫没有波动。
  “输给谁啊?”
  “马俊宇。驱魔龙族的那个。”顾闻的心态很好,走多远算多远。

  “那么说,除了林峰和薛哥,都没下文了?”刘仕进试探的问。
  看起来是的,大家虽然多少不痛快,但是这个地方就这样,实力为尊。过了一会也就释然了。
  热闹有的是,文淑请对战陶志远的比赛就吸引了不少人。陶志远的功夫很到家了,各种手段都会,武道和画符都是很溜的。
  但是文淑清不食人间烟火的下子模样,仿佛什么手段到了眼前都会消散,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缥缈神秘的气息,不愧是静海庵的高徒。
  静海庵是个中立的门派吧,不偏向朝野,也不偏向民间,自顾自的发展。但是从来也没人敢去动她,哪怕门中全是女性,也没人敢惹。
  陶志远浑身解数都试了过了,还是没办法突破文淑清的屏障,最后被文淑清击败也就是理所当担的事情。
  “你厉害,但是我们茅山派还有陶渊云师姐,这第一未必是你的。”陶志远输了也不输气势。

  “谁都一样,试过了就知道了。”文淑清不咸不淡的样子与龙灵儿这样的人倒是有异曲同工之妙。不过看来性格上古晨比她们要好得多。
  比赛太多,都很精彩,都是一流的子弟之间的比武,碰撞出了不少精彩的火花,若是那种夺冠大热门之间的比赛,大家既感觉到惋惜,也感觉到刺激。不过这样的比赛已经被最大限度的避免了。
  热热闹闹的又比了一天,剩下的四十三个人,不出所料,绝大多数都是大势力的子弟,民间小势力也就几个,林峰不知不觉有了个称呼——第一散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