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311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校长,这是谁啊,和您长得挺像?”刘子光指着相片问道。
  老王校长接过镜框,叼着烟眯着眼看着相片中的人,叹了一口气说:“那是我弟弟啊。”
  “哦,没听说您还有个弟弟啊。”
  “说来话长,我和这个弟弟并不是一母同胞,解放前我父亲是地下党员,在江北市主持工作的时候生下了我,后来被国民党反动派逮捕,音讯全无,我是被老娘一个人拉扯大的,再次听说父亲的消息时,已经是建国初期了,父亲做了副部长,并且重新组织了家庭,有了第二个孩子。”
  “后来呢?你们还是重逢了。”刘子光问道。
  “是的,**期间,父亲被打成了***,斗争致死,弟弟遵照他的遗言,到江北市来投奔我这个当哥哥的,到底是骨肉亲情啊,那时候生活很艰苦,弟弟没有粮食计划,又是长身体的时候,我母亲为了省出口粮,得了浮肿病而死……再后来,拨乱反正,恢复高考,正好厂里给我一个名额,我就把这个名额让给了他……”
  叙述这些往事的时候,老王校长并没有使用任何带有强烈感**彩的语言,但是从这些平淡的话语中,刘子光却听出无私的母爱和浓浓的兄弟情,老王校长一家人为这个弟弟付出了那么多,当母亲的从牙缝里省出口粮给自己前夫的儿子吃,当哥哥的把改变命运的机会送给了弟弟,还有那位已经逝世的大嫂,看朴实无华的容颜,一定也是为贤惠的女性。
  一家人相濡以沫的共同度过那段艰苦岁月,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能打动人心的呢。
  “那,您弟弟考上大学之后呢?”刘子光孜孜不倦的问着,像一个深挖素材的记者。

  “他考上了北大,毕业后公派出国留学,一去就是六年,后来进了某中资机构驻外代办处,然后是中央某部委,工作一直很忙。”
  “你们平时也联系么?”
  “有书信联系。”
  看来有谱,刘子光抛出最后一个问题:“您弟弟是不是姓郑,叫郑杰夫啊?”
  老王校长愣了,连烟都忘了抽:“小刘你怎么知道,我随母姓,弟弟随父姓,就是叫郑杰夫。”

  刘子光心中感慨,呜呼哀哉,老校长啊老校长,你弟弟都当了省委一把手了你还不知道。
  刘子光忽然展颜笑道:“老校长,有您这个弟弟,学校面临拆迁的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了。”
  老王校长摇头道:“他是京官,管不了地方上的事务啊。”
  刘子光压低声音说:“郑杰夫已经就任咱们江东省的省委一把手了,您还不知道?”
  这回老王校长一点也没表现出惊讶的神情,抽了口烟说:“杰夫也该下来锻炼锻炼了,主政一方,造福于民,是他年轻时候的夙愿。”
  刘子光不死心,诱导道:“上回您不是和我说,要坚决保卫学校,抵制拆迁么,这可是个好机会,您只要给弟弟打个招呼,别说保住学校了,就是咱们高土坡的拆迁也有解决的可能了。”
  老王校长摇摇头:“不妥,杰夫刚刚履新,地方上的政务还不熟悉,这个时候给他添麻烦,不明智,再说了,现在拆-迁不是已经停下了么,还是通过正常组织程序解决问题比较好。”
  老王校长的脾气刘子光是知道的,老头子虽然平时很和蔼,但是自己认定的事情固执着呢,他便不再提及此事,站起身来欣赏着书架,直达天花板的实木书架上琳琅满目全是各种典籍,都用牛皮纸包裹着封面,侧面用毛笔写着书名和作者,书架上也做了分类标记,可以说王校长的家简直就是一座小型的图书馆。
  刘子光欣赏了一圈之后,赞叹道:“王校长,您的存货真不少啊,而且还有不少解放前的珍品呢。”
  谈到自己的藏书,王校长精神上来了,拿出一册法汉辞典炫耀道:“你看看这个。”
  刘子光接过辞典,先看封底,是商务印书馆1917年的版本,定价是一元五角,相当于一块半银圆,价格在当时来说不算便宜了,再看扉页,赫然龙飞凤舞写着“徐志摩”三个字。
  刘子光目瞪口呆,问道:“徐志摩不是留美的么,听说他英语不赖,还当过泰戈尔的翻译,学法语做什么?”
  老王校长得意的笑了:“徐志摩在北大求学的时候涉猎颇广,日语英语法语都有研究,为的是更好的原版文学,这本词典就是他求学时期留下的,你看看这签名,字迹还稍显稚嫩,并且缺乏诗人的那种狂放不羁,你再看这一本。”说着老王校长小心翼翼从书架上取下另一本小册子,牛皮纸封面上写着“翡冷翠的一夜”。
  “这是徐志摩第二本诗集,字迹就有了真正诗人的味道,你看。”打开扉页,上面写着钢笔字:“赠挚友三余兄,志摩,5.2.1927。”
  看到刘子光不解的神情,老王校长解释道:“三余,就是家父的字,当年他也创办了激进刊物,和徐志摩、鲁迅、梁实秋、郁达夫、郭沫若等文人都有来往。这本诗集就是徐志摩先生赠送给家父的。”
  刘子光的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没想到老王校长的家世如此显赫,老王校长的一身风骨那是有传承的啊。
  对自己学生表现出来的惊讶,老王校长很有些满意,他掐灭烟头,摸一摸烟盒已经空了,顺手把刘子光送来的那条烟拆开,点了一支抽了起来,刚抽了一口就赞道:“这烟不错,柔和醇厚,下次再帮我捎两条。”说着摸出五十块钱给刘子光,补充道:“人老了,记性不好,钱先给你,省的过一会忘了。”
  刘子光毫不客气的把钱收起来,说道:“王校长啊,合着你这么多年工资都花在这上面了,这些书可值不少钱吧。”
  王校长吞云吐雾道:“那是,这是我毕生的心血啊,不过最有价值的一部分藏书还是杰夫帮我搜集的,毕竟我在江北市这个小地方,条件有限嘛,比如这几本俄文原版,就是杰夫在苏联做外交官的时候帮我买的,还有这几本法文图书,是在塞纳河边的跳蚤市场上买的,这些敦煌壁画拓本,是从大英博物馆复制来的,还有这个……这个……”
  听到这话,刘子光心里有了底,郑书记和王校长之间虽然来往不是很密切,但绝不能说兄弟之间的感情单薄了,只能说自己是以小心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不说别的,光说郑书记帮哥哥收集的这些藏书,价值绝对不是常人能够想象的。
  若是一般官员,自己上位之后,恨不得全家鸡犬升天,亲戚子侄承包工程,倒卖土地,个个赚得盆满钵满,殊不知在他们发财的同时,也给自己埋下了祸根。
  知兄莫如弟,老王校长渴望的生活不是宝马香车,别墅娇娃,只要一本书一盒烟,一张旧躺椅外加午后的阳光足矣,再加上桃李满天下的满足感,那就不虚此生了。
  “这么珍贵的藏书,您整天烟不离手,要是点着了可就麻烦了。”刘子光打趣道。
  老王校长不在意的摆摆手:“不会的,这些书是我的命根子,我抽烟都很小心,烧不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