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305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光哥最不仗义了,他充好人,咱俩当替罪羊。”贝小帅抱怨道。
  “就是,回头好好敲他一笔,一夜没睡觉,现在又要替人顶缸,这事儿没有两条中华不能拉倒。”卓力也是满腹牢骚,不过看两人表情可不像是受了委屈的样子,他俩心里都有数,这回他们不是倒霉,而是撞了大运。
  刘子光驾驶着奥迪a6,以他最快的速度向市区疾驰,同时打开车上的gps导航仪,指示着最近的医院,车窗两边,树木飞快的向后掠去,半躺在副驾驶位子上的周文又从迷糊中醒了过来,看到开车的是刘子光,挣扎着说:“不能去医院!”
  “周文,你哪里疼?”刘子光答非所问。
  “我就是头晕,哪也不疼,千万不能去医院,周市长这个样子,被政敌抓住把柄大做文章那就全完了,代市长的职位不能转正,可能还要受处分,我也会跟着倒霉,以前的努力全都白费了,刘子光我求求你,千万不能去医院!”
  刘子光不理他,一打方向盘进了位于市区外围的铁路医院大院,铁路医院不像市内几家大医院那样门庭若市生意兴隆,但好歹也是三级甲等医院,急诊室24小时有人值守的。
  刘子光停下车,打开后门,将机动三轮的司机抱了出来,径直走进急诊室喊道:“快来人,有重伤号。”

  睡眼惺忪的值班护士看见有病人过来,赶紧打起精神救治,重新包扎,注射肾上腺素,刘子光拿了五千块现金交到夜间收费窗口,对方问他姓名,他想了一下说:“周文。”
  交了钱之后,刘子光便匆匆离去,在车上他拿起电话联络李建国:“建国,出点事,帮我两台外科手术。”
  李建国一如既往的言简意赅,就说了三个字:“知道了。”
  十五分钟后,奥迪驶入了志诚花园的地下车库,李建国已经召集了几名当过卫生员的队员等待在这里,开胸开颅的手术他们不能胜任,但是一般伤筋动骨的外科手术却是游刃有余。
  混江湖,难免挨刀挨枪,而且不敢进医院,这时候就需要找相熟的私人诊所或者江湖郎中啥的,刘子光未雨绸缪,早就预备下各种医疗器械,从止血钳手术刀纱布绷带到氧气面罩、心脏起搏器,甚至杜冷丁和吗啡都有不小的存量,至于血浆,更是存货丰富,各型齐备。
  奥迪车停下之后,几个带着口罩的人便冲过来将车里的抬出来,刘子光接过白大褂披上,一边走一边介绍情况:“是车祸,伤势不明,尽快救治吧,实在不行再送医院。”
  地下停车场有一部分空间被单独隔开,现在成了刘子光的私人医院,伤员们被抬了进去,由经验丰富的战地医生进行处理。
  幸运的是,几个伤员都无大碍,司机肋骨似乎断了一根,但是不至于影响生命,周文只是头部受伤,有些轻微的脑震荡,别的地方都好好地,至于周市长,更是毫发无伤,因为他喝的烂醉如泥,又是全身放松躺在后排,车祸发生时受到的震动很小,到现在还在打着幸福的呼噜。
  得知三人无碍,刘子光出了一口气,这时候周文已经醒了,鼻孔里还插着氧气管就跑过来问刘子光:“你还是报警了?”
  刘子光说:“报警了,这种事遮不住的,肇事逃逸可是大罪。”
  周文捶胸顿足:“哎呀,你可害死我了,你害了一批人啊。”

  刘子光指指远处的车说:“又不是你肇事,你怕什么?”
  周文抬眼望去,出了看见一辆黑色奥迪之外,没发现有什么玄妙之处,刘子光知道他是近视眼,眼镜碎了看不清楚,便说:“你离近点看。”
  周文颠颠的跑过去,围着刘子光的奥迪车转了三圈,忽然抬头惊喜道:“刘子光,真有你的!”
  刘子光说:“在不违背良心的前提下,能帮就帮一把了。”
  周文奔过来在刘子光肩上擂了一拳,兴奋地说:“好人帮到底,这辆车你得借我用几天,不然被人发现马脚就完了。”
  刘子光耸耸肩膀,一副早知道你会如此的表情,说:“小意思,不过我兄弟帮你们顶缸了,这案子你们可不能撒手不管。”
  周文拍着胸脯说:“放心好了,这件事包在我身上!”

  “地下医院”那边传来喊声:“那个醉猫醒了,你们谁过来一下。”
  周文赶紧跑过去,一进门就看到周市长半坐在床上,头发乱蓬蓬的,两眼中尽是血丝,旁边的痰盂里满满都是呕吐之物,难闻的酒精发酵味道充斥在不怎么通风的地下室里。
  “这是哪里?小周?”周市长的脑子显然还是一团浆糊。
  周文简短截说,用最简洁的语言将事情的经过介绍了一遍,原来周市长趁着这个周末,只带了秘书和司机进省城联络关系,打探消息去了,奥迪车里装满了礼物,挨家挨户走了一圈,然后又联系了几个当年省委党校的老同学,在某饭店畅饮了一番,说是叙旧,其实是探听省里官场的变动。
  周市长舍命陪君子,白的啤的外加洋酒喝了不少,最后烂醉如泥,被周文扶到车里,连夜开车回江北,周市长的司机是个五十岁的老师傅了,经验丰富驾驶技术高超,而且滴酒不沾,但是毕竟年龄大了,这两天来回奔波疲劳驾驶,眼瞅着快到江北市了,精神稍有放松,车祸就发生了。
  那辆进城卖菜的机动三轮毫无征兆的在前面突然转向,高速行驶的奥迪车来不及反应撞了上去,然后扎进路边沟里熄火,司机和副驾驶位子上的周文都受伤昏迷,只有周市长安然无恙。

  如果没有刘子光经过的话,他们会被第一个路过的人发现,然后报警处理,丨警丨察依照程序上报,那么周市长的仕途基本就会终结了。
  本来这个代市长的位子就坐的不牢稳,不知多少双眼睛盯着自己呢,在没有公务的情况下去省城,喝的醉醺醺的出车祸,这些平时看来鸡毛蒜皮大的小事,在这种关键时刻,会轻而易举的结束一个官员的政治生命。
  周市长得知详情之后,沉稳的他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说:“把小刘叫进来,我要亲自说声谢谢。”
  刘子光就在门外,听见周文的呼唤便走了进来,不卑不亢的对周市长点头说:“您好。”人多眼杂,他故意没有提周市长的职务。
  周市长跳下床,如同多年不见的老朋友那样和刘子光热情的握手,年轻企业家他见过不少,但是如同刘子光这样器宇轩昂、眼神刚毅清澈的还是第一次见到。
  这个年轻人不简单,从见到刘子光的第一眼起,周市长就有这种强烈的感觉。
  周市长名叫周仲达,是江北市区人,在省城某名牌大学上的本科,毕业后留校任教,后来阴差阳错进了团委工作,由此走入官场,先是团市委,然后是团省委,后来又在省委组织部下属的某刊物做过副主编,省发改委做个副处长,在来江北市当副市长前,从未主政一方,但是这并不妨碍他练就一双识人的火眼金睛,宦海浮沉,几经风雨,不敢说一眼看透人吧,起码也能看透个七八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