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304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杀手被装进一口大麻袋,塞到汽车后备箱里,趁着夜色开出去上百公里,终于来到一处荒僻的野外,苏清风被拖了出来,按在铁轨上,仰面朝天看着夜空,郊外的星空格外清晰,月朗星稀,寒风刺骨,铁轨旁是好久以前的积雪,和枯黄的杂草混在一起,更显得荒凉无比。
  苏清风被按在铁轨上,刘子光他们三个也不急着离开,点了烟坐在旁边,一边聊天一边等火车。
  “喂,给根烟抽。”躺在铁轨上的人说。
  “你他妈马上就断成两截,哦不,是四截了,还抽什么烟?”贝小帅骂道。
  “给他。”刘子光说。

  卓力点燃一支烟,塞到苏清风嘴里,说:“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哦。”
  杀手美美的抽了两口烟,歪着头冲贝小帅说:“明明是断成三截,你小学数学老师死得早吧。”
  贝小帅掰着手指一算,还真是断成三截,不禁老脸一红,上去就要打人,却被刘子光拉住:“等等,火车来了。”
  火车真的来了,坐在路基上已经能感受到颤抖,贝小帅过去把烟卷从杀手嘴上拿掉,用一条破毛巾堵住他的嘴,掏出个黑色的头套说:“哥们,该上路了,不送哦。”
  就在戴上头套的那一刻,刘子光才发现杀手眼中闪过一丝恐惧和留恋,但他依然没有求饶。
  苏清风戴上了头套,脖子搁在冰冷的铁轨上,手脚都被捆住不能动弹,他能感觉到路基颤抖的幅度越来越大,火车的汽笛声也鸣响起来,求生的欲望令他拼命挣扎起来,希望能被火车司机看到,可是这些都是徒劳的,火车丝毫没有减速,轰鸣着冲了过来,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终于,火车来了,那一瞬间,苏清风什么都不知道了,只能感到灼热、战栗、痛苦,不知道过了多久,周围慢慢平静下来,一双有力的大手把他从铁轨上拽起来,拿掉了头套,取出了堵嘴的毛巾,拿刀挑开了绑绳。
  “看你是条汉子,饶你一条命,拿着你的破玩意,滚吧。”贝小帅将黑色的渔具袋丢过去,三人相视一笑,转脸走下路基,上了汽车。
  杀手脸色一变,迅速打开渔具袋,从里面拿出半自动步枪和子丨弹丨,迅速拉开枪机,将子丨弹丨压进去,拉栓上膛瞄准汽车大喝一声:“不许动!”
  汽车才刚发动,三人一起回头,看着月光下手持步枪的苏清风,刘子光喷出一口烟问道:“啥事?”
  “谢了!我欠你们一条命。”苏清风潇洒利落的收起步枪说道。
  刘子光丢掉烟卷,拍拍贝小帅:“走吧。”
  汽车开走了,火车道边又恢复了宁静,苏清风望着步枪发了愁,他思忖片刻,在附近找了一颗大树,用军刀挖掘起来,东方泛起鱼肚白的时候,拆成零件的步枪才陆续掩埋完毕,也都做上了记号,苏清风长长出了一口气,擦擦额上的汗,看了看空空如也的渔具袋,他们真吝啬,一分钱都没给自己留下。

  远处汽笛声又起,一列南下的货车驶来,苏清风瞅个机会一跃而上,跳到装满煤炭的车厢里,缩成一个团开始睡觉。
  “光哥,你说是谁雇的杀手?”贝小帅手里把玩着步枪撞针,随口问道。
  “还能有谁,阎金龙个死鬼呗。“卓力说道。
  “二哥你厉害了,都会抢答了,阎金龙已经死了,上哪去雇杀手啊,就算提前雇好的,他都死了,怎么和人家结账?”贝小帅道。
  “听说南边的杀手都挺有职业道德的,收了钱就一定办事,而且绝不透露顾客的信息,当然了,他们都是有经纪人的,杀手本身并不接触客户,所以也未必知道究竟是谁雇佣的自己。“刘子光慢条斯理的解释道。
  “至于付款的问题,阎金龙虽然死了,他老婆和儿子还在,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们家这点钱还是能拿出来的。”
  “这么说的话,还挺吓人的,不知道哪天得罪了谁,一不小心就被杀手做了,这多他妈冤啊,要不咱也弄几把真家伙傍身算了。”卓力说。
  “家伙是次要的,真正能保护自己的,是身份。”刘子光说。
  贝小帅和卓力若有所思的抽着烟,满身尘土的汽车继续朝江北市区驶去,在他们身后,一轮红日正冉冉升起。
  汽车快到江北市的时候,忽然贝小帅低声喊了句:“前面撞车了。”果不其然,前面两百米处撅着个汽车屁股,车头已经掉进路边的沟里,远处还有一辆侧翻的机动三轮,撒了一地的大白菜。

  清晨的公路上车辆还很稀少,车祸大概是刚刚发生的,路面上看不到有人,机动三轮下压着一个人,鲜血殷殷流出,沟里那辆风尘仆仆的黑色奥迪a6,引擎盖已经变形,冉冉青烟冒起,车窗上贴着反光膜,看不清里面司乘人员的伤势,但刘子光却一眼看到那醒目的车牌号码,江北市七号车,这是周市长的座驾。
  “停车。”刘子光喊了一声,贝小帅一打把将汽车停下,三人跳出来,贝小帅去检查机动三轮司机的伤情,刘子光走过去一把拉开了奥迪车的前车门。
  车里一股明显的酒味,前面两个气囊都打开了,血迹斑斑惨不忍睹,司机昏迷不醒,刘子光检查一下他的脉搏,还活着,再看副驾驶位子上,坐着的果然是周文,眼镜也碎了,满面都是血,但是还有些神智,用微弱的声音咕哝着:“快救周市长……”
  刘子光先把周文拖到车外面,平放到地上检查他身上有没有明显的伤痕,很幸运,周文受到的只是冲击,躯干四肢都没有受伤,刘子光这才打开奥迪的后门,看到地板上躺着个人,满身酒气,依然在鼾声不断。
  这大概就是周市长吧,刘子光伸手将周市长沉重的躯体拖出来,回头问贝小帅:“那边怎么样?”
  “这人腿断了,我已经帮他止血了,不过得赶紧送医院,不然这条命不一定保得住。”贝小帅喊道。
  “打电话报警了么?”刘子光问。

  “马上就打。”卓力摸出了手机。
  看到卓力拿出手机,原本躺在地上的周文忽然一个激灵坐起来,大声喊道:“不能报警!”
  三人将狐疑的目光投向他,周文说:“这件事曝光的话,周市长的政治生命就终结了!无论如何不能声张!”
  “操!是市长的政治生命重要还是人命重要,周文,你咋越来越没人性了?”卓力骂道,但是却放下了手机。
  刘子光望望满地伤员,再看看那辆基本报废的奥迪车,最终将目光投向了自己的汽车,那也是一辆奥迪a6,是李纨给红星公司配备的公车,昨晚上事发仓促就开了这辆车出来,没想到冥冥中自有天意安排啊。
  “卓力,先不要报警,把这两辆车的车牌换一下,快!”

  大家都是聪明人,用不着多解释什么,卓力迅速从车尾箱拿出工具来,三人一起动手,七手八脚将两辆车的车牌照换了过来,别看卓力表面上是个粗豪汉子,其实细心地很,还不忘把七号车的行驶证和风挡玻璃下的通行证拿出来。
  “我开车送他们去医院,你俩留在这里善后,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不用我教了吧。”刘子光一边说,一边指挥两人将伤员往自己那辆车里抬,幸亏奥迪a6的空间很大,塞四个人进去不成问题。
  时间紧迫,刘子光立刻驱车离开,这时卓力才拿起手机报警,然后和贝小帅一起坐在路边抽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