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764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是的……”苗娜特别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说道:“其实我忍了这么多年,也够了。苍正死了后,我妈偷偷地来看过我一次,我也是那个时候才知道,我妈当年抛下我们父女,就是曾碧华与她一场谈话过后,她很直接,告诉我妈,她跟我爸睡过了,我妈很要强,不声不响地选择离开。那个时候我才知道有时候,我才明白,曾碧华口口声声说对我和我爸的爱为什么总是那么的虚伪,虚伪得边表面工作都不愿意做。这个女人的歹毒远远超过了我的想象,她跟我爸偷偷就把婚离了,应该是随时准备跑路的,留下来的主要原因应该是看到孚能厂有翻身的希望,所以她舍不得走了。方长,你告诉我,这样的女人,我除了把她揭穿,让她远离我爸之外,还能有什么办法?”

  方长也没想到曾碧华背后还玩了这么多的手段,不过都不重要,因为方长从来不会小看任何一个对手。
  听了苗娜的话后,方长微微一笑道:“只要你下定了决心,一切应该都好办。对了,曾碧华现在松了口,副经理杨亦和劳资科长许文的态度应该不只是让步那么简单,他们应该还有更大的动作吧?”
  “谁知道呢!”苗娜叹了一口气,突然眼巴巴地看着方长道:“你是不是知道点什么,要不跟我说说吧!”
  方长把最后一口饭刨进嘴里大口嚼完吞了下去,抹了一把嘴,道:“奖金只要一发,得罪的就是厂里所有主管部门的管理人员,员工受益,班组长车间主任的威性受到挑战,他们如果生出了什么异心,一旦干起有损于孚能厂利益的事情来,那就很难防范了啊。”
  苗娜柔声道:“这结果我已经想到了,最大的可能就是内外勾结,要么就是阳奉阴违。不过这并不能阻止我改变这个厂的风气,这个厂里并不都是唯利是图的人,我看了看的车间班组当中,至少有好几个班组的奖金分配状况,很是平均,像李天顺这种情况毕竟是少数。你说如果我收回经济大权,把奖金按班组为单位下发,生产效率高的班组拥有更多份额的话,会不会让他们把注意力都放在工作上呢?”

  方长点点头道:“这是个好办法啊,可以先试试,激发大家工作热情的同时,也可以敲打一下那些管理岗位的干部。”
  “我就是这么想的,实在不行的话,再抓几个典型,像李天顺这样的员工,直接给开了就行了!”
  方长摇了摇头道:“不可以,李天顺留下来,还有大用,我知道你着急把弄出去是为了警告曾碧华,但是这么做没有太大的用处,反而会激化矛盾,厂子里一旦炸了锅,影响的就是生产进度,到时候你的威性反倒会受到极大的挑战。相信我,把李天顺留下来,很快他们这伙人就会栽个再也爬不起来的大跟头。”
  “为什么啊?”苗娜听得眼前一亮,兴趣大起地拉着方长道:“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啊,快跟我说说!”
  方长嘿嘿一笑道:“走,去床上,我慢慢告诉你。”
  苗娜微微一低头,满脸红扑扑的,也没有反对,就那么任由方长将她抱进了卧定,不一会儿就是那撩人无比声音嗔软连绵,诱人至极!

  夜深了,曾碧华并没有闲着,坐着出租车来到大东南会所的门口,然后走了进去。
  虽说这会所平常也经常会有女客人,但是以曾碧华那自觉高人一等的优越感,总会觉得门口这两排妖绕的迎宾是一群下贱货,所以走在夹道当中,她特别的趾高气昂。
  进了包间,许文赶紧迎了上来,谄媚地笑道:“姐,你来啦!”
  “哟?今天没有叫个女人陪你吗?”
  许文一听曾碧华这阴阳怪气的话,笑道:“姐不待见这群卖肉的女人,那我还不是老老实实的。”
  “哼!你们这群男人就是贱!”曾碧华骂了许文一句,这货的确贱得可怕,还跟那儿笑得合不拢嘴。白了他一眼后,曾碧华看了看时间道:“怎么人还不到啊?”
  “应该马上就到了!”许文答了一句,赶紧摸出电话来看了看时间,准备打电话催一下。
  “行了行了,也不急,先说说厂里的事情吧!”
  许文点点头道:“苗娜是打定主意要打破孚能厂现有的平衡,所以我跟杨亦啊就按照你的要求,退了一步,这一来呢,是为了缓和一下你们一家人的关系,留下谈判的退路。第二嘛,也算是给她挖个坑,一不小心啊,她失掉孚能厂的民心,这个总经理以后怎么干得下去?最后还不是只得仰仗姐了。”

  “哼,小算盘打得吧吧的,也多亏了你这么有心思。”
  许文嘿嘿一笑道:“姐平常多有关照,我不得多替姐着想啊,今天一批新人试用期到了,明天杀鸡警猴,把这一批新手震住,让他们知道这孚能厂可不是她苗娜说了算。这样一来啊,以后苗娜的命令在厂里就很难再传得下去,再加上奖金的事情,从各在科室的科长到主任,再到车间主任和班组长,没人多听她一句,啧啧啧,想想还真是有点惨啊!”
  曾碧华哼哼一笑道:“你这家伙除了好色之外,想不到本事还挺大的,就这么办。”
  曾碧华的心总算是放踏实了,一想到这些天受到的屈辱就怒意难消,见不着苗娜的人,连谈的机会也不给,本来计划得好好的,准备随时回孚能厂,谁知道莲芝这丫头坏了好事,能把人给活生生给气死。而现在,还得想法子把的张莲芝给捞出来,不然的话,老家的亲戚能用口水把她淹死。
  正想着,包间的门推开了,小地主陪着一个陌生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
  曾碧华一看,赶紧站了起来,一点也不敢待慢的样子。
  常涛有一家电子配件生产厂,这些年跟孚能厂一直有合作往来,公款流进曾碧华的腰包,他的功劳不小。
  按照采购的潜规则,一单生意返五个点,可是常涛给曾碧华返的是十个点,弄这么麻烦的主要原因还是因为苗春来时不时地要查账,为了避免将来有吃官司的风险,所以该走的流程还是得走清楚。
  换句话来说,曾碧华从来都没想过把孚能厂当成自己的家,这里只不过是她圈钱的地方而已,孚能厂不断地亏损,苗春来就不断地向银行贷款,而负责集中采购的主管要吃五个点子,曾碧华要吃十个点子,资产就是这么一点一点地流出去的。
  常涛倒是曾碧华的老熟人了,只不过这小地主,她是不认识的。不禁有些疑惑问道:“这位是……”
  “曾总,你不是让我托朋友看看能不能把你侄女儿捞出来吗,这位地主哥路子广人脉也强,说不定能帮上些忙。”

  “他?”曾碧华看着有点吊儿郎当的小地主,质疑道:“能行吗?”
  就在这时,包间门又开了,香风而至,沙盈赶紧过来冲小地主弯腰道:“地主哥,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小地主哼了一声道:“沙老板,看不起人啊,老子过来半天了,连个妹子都没有,你们这生意做得真让人着急啊。”
  “不急不急,地主哥,马上安排!”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