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296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阎金龙满脸的不在乎:“谁?”

  “就是……我也不晓得名字,就是两条腿都断了的那个。”
  “哦?她死了,死了就死了,有什么奇怪的,你也真是会大惊小怪,这种人每年不知道死多少,有什么可怕的。”阎金龙知道,云姨胆子小,最怕这种神神怪怪的事情。
  “不是啊,你听我说,那个女的,死的时候穿一身红,我觉得是想找你报复的。”
  阎金龙鄙夷的笑了,这几年死在他手上的小姐不下十人,而且死状一个比一个惨,真要说到报仇早就报了,还能等到今天。俗话说得好,鬼也怕恶人,阎金龙就是彻头彻尾的恶人,哪怕厉鬼来了,也要忌惮他三分。
  “我还是害怕,要不然咱们换一家医院吧。”云姨说。

  “保外就医办下来就不容易了,再换医院又要打点关系,再说这边条件不错,再坚持几天吧,专案组已经基本定案了,我的事儿不重,要不了一星期就能取保候审了。”
  “真的?太好了!”云姨兴奋起来,立刻把跳楼女的事情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判几个人,罚点款,交点钱,各方面打点一下,不出三个月,金碧辉煌就能重新开张,不过名字得换一个,装修也得重新搞,这帮狗日的,我刚花了三百万搞得装修,给我砸的一塌糊涂,这笔账迟早要算!”阎金龙恶狠狠地说。
  江边棚户区出租屋,买凶打人者和行凶者再一次见面了,刘子光如约将三百块钱递上去,那汉子接了,又退回一百元说:“这是你上次帮我垫的房租,还给你。”
  刘子光露出很欣赏的神情说:“小伙子挺有志气的嘛,活儿干得不错,干净利落下手又狠,我还想请你帮个忙呢。”
  “这回的活儿有些棘手,对方身高一米九,练散打出身,身手不错。”
  汉子低头想了想,说:“确实有难度,不过我接了,上回是打高中生,收你五百,这回难度加大,收你……”
  “三千块怎么样,再高了我也承受不了。”刘子光抢先说。
  汉子张了张嘴,他本来想说两千块的,没想到对方主动开价比自己的预期还要高,有了这三千块,过年不成问题了,他点头道:“好,我接了,目标是谁?”
  “李志腾,金盾公司的小干部,晚上经常去滨江大道上的星光酒吧玩,这是他的照片。”刘子光递过去一张打印出来的照片。
  汉子看了看,摸出打火机把照片烧成了灰烬。

  “专业!”刘子光挑起大拇指夸赞道。
  生意谈妥,自始至终刘子光没有问对方的姓名,只是留了他的手机号码,他注意到,对方用的是一部黑莓8310。
  回到办公室后,刘子光也得到消息,金碧辉煌囚禁多年的那个女子跳楼自杀了,没有得到一分钱赔偿,没有看到罪犯受到应有的惩罚,她就毅然决然的离开了人世。
  自杀的原因很简单,这女人苦苦熬着就是为了和家人团聚,可是当她重获自由之时,才知道家人已经在寻找自己的旅途中,不幸遇车祸全部去世了。

  “或许死对她来说,是一种解脱吧。”刘子光哀叹道,同时又想起了一件事,自言自语道:“好像阎金龙保外就医,也在二院啊。”
  市二院,病房综合楼十四层,已经夜里十一点了,负责看守阎金龙的丨警丨察回家睡觉去了,只留下一个协警在门口值班,病房内,云姨陪着阎金龙,正帮他打水洗脚呢,忽然停下说:“我怎么听到有人笑?”
  “笑什么笑,你耳朵有问题,那是风。”阎金龙没好气的说。
  一月的天气异常寒冷,雪是不下了,但是西北风比刀子还锋利,而且带着啸音,十四楼是高层,有点风声并不奇怪。
  刚躺下,阎金龙忽然又爬起来了,他也听到那个奇怪的声音,像是猫叫,又像是女人在笑或者哭。

  “龙哥,你也听见了吗,我觉得这医院……有些不干净。”云姨吓得脸色苍白,声音都战战兢兢的。
  “别胡说,医院哪有不死人的,明天你把家里的菩萨抱来。”阎金龙的脸色也有些难看,。
  躺下睡了一会,笑声更加明显了,就连护士站的值班人员都听见了,壮着胆子打着手电在洗手间,开水间查找了一遍,依然一无所获,好在这诡异的笑声没多久就消失了。
  第二天,医院保卫科在那女子跳楼的地方烧了些纸钱,又把十五层的那间病房暂时腾空。
  医院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云姨都看见了,她又听到护工们谈论了一些所谓的内部资料,便赶紧跑到病房,战战兢兢的说:“不好了,那个跳楼的,就是从咱们楼上的房间跳下去的。”

  “那又怎么了,你要是害怕就给我滚蛋!”阎金龙恼了。
  云姨最怕这些,收拾东西真的跑了,临走还对阎金龙说:“龙哥,你一定要当心啊,晚上睡觉机灵点,身上带点辟邪的东西。”
  “走走走。”阎金龙不耐烦的说,可是等云姨走了,他还是给自己大老婆打了个电话:“是我,医院这边有点不干净,回头你找李老道要点符,再把家里那个大师开光过的玉观音拿来。”
  李老道是江北市有名的神汉,正式道号叫做半尘道人,又称半尘真人,半尘子,会算命消灾,看风水,治怪病,还是个灵媒,金碧辉煌的陈设布局都是他帮着看的,彼此来往不少,大老婆接到电话后马上找到半尘真人,老道收了钱之后,立刻请出黄表纸和一支跟随多年的秃笔,用朱砂画了许多奇形怪状的符号,大老婆千恩万谢的拿了走了。
  晚上八点,阎金龙拿到了玉观音护身符,又把神符贴在窗户上,身上也揣了几张,心里稍安,打发大老婆下楼去骨科病房照顾儿子,自己躺到床上看起电视来。

  不知不觉,阎金龙打起了瞌睡,一睁眼已经夜里十一点了,再看电视机里居然一片雪花,不对啊,这个时间应该还有节目的,他拿起遥控器按了几下,依然是嘈杂的雪花。
  忽然,屏幕一闪,竟然变红了,血红的一片没有任何图像。
  阎金龙吓坏了,大喊一声:“来人啊!”
  门口值班的协警赶紧冲进来一看,屋里一切正常,顺着阎金龙手指的方向看电视机,里面正在播放湖南台的综艺节目,协警挠挠头,看了阎金龙一眼,出去了。
  阎金龙心中有些害怕,干脆把电视机关上了,可是关上没几分钟,电视机又自动打开了,这下他真的心慌了,拿起遥控器再关,过了几秒钟,又打来了,而且依然是血红一片。
  阎金龙干脆爬起来把电视机的电源线扯掉,这回终于不再自动开机了,他走过去把门反锁好,从身上摸出一张符来贴在门上,心中终于缓了一口气,忽然之间,灯灭了,屋里一片漆黑,咣当一声,窗户打开了,刺骨的寒风吹了进来。
  阎金龙慢慢的转身,只看见窗户大开,窗帘迎风飘舞,窗口前站着一个红衣女子,披头散发,正盯着自己。

  一声惨叫,如同彗星划过夜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