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295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刘子光笑笑不解释,算是默认了。
  “巷口里,是你帮我的?”
  刘子光再次笑笑:“应该的,那么多打一个,不地道。”
  “你找我……想干什么?”
  “帮我打人,我给你钱?”
  “打什么人?好人坏人?你为什么自己不动手?”

  “当然是坏人,至于我为什么自己不动手,我想用不着解释吧。”
  汉子随即明白了,点点头说:“好吧,目标是谁,要什么样的结果?”
  “一中高三学生,叫阎东,结果嘛,不能出人命,也不能让他好受了,具体你自己安排吧。”刘子光说。
  汉子微微皱眉,想了一下说:“好,我要五百块钱,先支付二百,事后再给剩下的三百。”

  刘子光爽朗的大笑,掏出二百块钱放在桌子上,转身离开:“我等你的好消息。”
  等刘子光走远了,汉子才拿起这二百块钱走出来喊道:“房东,赶紧把电闸给我拉上。”
  市第二医院病房楼第十四层,某单间病房内,穿着病号服的阎金龙坐在病床上,床头柜上摆着一叠文件和手机,阎总有高血压性心脏病,经过专案组同意暂时保外就医,为了保外就医的事情,他大老婆不知道托了多少关系才办下来。
  店被封了,没了营业收入,银行账户里的钱也被人转走了,据查是转到了南方某空壳公司的名下,旋即又被转到境外,这笔钱是很难追回了,五百万虽然不多,但是在目前急需周转的情况下,无异于釜底抽薪。

  幸亏阎金龙比较善于理财,大部分财产都变成房产物业或者珠宝玉器金条,还有大批现金藏在家里,一时半会还能维持,最让他气恼的是大老婆和二奶之间的争端,自己都这样了,俩老娘们还闹个不休。
  大风大ng都过来了,绝不会栽在这条小河沟里,阎金龙对自己的处境很清楚,虽然刑警大队盯着他不放,但是他们没有确凿的证据,想钉死自己是不可能的,检察院方面已经安排过了,到时候自然回打回重新侦查,一来二去时间就过去了,等马局长上位,再操作一下,随便弄个一年两年徒刑,再来个缓刑,基本也就过去了。
  病房外面有一个丨警丨察带着一个保安值班,名义上是看守犯人,其实还不如说是警卫,阎总的事业都在江北,怎么可能逃跑呢。
  大老婆此时正坐在椅子上帮他削苹果,一边削一边说:“三姐那边已经递话了,让她把事情扛下来,不会有多大事情,你也别太担心了,好好养病就是。”
  阎金龙说:“我手里有王牌,他们不敢轻易动我,办公室电脑里藏着不少猛料,公丨安丨肯定已经发现了,但是又不敢公开当做证据,因为他们知道,我肯定有备份,想算计我,就得预备一大批人陪绑。”
  正在得意洋洋,忽然病房的门开了,二奶云姨急匆匆的走进来说:“坏了,东东被人打了!”
  阎金龙立刻坐直了,问道:“伤在哪里?谁下的手!”
  “两个膝盖都被敲的粉碎性骨折,满头满脸的血,已经送医院抢救了,没有生命危险,不过……”
  “不过什么?”

  “医生说骨头碎成了渣滓,想完全恢复恐怕有难度。”云姨期期艾艾的说。
  “什么!我儿子以后就是跛子了?”阎金龙瞪大了眼睛。
  “你这个小**,把我儿子害惨了,我和你拼了!”大老婆这才回过味来,把仇恨撒到云姨身上,扑过去拿指甲挖她的脸,云姨也不甘示弱,两个女人在地上厮打起来。
  外面的丨警丨察闻讯进来拉架,好不容易把两个女人拉开,再看床上的阎金龙,两手捂在心脏位置,脸色憋得发青,似乎喘不过气的样子。
  “护士!护士!急救!”丨警丨察高声喊了起来。
  此时他才明白,阎老板保外就医,其实不单单是操作的结果,而是真有心脏病。

  经过一番抢救,阎金龙终于缓过来了,第一句话就是要见一见儿子,但是他属于保外就医的犯罪嫌疑人,行动受到限制,看管丨警丨察很是为难。
  两个女人见状,各显神通凑了上来,先是云姨,这个三十多岁风韵犹存的熟女拉着丨警丨察套近乎,还不时拿胸前那对凶器有意无意的摩擦着丨警丨察的肢体,这位丨警丨察是杨峰的手下,也算见多识广,这种便宜可不敢占,义正言辞的说:“不行就是不行,万一出了问题我可担待不起。”
  云姨悻悻地退下了,阎金龙的大老婆上前把丨警丨察拉到门外,看看走廊里没人,二话不说先把粗胖手指上的大金戒指褪下来一个,塞到丨警丨察手里说:“大兄弟,我们家老阎是什么人,你心里有数,帮姐姐这个忙,亏待不了你。”
  丨警丨察捏一捏手中的金戒指,说:“好吧,我就帮个忙。”
  阎东的手术进行了很长时间,直到晚上才得以探视,走进骨科病房,看到儿子满头纱布,昏迷不醒,阎金龙老泪纵横,独自一人在儿子床前站了很久,才出来问道:“是谁打得我儿子?”
  阎东的几个小跟班都在走廊里坐着抽烟,听到阎总询问,赶紧站起来答道:“不认识,是个外地人,东少走路碰了他一下,两人就吵起来,接着就动手了,那人下手极狠,用的是甩棍,我们手上没家伙,要不然也不能让他伤到东少。”
  阎金龙点点头,这件事未必是刘子光干的,高土坡那帮人想动东东,完全可以正大光明的动,犯不上耍这些小手段,可能是自己别的对头仇家,甚至可能是东东自己的仇家下的手,现如今金碧辉煌倒了,这些小瘪三就都冒出来了,哼,等我出来一定要你们好看。
  回到自己的病房,已经有人在那里等着了,是公司的会计吴大姐,吴大姐说:“阎总,马纯的老婆今天来找过了,说是马纯病情加剧,五万块钱不够,想再支五万。”
  阎金龙没好气的说:“公司现在都什么样子了,她还跑来要钱!一点眼色都没有,以为公司是善堂么,想要钱,可以下海啊,下回再来要钱,直接让她滚蛋!”
  阎总今天心情不好,吴大姐也不敢说啥,唯唯诺诺的走了。
  晚上零点左右,忽然楼下传来砰地一声,阎金龙睡意正浓,也没当回事。
  一夜无语,第二天医院里就传开了,说是昨夜有个女病人跳楼了,从十五楼上跳下来,摔得不成人形,死状甚惨,护士站的几个小护士眉飞色舞的谈论着,云姨打开水的时候路过,不由得停下听她们八卦。

  “那病人两条腿都是断的,真不知道她咋爬到窗台上去的。”
  “就是,邪了门了,听说那女人还不到三十岁,长的挺漂亮呢,不知道为啥要寻死。”
  “唉,那病人原来是做小姐的,被夜总会老板打断了两条腿,关在店里好几年,最近才被救出来,那么多年都挺过来了,怎么就撑不住这几天呢。”
  “可能是忽然得到自由,心里冲击太大了吧,据说她跳楼的时候穿的一身红呢。”
  “不会吧,那是要化成厉鬼的啊。”
  云姨听的毛骨悚然,赶紧跑回病房,对阎金龙说:“不好了,昨晚上有人跳楼,可能是店里的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