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错误的缠绵》
第549节

作者: Sall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外面,天还没亮,才不过凌晨两三点的光景,一切都沉浸在睡眠中。今天,没有别人,只有他们俩。乐雪薇已经事先和寺庙里的方丈联系过了,这件事要保密,除了他们夫妻之外,希望不要让任何人知道。
  没有用司机,是乐雪薇开的车。
  韩承毅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手里抱着一只箱子。他两眼空洞的直视着前方,神色凝重。这些日子,他躲在‘隐湖’等的不过就是今天,终于等到了。
  车子在山道上行驶,韩承毅的心沉甸甸的,和每年的这个时刻都不太一样。

  到了寺庙,乐雪薇把车停好,和韩承毅一起往里走,寺庙方丈还是当年那位,已经在门口恭候多时。
  “三少、三少奶奶……”
  乐雪薇抬头看了看韩承毅,他脸色不太好,时至今日,‘三少’的称呼显然不适合他了。
  “方丈师傅,您不必如此客气。”
  方丈淡淡笑了,点点头,“大爷、大少奶奶,里面请。”
  这一声称呼,让韩承毅浑身一震。他微微睁开眼眶,感觉到一阵酸涩,是啊!方丈没说错,他不是三少,他是韩承坚的大儿子,他今天来这里,就是认父亲的。

  感觉到他的异常,乐雪薇上前握住他的手,轻声说道:“我们进去吧!”
  韩承毅未知可否,和乐雪薇一同进了寺庙祭堂。
  “大爷、大少奶奶,这里不会有人进来,也不会有人靠近,你们可以随意,东西都按照大少奶奶吩咐的准备好了,不会有人打扰。”方丈交待完,便带上门出去了。
  祭堂里,寂静一片,只剩下乐雪薇和韩承毅。
  韩承毅直视着祭台,祭台上,此刻并排放着两个牌位……是他的生父生母,韩承坚和向莱。
  “来,给我。”乐雪薇走过去,把他手里的箱子拿下来。
  箱子里,放着向莱的骨灰盒,另外还有一只紫檀木盒子,里面放着两只黄金‘平安锁’,一只是韩承坚的,另外一只,是才为向莱准备的。
  乐雪薇只看了一眼,就忍不住湿了眼眶。回头一看,韩承毅已经跪在了排位前,脊背绷直,神色肃然悲戚。乐雪薇走过去,把紫檀木盒子放在祭台上,而后在他身边跪下。
  “爸、妈,儿媳妇雪薇给你们磕头了。”
  乐雪薇朝着牌位磕了下去,韩承毅闭上眼,眼底潮湿。他微张这薄唇,几次欲言又止,怎么都开不了口。乐雪薇握住他的手,鼓励他,“没事,只有我在,不要紧,你想说什么,就说吧!”
  韩承毅一眨眼,眼角挂着清泪。嗓子眼哽的难受,但终于开口了。
  “爸、妈,儿子……给你们磕头。”
  韩承毅深深的拜下去,却是怎么也起不来了。乐雪薇看到他的肩膀在细微的颤抖,顿时觉得心如刀绞。她抬起手,放在他肩膀上,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
  寂静,被拉得老长。

  韩承毅跪着一动不动,乐雪薇便一直陪在他身边。今天是无论如何要经过的,她知道,过了今天,她的承毅,就要康复了。乐雪薇从口袋里掏出一粒糖果,剥了糖纸递到韩承毅嘴边。
  同样的地方,同样的姿势,他们的样子甚至都没有改变。
  “来,不吃饭,也吃颗糖。”
  乐雪薇双眼红肿,她现在终于知道当年她面对韩承坚的牌位为什么哭的那么伤心,原来,她亲眼目睹了当年那一场灾难!韩承毅乖顺的张开嘴,含住那颗糖。

  “小雪,你呢?你不能饿……”
  乐雪薇剥了颗糖果,塞进自己嘴里,轻笑着,“我不要紧,有这个就够了,你放心,我陪着你,你这么难过,我怎么能离开你?”
  “嗯。”韩承毅点点头,握住她的手,并排在牌位前跪好。
  夕阳西下,韩承毅拉着乐雪薇站了起来,他们还有个地方要去。站起来时,乐雪薇膝盖游戏发软,实在是跪的太久了。韩承毅低头看她,“怎么了?是不是跪疼了?”
  “没有,不要紧,有点麻而已。”
  “哎。”韩承毅轻叹着摇头,伸手将她抱起来。
  “喂!不要啊!爸妈看着呢!”乐雪薇小声的抗议。

  韩承毅不以为然,“不要紧,我抱你的话,他们不会反对的,他们还要感谢你,如果不是你,我早就没了。父亲拼了命护住我,也就一点意义都没了,有你才有我,才有韩家,我对你,怎么疼爱都不过,爸妈也一定是这么认为的。”
  “嗯。”乐雪薇把脑袋靠在韩承毅怀里,心慢慢放的平稳,承毅就要好了!
  这一次,是韩承毅自己开的车,方向……‘隐湖’山区。车子停在十年前,他们出事的那个弯道边上,在这里,韩承毅失却了父亲和母亲。却也是在这里,他遇到了他的爱人。
  韩承毅抱着骨灰盒,往悬崖边上走。如今的山道,都已经休整过,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周围竖起了防护栏,想摔下去并不容易。他走在前面,乐雪薇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
  “妈。”
  韩承毅停下脚步,伸手抚摸着骨灰盒,骨灰盒上一尘不染,触手冰凉。韩承毅喃喃,“妈,儿子带你来这里。儿子猜,你这辈子最大心愿就是和他在一起,是不是?儿子不孝,父亲坠崖,尸骨无存,当年警方说,是车子爆炸后烧毁了。儿子没办法把你们合葬,只好带你来这里,他就在这里,儿子今天也把你留在这里,你们就能在一起了。”

  他抬起头,茶褐色的瞳仁里,凄然一片。
  “爸,我从来都没这么叫过你。叫的不顺口,你别怪我。以前,我常听别人羡慕我们兄弟感情,说你这个做大哥的从来不跟我争,现在我知道了,你爱着母亲,所以,你恨不得把全世界都给我。我其实是恨你的,可是,连母亲都不恨你,我又有什么资格恨你?母亲说的对,你对不起谁,都没有对不起我。爸,今天,我把妈带来了。她还是那么年轻、那么漂亮,你要好好待她。不然,我真的不原谅你!”

  “唔……”
  乐雪薇站在他身后,听着这些话,早已是泣不成声,捂住嘴才能使自己不哭出声来。承毅啊,她的丈夫,高高在上,却又有谁知道他这些遭遇?
  戴着白手套,韩承毅打开骨灰盒,捧出向莱的骨灰,嗓子眼发出压抑的呜咽,乐雪薇听的心疼,却不能靠近,这个时候,她只能让他自己。
  扬起手,灰白色的粉末飞向悬崖下,清风吹来,顷刻间已是没了踪影……
  “承毅……”
  乐雪薇缓步走过去,伸手将他抱住,轻拍着他的背,“没事了,好了、好了,你做的很好。”

  “小雪。”韩承毅靠在乐雪薇肩上,脆弱的一面展露无遗。
  “嗯?”乐雪薇双眼红肿,都要睁不开了。
  “我没有爸爸妈妈了,我甚至一天都没有跟他们一起度过。”韩承毅的声音单薄而缥缈,孤立无援的形态。
  乐雪薇抱住他,温声对他说,“可是,你还有我啊!我们还有大宝小宝,还有早早,我们也是你家人……你不是一个人,你不会孤独的。”
  “嗯,我知道。”韩承毅闭上眼,点了点头,托住乐雪薇的后脑勺,“小雪,谢谢你。”
  “嗯。”
  “小雪。”

  “嗯?”
  “我爱你。”
  “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