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286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外面受气,家里也受气,肖大刚一气之下,召集四个小弟,带着铁棍和三棱刮刀,开着那辆97年的普桑,准备去高土坡找刘子光的晦气。
  车开到滨江大道的时候,偶然一转脸,正看到金碧辉煌大门上贴着封条,停车场里也萧条的很,一辆车都没有,肖大刚有些纳闷,问几个手下:“咋回事?老阎怎么又装修了?”
  手下都摇头说不知道,他们都是混火车站的,对市里的事情也不大关注。
  肖大刚所幸一打方向盘开过去,到金碧辉煌门口去看个究竟,只见门上的封条是公丨安丨局的,透过窗户的缝隙,能看见里面一地狼藉,好像刮过十级龙卷风一般。
  “我靠!金碧辉煌让人砸了!”肖大刚倒吸一口凉气。
  赶紧拿出手机打听事儿,对方听说是问这个事,立刻兴奋起来:“哎呀大刚,这么大的事你都不知道,真是白混了,听我慢慢给你拉。”

  对方喷着唾沫星子足足讲了十分钟,肖大刚还真就拿着手机愣愣的听了十分钟,听到山寨手机的电池都发烫了他都不觉得。
  电话终于打完了,肖大刚本来还是斗志昂扬的大公鸡,一下子变成了垂头丧气的乌龟蛋,低声说:“走,回去。”
  “刚哥,怎么不去了?”一个手下很不开眼的问。
  “别说了,我心烦,上车!”肖大刚咣当一声摔上车门。
  扫荡金碧辉煌,刘子光获利颇丰,他可不是单纯去砸场子的,连带还搜刮了不少好东西,弟兄们也是贼不走空,阎金龙办公室里那些值钱的古玩玉器,大家也没舍得砸,全都揣怀里了,保险箱里的现金和公章、支票簿等也归了刘子光,更别说那个很有料的硬盘了。
  可是这些钱最近还不能用,阎金龙虽然被捕,但是他的势力还在,听说他的大老婆、二老婆都开始运作了,金碧辉煌的资金也不止这么一点,大多数钱财不是放在银行里的,而是用各种各样的方式存在隐秘的地方,刘子光转走的那五百万对于阎金龙来说,仅仅是九牛一毛而已。
  看完毛孩从医院出来,钟大队先开车走了,刘子光等人正要上车,一辆普桑从医院门口飞驰而过,然后就听到急刹车的声音,普桑倒了回来停在门口,火车站一霸肖大刚从车上跳下来,满面笑容屁颠屁颠跑过来。
  “这么巧,来来来,抽烟。”肖大刚很热情的拿出烟来请大家抽,刘子光倒也给他面子,接了烟说:“大刚哥,昨天的事儿,不好意思了。”
  “什么话,不打不相识嘛,以后就是自己人了,买卧铺票的话,打个招呼就行,这是我名片。”
  高土坡四大天王都接了肖大刚的烟和名片,肖大刚精神一振,说:“哥几个忙着,我先走了。”
  回去的时候,连胸膛都是高高挺起的,好像已经和这四位英雄结成八拜之交一般。

  “看他得瑟的样儿,现在谁还坐卧铺啊,远路都是飞机。”贝小帅不屑一顾的将名片扔进了垃圾箱。
  “多个朋友多条路,给个面子又不花钱。”刘子光笑眯眯的说。
  阎金龙案并不复杂,但是阻力却很大,首先是谋杀案,证据都指向金碧辉煌的保安部长马纯,但是马纯现在已经是植物人了,这案子就成了无头案。
  然后是那些小姐,也不知道什么人给她们说了什么话,除了华清池的那几人之外,竟然没有人敢出来作证,至于那位断了双腿,被软禁八年之久的女子,则根本已经精神失常了,做不得证人。
  但是又一个证人,是那些阴暗中的人无法恐吓,也无法收买的,那就女刑警胡蓉,金碧辉煌的罪恶,她是亲身经历的,她就是最有力的证人。
  正值外商在江北市进行投资考察之际,一切事务都要围绕这个大方向进行,有损江北市形象的,给江北人民抹黑的,都要尽量低调处理,这是市委给出的意见。
  有这个大方针,阎金龙案就好办多了,反正受害者都是无权无势的风尘女子,基本没有任何话语权,老百姓也不关心这个事儿,最多当个八卦新闻而已,领导只是要求尽快结案,并没有说什么从快从重从严处理,这个事儿的希望就大了。
  无非是老办法,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实在不行保外就医,招数有的是,其实上面也不是没有压力,比如政法委胡跃进书记就说了,一定要严肃打击这种丑恶现象,但是谁也不鸟这个即将过气的政法委书记,再等几个月就下台了,谁还甩你这一套。
  金碧辉煌的人几乎全部抓了,三姐被正式刑拘,其余打手则处以治安拘留,至于服务员、收银员、清洁工,办公文员等人则简单甄别之后释放,这些人都是跟随阎金龙多年的亲信,回去之后立刻投入到营救老大的行动中,不过他们却是分成两派,一派是以阎金龙的大老婆为首,另一派则是以阎金龙的二奶云姨为首。
  保险柜里的公章财务章法人章以及各种票据都丢了,跑到银行一问,说是账上的钱都转出去了,要知道这可是足足五百万之巨啊,阎金龙的两个老婆立刻互相指责起来,怀疑对方手脚不干净。
  闹归闹,救人不能耽误,大老婆从家里拿出二百万现金,开始跑关系,云姨也把自己的保时捷给卖了,凑出钱来通过自己的渠道联络关系,双管齐下,阎金龙在公丨安丨局里的日子过得不赖,不但不用受罪,还有手机可以对外联系,遥控指挥。
  成立了专案组,阎金龙反而轻松了许多,总之就是咬死口不认账,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死无对证的姚老二身上,说自己是董事长,不管具体事务,最近都在忙着帮市里招商引资的事情,哪有精力搞这个。

  三姐也和阎金龙串了供,把责任推卸给姚老二,说自己就是个大堂经理,啥都不知道,那些事情都是姚老二背着阎总私下里做的。
  专案组长赵局下令,立刻搜捕重要嫌疑人姚启明,韩光提出反对意见,主张从阎金龙身上打开缺口,却被赵局训斥了一顿,无奈之下,只好动用技术侦查设备,锁定了姚老二的手机讯号,确定他最后一次开机是在南方某省,于是韩光带了几个刑警,奔赴南方抓捕姚老二去了。
  滨江大道,香樟私房菜馆,隐蔽的角落里坐着两个便装男子,随便叫了几个菜一瓶酒,浅斟慢饮,低声说着话,其中一人正是专案组副组长,夹江派出所副所长杨峰,另一个身材敦实的年轻人,是杨所的朋友,市桃林看守所的陈勇警官。
  “你怎么搞的,居然能让刑警侦查员混进去,差点惹出大漏子来!”杨峰低声但是很严厉的说。
  “峰哥,我也是一时疏忽大意,哪能想到二大队的人对自己人也玩这一手啊,我错了,我罚酒。”说着,陈勇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幸亏善后工作及时,那件事暂时盖住了,不过这两天我眼皮老跳,兴许哪里有点不对劲。”杨峰说。
  “不会是二大队还盯着这个事吧?”陈勇也有些担心。
  “有可能,那帮人跟疯狗似的,见谁咬谁。”
  “对了峰哥,那个胡蓉不是你马子么,和她说说,放咱们一马不行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