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275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急啥,到了你大刚哥的地盘上,还不得坐一会,走,我请你们几个洗头。”大刚阴险的笑道。
  “不了,急着赶车。”小伙子们有些害怕,肖大刚肯定是收到什么风声了,保不齐会把他们几个交给阎金龙,可是出来的匆忙,什么家伙也没带,肖大刚等人腰里却都是鼓鼓囊囊的,真打起来一点便宜也讨不到。
  正在彷徨无助之际,出站口的铁门开了,大批旅客走了出来,人流汹涌而过,遮盖住了外面的视线,肖大刚的手下们狰狞的笑着,掐住了忠义堂小伙子的脖颈,正要往一边押,忽然一声喝问响起:“刚子,我的人也是你能动的?”
  众人扭头看去,只见出站口外站着三个铁打一般的汉子,为首正是高土坡老大刘子光,背后两人是卓老二和贝小帅,三个人如同中流砥柱一般,将人潮分成了两股。
  一股邪火从肖大刚心底冒出来,高土坡在江北市中心偏南位置,属于江岸区管辖,但火车站属于市东区,两下里风马牛不相及,平时也没啥来往,刘子光虽然混的不错,但是这样大嗓门和刚哥说话,那叫没规矩。
  肖大刚是江北市道上早就成名的人物,火车站在每个城市来说,都是鱼龙混杂的地方,想混出头来殊为不易,肖大刚本来是铁路货场的搬卸工,后来因为打伤了领导被开除,便在站前广场上做起了小生意,弄些死猫烂狗煮熟了卖,专门坑外地旅客。
  那时候,江北市火车站一带还是孙国庆罩着的,肖大刚只能帮国庆哥捧着砖头那么厚的大哥大,跟在后面屁颠屁颠的鞍前马后,孙国庆是江北是最早使用移动电话的一批人,摩托罗拉3200,吃饭的时候把足有五斤重的大哥大往桌子上一放,满饭店的人都会投来艳羡的目光,这全来自于孙国庆有个好媳妇。

  孙国庆的老丈人是铁路分局的离休领导,他媳妇崔曼丽是火车站的售票班长,三十出头风韵十足,喜欢穿一条紫色的健美裤,人称车站一朵花。
  九十年代的时候南下广州的卧铺票相当紧张,千金难求,实际上孙国庆就是靠这个起家的,后来不光倒腾车票,还把铁路招待所承包下来,找了几个风*的外地娘们干起了不用本钱的买卖。
  孙国庆什么都好,就是太花,终于有一天在招待所里胡搞的时候被崔曼丽发现,当时闹得不可开交,半个月后,孙国庆就被人砍了八十多刀,横死在自家门口,据说这件事是盘踞火车站另一伙南泰籍票贩子干的,肖大刚在孙国庆的灵前发誓,一定要帮他报仇雪恨,事实上他也是这样做的,一把三棱刮刀血染站前广场,顺理成章的接管了国庆哥所有的生意,包括未亡人崔曼丽,至于到底孙国庆是谁下的手,已经成为上个世纪的疑案。

  说起来这些都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往事了,但是这么多年以来,肖大刚却混的并不是很出色,依然在靠倒卖车票,仙人跳敲诈钱财,录像厅按摩房这些小玩闹赚钱,手底下一帮青皮无赖,也都是三四十岁的老混混了。
  道上人都说肖大刚是个捧着金饭碗讨饭的傻逼,但是他自己却不这么认为,依然觉得自己是牛逼哄哄的大刚哥,火车站一带全罩,所以当刘子光没大没小喊他刚子的时候,他很震怒。
  虎老不倒架,再怎么说大刚哥也是成名十几年的人物了,江湖小辈现在一点规矩都不懂了么,肖大刚愠怒道:“你叫刘子光?”
  “光哥的名字是你喊的!”贝小帅袖子一抖,片刀在手,就要冲过来劈肖大刚,却被刘子光伸手拦住,意味深长的看了看远处的丨警丨察,说:“肖大刚,今天这个事你得给我个说法。”
  肖大刚也不想在出站口打架,那样围观的人太多,不好发挥,他一甩下巴,说:“走,那边说话去。”
  一群人离开人流汹涌的出站口,来到火车站旁边的一条僻静的巷子里,道路上污水横流,小旅馆的门紧闭着,只有几家挂着红灯和温州发廊字样的窄小门面开着,看到有人过来,浓妆艳抹的半老徐娘刚想出来招呼,却又缩了进去,关上了门。

  肖大刚一边走一边偷偷给手下打着手势,让他们喊人过来帮忙,他料定刘子光他们三人刚从火车上下来,身上肯定不会带家伙,不如趁这个机会把这三个家伙干趴,阎金龙那五十万悬赏不就到手了么,不就可以把自己那辆九七年的老桑塔纳给换了么。
  一群人在小巷里站定,气氛非常压抑,连路过的野猫都掉头跑了,肖大刚和他的几个手下抱着膀子,冷冷看着刘子光,大刚哥捏动指节,啪啪的响。
  刘子光也不搭话,上去就是一记大耳帖子,抽的肖大刚一个踉跄,他再怎么想也没料到对方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动手,而且还是打脸。
  骂人不揭短,打人不打脸,这帮高土坡的小家伙是一点没把老前辈放在眼里啊,怪不得人家阎金龙要灭了他们呢,今天这个场子要不找回来,以后就别在火车站混了,肖大刚伸手握住了腰间暗藏的九节鞭,还没抽出来就觉得脖子上一冷,锋利的钢刀已经架在他的下颌处。
  “我操,这才出去几天,你们就狂的没人形了,还敢和光哥单挑,我一个人就废了你们几个。“贝小帅怒骂道。
  肖大刚的手下刚要扑上来,卓力往前一站,聊开了上衣,露出腰带上别着的手枪,几个混混当场就急刹车了,面面相觑,这几个小子还真是牛,坐火车都敢带家伙。

  卓力一甩头,牙缝里迸出一个字:“滚!”
  几个人看看刀架在脖子上的肖大刚,没敢说什么,扭头跑了。
  刘子光摆摆手:“小贝闪开。”
  贝小帅收刀站到一边,刘子光上前,盯着肖大刚的眼睛说:“江北市没人敢欺负我刘子光的兄弟,没人!”
  说完一膝盖顶在肖大刚肚子上,疼得他倒在地上身子弯的如同熟龙虾,几个背着行李的高土坡小弟此刻眼泪都哗哗的,哽咽道:“刘哥,你回来了。”

  刘子光点点头:“好了,娘们才哭哭啼啼的,是爷们的就跟我走,把场子找回来,再加倍还会去!”
  “是!”小伙子们挺起了腰杆,跟着刘哥走了,只留下躺在泥水坑里的火车站一霸肖大刚。
  出租车上,刘子光详细了解了最近发生的情况,事态超出了他的预计,本来以为以阎金龙严谨的个性,不会主动出击,自己出去两天应该没事的,哪知道一起突发的斩手案完全打乱了计划,不过自己乱,对方也乱,从阎金龙的反应来看,他一定是急眼了。
  “砍手的事儿,是谁做的?”刘子光问。
  “不知道,兄弟们没有命令是不会胡乱动手的。”一个小伙子说。
  “不管了,事情已经这样了,是不是咱们做的,这笔账都赖在咱们身上了,提前发动也好,赶在过年前把金碧辉煌铲了算了。”刘子光说。
  卓力和贝小帅都瞪大了眼睛:“铲了金碧辉煌?就咱几个人?”

  “怎么?不敢么?”刘子光问。
  “敢,有啥不敢的。”卓力拍了拍身边的长条纸盒子,那里面装的是火车托运来的日本32式骑兵刀。
  “光哥你说铲,咱就铲!”贝小帅也恶狠狠地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