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古眼:拥有一双看透世间一切赝品的眼睛后》
第1798节

作者: 金元宝本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自己已经预感到大战在即的讯号,自己并不想给曾子墨女士增添任何担忧。
  两情长久,就不会在乎朝朝暮暮。
  自己跟子墨女士,都属于这样的人。
  “叮咚!”
  清脆的门铃打碎了金锋的思念,静静起身开门。
  门口站着一个穿着白色套装的女子,T恤上的帽子遮住了她的整个脑袋,叫人看不出她的样子。
  见到金锋开门,女子二话不说无视金锋抬脚就进了门来。
  站在客厅中央,女子横扫了一圈,背对金锋慢慢掀开帽子。万千青丝如瀑布般垂下来,像钟摆一般轻轻摆动。

  金锋点上烟偎依在墙上,嘴角上翘目光斜下,半垂眼皮,对这个贸然闯进来的陌生女子毫无感觉。
  屋子里一片静静沉沉,好闻的牡丹花香在空气中沉沉溢散,慢慢浸满各个角落。
  然而,气温却是冷了下来。
  “首长叫你回国。”
  冰冷冷语气中夹着不可抗拒的威严,女子慢慢的转过头来,露出一张冰清玉洁高贵寒霜的威仪俏脸。
  那是王晓歆!
  “明天就走!”

  “我奉命押你回去。”
  王晓歆的话语一如既往的冷漠,高挑的腰身,纤秀的小腿,还有那清冽凄寒的眼神和高冷的面孔。
  仿佛这一刻站在金锋眼前的,就是一尊孤独了千万年的月宫仙子。
  金锋轻轻阖上眼皮,淡淡说道:“哪位首长下的命令?我怎么不知道?”
  王晓歆的小脸上浮现出一幕寒霜,恨声说道:“首长知道你不会回去……所以……”
  “派我来保护你!”
  说到这里,王晓歆冷笑两声:“你的安全现在我来接手。”

  金锋面色无悲无喜,静静说道:“下命令那位首长怕就是你自己。”
  听到这话,王晓歆瑞凤眼眸里闪过一抹被看破小把戏的羞恼,恨铁不成钢的看着金锋几秒。
  一下子,却是心口莫名其妙的一痛,径自痛得说不出话来。
  这个男人……这个男人啊……
  看不见的时候魂牵梦萦,看见的时候恨得牙痒痒。
  总是让自己牵绊和揪心,总是让自己身不由己的就陷了进去,总是让自己放不下。
  一辈子……都放不下。
  “这是我的私人出行,跟其他人无关。”
  “我病了。”
  “很重。”
  “我来找你,请你帮我看病。”
  说完这话,王晓歆情不自禁的闭上了眼睛,这一刻,自己是那么的恨自己。
  那一天当着天都城那么多名流富豪他说出跟自己恩断义绝。
  这一刻,自己却是又厚着脸皮的请出任务漂洋过海的来守护他。

  越是思念越是牵绊。
  多少情痴多少在意。
  这个男人啊……
  这个臭男人!!!
  王晓歆说出这话以后当即就后悔了,闭上眼睛只是掩饰,一颗芳心却是跳动个不停。

  这一刻,她自己是多么的害怕自己命令式的语气招来金锋不理会自己,叫自己滚蛋。
  乱如麻的心,乱如麻的思绪……
  也就在这时候,一只温暖粗糙的手握住了自己的右腕。
  这一刹那,王晓歆的身体鸡皮疙瘩全都起来,禁不住嘤咛了一声。
  “坐下!”
  平静沉沉的话语让王晓歆沉静下来,乖乖的坐在沙发上。
  自己冰冷的小手心渗出一层层的汗珠,却是在很快就化作了冷冷的冰水。

  时隔多年再一次被他握住冰冷的小手,王晓歆在这一刻只感觉自己都快晕了过去。
  耳畔传来金锋轻轻的惊咦声。
  另外一只手也被金锋捞在了手心。
  如松皮般粗糙铬人的手握住的右腕,带来别样的感受,自己的心跳慢慢的加快。
  “张嘴!”

  “伸舌!”
  金锋命令的口吻刺进王晓歆的耳膜,炸得生疼。
  王晓歆眉头一拧,就要发脾气。
  睁眼看到金锋黑黑脸庞上凝重的表情,王晓歆什么火都没了。
  “头往后靠!”
  “哦!”
  乖巧的王晓歆依言照做,红润的香舌探出来,嘴里发出啊的声音。
  乖乖的她就像是幼稚园里背着手等着老师发棒棒糖的三岁小孩。
  眼眸轻轻眯着,朦胧中,眼前的金锋就像是最安全的港湾的。
  “躺好!”
  “啊……什么?”
  “叫你躺好!”
  “哦,我没什么事吧?”
  王晓歆躺在沙发上,宛如一只睡莲,更似一尊横卧的天女。

  炫白的衣服,黑手的长发还有那精致高冷的至尊红颜,现在的她就像是一尊冰雕。
  眼前的金锋像是一个生硬的木头人,粗糙的手一下子掀开自己的T恤,跟着就把一根毫针刺入自己的小腹。
  腹部传来一阵阵的酥麻和刺痛,王晓歆忍不住咝了一声。
  猛地间,一股疼痛钻心般的传来,王晓歆一下子逮住金锋的手,颤声叫道:“疼!”
  “忍住!”
  耳畔依旧是那冰冷生硬机械的回应,王晓歆的眼泪直直在眼眶里打转。
  高贵高冷的性格让自己断绝了在金锋面前流泪的想法,甚至还赌气的松开了金锋。
  那郎疼痛越来越大,腹部传来一阵阵的刀绞戳刺的剧痛,飞快的向四肢百骸蔓延,痛入灵魂。

  王晓歆紧紧的咬着银牙,双手紧紧抓住沙发套子,瑶鼻发出阵阵的呻吟。
  自己是那么的委屈,却是根本得不到这个臭男人的半点理解,自己为了他做了多少事,这个臭男人全都不知道。
  自己的命是如此的苦。
  争不过曾子墨,争不过梵青竹,甚至连那最普通的李心贝都争不过。
  越想,王晓歆越伤心,越想越是难过。
  不知不觉间,王晓歆的眼角淌出两行泪,飞快的渗入到双鬓的秀发中。

  不知不觉间,王晓歆径自感到自己身体竟然没那么痛了。
  再次睁开眼来的时候,金锋已经坐在自己的对面,指着一杯浓浓滚开的水冷冷的说道。
  “喝掉。”
  “我到底得了什么病?”

  王晓歆坐起来,只感觉身体一阵阵的冷热交替,浑身酥软无力,眼皮子都在打架。
  “有些严重。”
  “你们王家的遗传病。”
  “极寒之症。”
  王晓歆心里莫名其妙的凄苦,冷冷说道:“能活多久?给句实话。”
  “如果是梵青竹那样的病,你直说。我受得了。”
  幽怨而自怜的话落在对面的那个男人耳畔,换来的不是意料中的轻言细语,而是一如既往的平静和沉穆。
  “哪有那么严重。”
  “小白的症状表现很早,能用烈阳果治,你的病发病晚,又是女子,烈阳果对你无效……”
  “我这里就只有黄金菊。先试试。”

  “回去……我会给你配药。”
  王晓歆静静的看着金锋,又看看桌前滚烫的黄金菊水,冷冷的说道:“多少钱?”
  钱字一出口,王晓歆就后悔了。
  果不其然,自己只看见金锋脸色一沉,两道犀利的眼剑直刺自己,瞬间就将自己戳得千疮百孔。
  跟着,就只看见金锋抬臂一指,冷漠的叫道:“出……”
  后面的话还没说完,只听见门铃又在这一刻响了起来。
  门铃声阻断了金锋的话,看着金锋起身去开门,王晓歆只感到一阵阵的庆幸。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