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509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也是。”肖楚楚擦着手说,“这世界上本来就没有真正完美的事物,连人生都有十之**的不如意,囚龙村有些小小的瑕疵倒也正常,要不然,除了‘桃花源’这三个字之外,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它才好了呢!”
  “桃花源?”萧晋笑得意味深长,“没人能随便进去的地方才叫桃花源,楚楚小姐过誉了。”
  “怎么?萧先生不希望这里变得更好么?”肖楚楚站到他的身旁,至于马建新,早就去了边成业那边。
  “什么才算好?”萧晋反问,“像全国别的山村一样,家家户户都盖上既不坚固又不美观、除了统一和便宜之外一无是处的小楼?那这里还有什么‘美丽’可言?外面的世界虽好,但这里可贵就可贵在与世无争。”
  肖楚楚歪头看了他一眼,淡笑:“没想到萧先生还是一位浪漫的理想主义者,只可惜,你心里也很清楚,真正的与世无争是根本不存在的,总有一天,囚龙村必然会变得不再是囚龙村,这一点拦是拦不住的。”
  “我也没想拦它,只是希望它可以慢慢变成最适合乡亲们、同时我也最满意的囚龙村,至少在我还活着的时候,决不允许它被山外面的空气玷污。”

  “这样啊!”肖楚楚脸上露出遗憾的表情来,“那看样子,下面的话我还是不要说出来自讨没趣的好。”
  萧晋挑起眉,转脸看着她的眼睛问:“怎么,楚楚小姐不会是想在我们村里投资吧?!”
  肖楚楚点头:“我对之前午饭时的羊肉汤印象非常深刻,尤其是里面的野山菌和松露,鉴于并没有发现这里有大规模养殖山羊的迹象,所以我本打算跟萧先生商讨一下关于后两者的合作意向的。”
  “是嘛!那真是要说声抱歉了,不是我不想与楚楚小姐做生意,而是我们村野山菌和松露的货源已经完全被龙朔的凌光酒店集团承包。您也知道,它们都不是人工可以种植培育的,每个月的供应量原本就很稀少且不稳定,实在没有余力再跟楚楚小姐合作了。”
  “原来如此,确实非常遗憾!只能期盼着将来还能有机会与萧先生合作了。”
  这时,小钺驾驶的直升机已经缓缓的在前方空地上降落,肖楚楚忽然伸手入怀掏出一张白色近乎透明的卡片来,“这是我在省城刚开业不久的一家小场子,萧先生如果不嫌弃的话,欢迎您有时间光顾。”
  萧晋接过卡片,入手微沉,仔细一看,愕然发现那竟然是一块玉石,而且品相水头似乎都还不错。如果单论这块玉片,并不值什么钱,可明显这样的卡片并不是只有一枚,也就是说,必然是一整块成色极佳的羊脂白玉被切割成了这样。
  如此暴殄天物的浪费,只为制作一张彰显身份的会员卡,用脚后跟想也知道,肖楚楚口中的所谓“小场子”,百分百是座销金窟。
  玉片上没有任何字样,只浮刻有什么图案,透过阳光细细一瞅,萧晋的眼睛就慢慢眯了起来。因为那图案赫然是一朵盛开的花,茶花!

  “好了,到了该告辞的时间了,萧先生,我很期待我们的下次相见。”
  握住肖楚楚伸出来的小手,萧晋笑如春风:“相信我,我比楚楚小姐你更加期待。”
  肖楚楚嫣然一笑,转身向直升机的方向走去,螺旋桨刮起的狂风将她的登山服吹得紧紧贴在身上,曲线婀娜,满月浑圆。
  很快,直升机再次升空,带着巨大的轰鸣声消失在树梢背后。萧晋仍然站立在原处,拇指轻轻摩挲着玉片上的浮刻图案,脸色凝重而阴冷。
  之前边成业刚刚提过茶花会所,肖楚楚就自承是会所的老板,还是巧合吗?显然不可能。
  边成业的目的是什么?他跟肖楚楚是敌是友?肖楚楚接近老子想干什么?大学生村官以及监听事件里面有没有她的影子?
  事情似乎越来越复杂、越来越扑朔迷离了,萧晋感觉头顶正有一片乌云滚滚而来,遮天蔽日。

  “刚才那个女人出现在了距离我们家三十米外的地方。”
  身后响起清冷的声音,萧晋回头发现是小戟,微微一怔,便问:“小狼你又出来了?”
  小戟眉头蹙起:“这好像不是你最应该关注的事情。”
  “错,相比起那个不知所谓的女人,你才是我更值得关注的。”来到女孩儿身前,萧晋左右打量着她的脸,又问:“最近经常出来吗?”

  小戟嘴角勾起一丝得意的弧度:“你应该问兔子她们经常出来吗。”
  萧晋愣了愣,继而摇头苦笑:“还不知道你竟然这么爱玩,整天假扮别人不嫌累么?”
  “不是别人,她们都是我!而且总有一天,我会将她们一个接一个的吞掉的!”
  “那真正的小戟呢?”萧晋的脸色再次阴沉下来,“你也会把她给吞掉吗?”

  小戟似乎一点都不害怕萧晋,仰头迎着他的目光,淡然反问:“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
  萧晋沉默,目光却越来越犀利,身上的气势也越来越冰冷,而小戟则始终坦然,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就那么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过了一会儿,萧晋长叹口气,人也瞬间变得颓废起来,郁闷道:“你这个丫头果然聪明到了极点,这么快就摸清了我的脾气,家里那几位就更不可能是你的对手了。怎么样?最近过的还舒心吗?”
  小戟轻哼一声:“沛芹姐和奶奶她们都是心灵纯洁的好人,我完全没有必要对她们耍什么小心思,整个家里只有你才是最大的那个污染源。”
  萧晋哈哈一笑,伸手揉乱她的头发,然后便向家的方向走去。“这就是我把她们视若珍宝的原因呀!无论我在外面被沾染的多么肮脏,只要一回来,从头到脚、从内到外都会被洗涤一遍。家,就是这种存在,你已经能够体会到一点了,我很欣慰。”

  小戟眼中闪过一抹温馨,但紧接着便眨去了,冷冷地追问道:“那个女人的问题,你真的不在乎吗?”
  萧晋头都不回:“放心吧!我会尽我所能让沛芹她们远离危险的。”
  晚上,已经不能随便弯腰的周沛芹坐在床沿上,低头看着专心为自己洗脚的男人,满脸都是幸福和温柔。
  “萧,我肚子里怀的真的是个男孩儿吗?”

  “这问题你都问我八十遍啦!”叹息一声,萧晋拿起毛巾开始为她擦脚,“我以我被爷爷揍了十几年揍出的医术担保,你肚子里绝对是个带把儿的臭小子!”
  周沛芹闻言脸上露出了极度满足的笑,无限爱怜的摸着肚子说:“真好!有你,有小月,再有一个儿子,我想要的都有了,老天爷待我真的不薄。”
  “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给的,说多少次了,跟老天爷没关系!”把女人抱起来放在床里面,用力亲了亲她的唇,萧晋凶巴巴地说,“臭婆娘,你就那么想给我戴帽子啊?”
  “去你的,又开始胡说八道。”
  哈哈一笑,为周沛芹盖好被子,萧晋就凑着她的洗脚水胡乱搓了几下自个儿的臭脚,擦干净把水往院子里一倒,然后便回来脱得光溜溜的钻进了被窝。
  日期:2018-10-02 06:1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