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267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刘子光说:“家里一切都好,就是你老头子挺生气的,说是你把他的马刀给弄丢了,要找你算账呢。回家的事情我在安排了,不过要先在省城做件事,这事儿要安排的稳妥些,交给你们我才放心。”
  卓力嘿嘿一笑:“我帮老头子淘了一把日本式的32式乙骑兵刀,正经东京小仓兵工厂出品的,回头捎给他,有啥事要办,你说吧。”
  刘子光说:“电话里不好说,回头我再找你吧,有人找我了。”
  说完挂了电话,冲门外说:“进来。”
  进来的是王文君,少年依然穿着监狱里发的棉服,眼神冷傲而坚毅,进门二话不说,先鞠了三个躬。
  “刘老师,我知道你手下不缺人,但我也知道,混得好的,未必敢玩命,我王文君别的本事没有,就是敢玩命,从今天起,我这条命就是你的。”
  少年慷慨激昂的一番话,刘子光却似乎无动于衷,呵呵笑着从办公桌后面走出来,到饮水机旁拿了一次性杯子帮他倒水,亲切的问道:“什么时候出来的?”
  王文君有些不知所措,声音也低了一个八度,接过水杯说:“上午才出来的。”

  “出来就好,那地方一辈子进去一次就够了,你家人还好吧。”
  “谢谢老大,家里人都好。”
  “别叫我老大,我不是混社会的,你坐啊,别站着。”
  王文君拿着水杯继续站着,咬着嘴唇似乎在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几次想说话却又咽了回去,最终还是忍不住说道:“老大,我想跟你混!”
  刘子光手上转着铅笔,沉吟了一下说:“黑道没前途,陷进去就拔不出来,我不建议你混这个,还是正经上个学校,学点手艺,安安生生的过一辈好。”
  “老大,你是不是不相信我?我觉得我不是这块料?”王文君的表情有些激动了。
  “不是,你已经证明过自己了,我的意思是,不想让你走上这条不归路。”刘子光说完,看看手表,站起来开始收拾东西,大概准备出门了。
  “明白了,不耽误您了,我先走了。”王文君又鞠了个躬,转身走了。
  与此同时,刑警二大队办公室内,所有人都静静地坐着,注意着小隔间内的动静,支队长谢华东已经进去和韩光谈了一个小时了,韩大队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和支队领导摔桌子砸板凳,小隔间里甚至一点激烈的争执声音都听不到,这很不正常,很不符合韩大队的风格。
  “砰”门开了,韩大队昂首阔步走了出来,所有的目光盯向屋里,办公桌后,谢华东面色极其难看,桌上赫然摆着一把手枪、一副手铐和一张工作证。
  “回来!”谢华东一拍桌子厉声喝道,但是韩光连头也不回,径直推开大门走了,所有人都噤若寒蝉,空气似乎凝固了一般。

  院子里传来急刹车的声音,然后是胡蓉气喘吁吁的跑进来,冲进办公室就喊道:“韩大,有情况,冯梅失踪了,据说是被人绑走的,我认为很可能是金碧辉煌在灭口。”
  所有人都看着她不说话,胡蓉收住脚步,狐疑的看着大家,此时谢华东从小隔间里出来,严肃的说:“小胡,这件案子支队已经有定论,不许再跟,那么多的重要案子,关系到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的案子你们不去抓,总是抓住别人的小辫子不放,这种心理要不得。”
  胡蓉急了:“难道人命案子还不够大!”
  谢华东说:“案件的性质要综合考虑,社会影响和群众关注程度低的案子,可以先缓一缓,这你难道不懂么?”
  胡蓉环顾左右,寻找着韩大队的身影,这种时刻,也只有韩光才能出言帮自己和领导争执。
  谢华东知道她的想法,说:“韩光已经停职检查,二大队由李政委暂时领导,我希望你不要步韩光的后尘,小胡,我明白你的想法,可是……”
  胡蓉根本不听他说话,扭头就走,谢华东叹道:“二大队的人,一个比一个倔,唉,真没办法。”
  公丨安丨局单身宿舍,韩光一下下举着哑铃,额头上渗出细碎的汗珠,似乎想把所有的力量都发泄到训练上,胡蓉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神情有些焦躁。
  “韩大,你倒是发句话啊,现在应该怎么办?冯梅是关键证人,可是就在这种敏感的时候,居然释放的当天就被人绑架,这很不正常,如果估计的没错的话,应该是被阎金龙灭口了,这帮人杀人成性,简直就是在向我们警方挑衅!”

  韩光依然不说话,一下下举着哑铃。
  “难道小姐就不是人,小姐死了就该白死?谢支队真是越老越糊涂了!实在不行我去找胡书记,让他施加压力。”
  韩光放下了哑铃,拿起毛巾擦汗,冷冷的说:“不用白费力气了,你爸爸是快要二线的人了,说话不好使,即便好使,上面也会有压力,你不知道,阎金龙的能量很大,昨晚上他宴请的客人相当有来头,是某个跨国财团的高层人员,来咱们江北市考察项目的,市委市政府对这个事情相当重视,咱们想动金碧辉煌的事情,阻力很大。”
  胡蓉无语了,狠狠地挥了挥拳头。
  “也不是完全没有转机,不过我是没能力了,因为昨晚的事,外事办和招商局的人把我告到市委,上面亲自发话要停我的职,唉,在某些人的眼里,经济效益,gdp才是最重要的。”
  “什么gdp!无非是拆房子扒路卖地,这种虚假的gdp有用么?算了不说这个,一说就来气,韩大你刚才说还有转机,转机在哪里?”胡蓉问道。
  “转机……在某人那里。”韩光拉开窗帘,望着远处的彤云眯起了眼睛。
  当天晚上,刘子光处理好一切公务,告诉家里人要出差三五天,对李纨说有事情要办,把手机锁进抽屉,拿了另外一个从未使用过的手机,换了一套衣服,戴上帽子和眼镜,出门打车,直奔火车站。
  已经买好了去省城的车票,是午夜时分的过路绿皮车,候车室冷冷清清,检票员打着瞌睡,刘子光一直站在外面摄像头的死角位置,等火车到了才进入检票口,登上了去省城的火车。
  绿皮车虽然条件差,但是车票价格极其低廉,管理也松懈一些,受到广大民工和盲流们的喜爱,车上人满为患,座位上躺着坐着的都是人,连过道里,座位底下都睡着人,卖方便面的,小偷小摸的,打牌聊天的,啥样人都有。

  刘子光在过道里找了个干净的地方坐下,在火车有节奏的摇晃中和臭脚丫子味,烟味的熏陶下闭上了眼睛。
  清晨六点,抵达省城,刘子光直接上了公交车,转了几道之后,终于来到一处居民小区,上楼敲门,里面传出低沉的喝问:“谁!”
  “我。”刘子光说。
  门开了,手里握着片刀的贝小帅警惕的看了看刘子光的身后,刘子光笑着说:“没人盯梢,就算真有,也早让我甩了。”
  贝小帅嘿嘿一笑,把刘子光让进来,关上门之后上去一个恶狠狠地熊抱,那边卓力也出来了,和刘子光打招呼:“光子过来了,有啥大事情,你还亲自跑一趟。”
  刘子光说:“阎金龙把华清池的几个台柱子都给弄去了,关在地下室里没有自由,丨警丨察冲了一次也没用,不过敲山震虎,把阎金龙手下一个重要角色吓得跑路了,这个人叫姚老二,我这次来就是奔着他来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