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古眼:拥有一双看透世间一切赝品的眼睛后》
第1795节

作者: 金元宝本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哈利波特里面的魔法棒、飞行扫帚……
  还有各个跑车的模型……
  琳琅满目的东西看得金锋一阵阵的眼花缭乱,暗地发笑。
  这就是没历史没文化的最显著的象征。

  没有历史可以挖掘没有文化可以传承,只得收藏这些无聊的东西。
  逛了一圈,金锋出手了。
  这些东西都是标注了价格,没人看守,相当于超市买东西,只管付账就行。
  放在这里的东西一般都很便宜,有的更是超级便宜。
  花了二十刀买了个明代嘉靖时期的小碗,二十二刀买了个醴陵的花盆,三十七刀郎买了件翡翠冰种的三足金蟾雕件。
  三件东西加起来的价值那是肯定上了百万的。
  醴陵的花盆是民国时期的老物件,现在国内很少见,绝对的高货。

  在1915年的时候,醴陵瓷器扁豆双禽瓶跟茅台酒一起拿下了万国博览会的金奖,也算是给国人争了一口气。
  醴陵窑口的瓷器有三千多年的历史,但真正发力却是在民国。
  熊希龄跟醴陵举人文俊铎在从小鬼子那边考察归来以后,把醴陵作为试点,开办了神州第一所的官立瓷业学堂,成立了公司,引进了小鬼子的全套生产线,还聘请了小鬼子的技师以及瓷都那边的工匠。
  结合本地瓷土的特点,从而创造出了冠绝古今的釉下五彩。

  文俊铎是当年公车上书反对签署马关条约的数千米举人之一。
  熊希龄在辛亥革命后则成为了民国的总理。
  这两个人对醴陵釉下五彩的创造也是有着自己的贡献的。
  后来醴陵瓷器被誉为国瓷,足见他在神州瓷器史上的地位。
  在民国时期,醴陵瓷器屡屡在国外获奖,被誉为神州瓷器的新高峰,引得全世界竞相下单购买,大有跟瓷都一较高下的态势。
  现如今醴陵瓷器在国内的价格还真的不低,尤其是七八十年代那些年生产的东西在圈子里的认可度很高。
  因为那时候醴陵瓷器都是历营单位,质量非常的靠谱,不像现在那些瓷器,不是大红就是大紫,俗气。
  至于最大的那个漏则是冰种黄加绿的三足金蟾。
  个头足有两寸,宽也有五十厘米出头,雕工是老工,至少也在清中期那会去了。
  那时候的制玉师们个个都有两把刷子,不像现在的工匠只是照搬前人理念和套路。
  金蟾的设计非常的巧妙,完美的把黄翡利用到了极致,金蟾背部和眼部那些绿点更是画龙点睛一般,将整个金蟾的气势凸显得栩栩如生,就像是活了一般。
  这个东西花了金锋三十七美金,那肯定是大漏了。
  逛完了古董店,时间还早,金锋又去了另外一个地方。
  那地方就是非常著名的古董集市加典当行。

  第一帝国表面上看起来是那么的大咧咧,就像是合金大铁头诺曼一般,一言不合就开干开片。
  但仔细的的观察的话,这个国家又有他的精明之处。
  就拿这个古董集市来说,比起神州来说可就要灵活得多。
  这里不但有各种各样的古董小店,更有诸多典当行的存在。
  在这些古董小店里不但能看到很多荒诞怪异的玩意,还能在典当行里看到更加不可思议的东西。

  人们可以把任何他觉得有价值的东西带到这里来,交给古董小店的老板去做鉴定。
  跟小店的老板谈不好的话,旁边就有典当行,他们什么都收。
  无论是老钞票还是老邮票,亦或是其他的旧书籍、旧画报什么都能卖,什么都能当。
  放在国内来说,这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走了一圈金锋发现了太多太多好玩的东西,嘴角一直翘着。
  走遍了全世界各个地方,唯独这里给自己带来了欢乐。
  捡漏,本来就是一件很欢乐的东西。

  有一个老头带来了一把中世纪的银制餐刀,交给古董小店的老板估价。
  古董小店老板在听完了老头的讲述之后,找来了另外一个鉴定师给了价格。
  老头要价三百刀郎,古董小店老板却只给五十,两个人简单的交流了两句之后便自以九十刀郎的价格成交。
  这属于正常操作。

  奇葩的是一个小女孩带着自己的一个卡通小火车来到一家古董小店,要求换取两千刀郎。
  而古董小店老板在经过鉴定之后,竟然毫不犹豫的就成交了。
  这简直就刷新了金锋的三观。
  听到古董小店老板介绍以后,金锋这才明白过来。
  原来这个卡通小火车竟然是乐高公司制造的最早的一批金属火车,现在几乎已经绝种。
  而拿到了这个古董火车头的老板笑得嘴都合不拢。
  这东西,是绝品,两千刀郎买回来转手至少能赚五倍。
  这些情景落入金锋的眼里,金锋也发出心底的感慨。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真的是长见识了。
  怪不得七世祖那小子在星洲斗宝之后把李圣尊家的玩具博物馆全部搬空,童心未泯是藏在每个人心底最深处的执念。
  望着小女孩跟她的父亲开心的走远,再看看古董小店老板的欢愉的表情,金锋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就在小女孩走了不久之后,一个中年人兴冲冲的赶到了这里。
  当他看见那个古董火车头的时候,双手紧紧的捧着放在心口,一个大老爷们竟然在这一刻激动得哭出声来。
  随后这个中年人爽快的签下了一万五千刀郎的支票递给了古董小店老板,并且一个劲的说着感谢。
  这些在自己眼里毫不知情的玩意,在喜欢她的人眼里却是珍贵的无价之宝。
  金锋在这一刻忽然觉得,收藏的意义其实不是在于收藏,而是在乎快乐。
  这个想法仅仅只在自己的脑海中一闪而逝。
  自己收藏不仅仅为了快乐,还为了报复。
  也就在这个时候,金锋的目光无意停留在两点钟的方向,心头咯噔了一下。
  慢慢走到斜对面一家小小的古董店铺门口,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对老两口。
  由于这里的古董集市店铺面积普遍偏小,最大的也不过十几个平米。

  在这种情况下,宽敞的通道就成为了古董小店老板们谈生意的地方。
  摆上一张茶几和几张小板凳,倒上两杯咖啡,双方就开始拉锯战。
  现在坐在茶几旁边的就是来卖东西的。
  这家古董小店的老板还是个名人,从他店铺里悬挂的照片上来看,他曾经上过第一帝国全国的古董鉴宝大会。
  那可是第一帝国五年才会举行的古董鉴宝大会,就跟神州的鉴宝类栏目一样,深入到每一个城市甄选出最好的宝贝。
  在上一次的全国鉴宝大会上,有一位老头拿出来了一套各个时代的犀角杯,被苏富比和佳士得的鉴定师估出了天价,并且两大拍卖行还愿意出资一百五十万刀收购。
  老两口面前摆着一个二十来公分长的首饰盒,里面放着一个巴掌大的敞口杯子。
  杯子的形状像极了芭蕉的叶子,长差不多有二十公分,宽得有七公分,高度也在五公分左右。
  整体呈现出椭圆形状,口沿一侧扁扇形柄,器口镶银鎏金包边。
  材质看着像是玻璃,非常的晶莹剔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