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506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哦,记住了!”萧晋很是认真的点了点头,然后抬脚就踹翻了宁鸿振的板凳,让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你他娘的也知道自己现在是囚龙村的村长助理啊?诸位大人远道而来,你作为巡抚衙门指派的村官,不知感恩也就罢了,竟然还要坐在桌上吃饭,什么意思?是想表达你看不起我们村,更看不起村长助理这个职位吗?”
  祠堂前的小广场虽然是用土堆起来的,但经历过几百年的风吹雨打,早已坚硬的如同水泥一般,宁鸿振猝不及防之下摔的这个屁股蹲儿,受力点正好是尾巴根,这个疼哦,用“钻心”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

  他惨叫一声,冷汗登时就从脑门上滑落下来,好不容易在边成业的搀扶下站起身,瞅见萧晋脸上的笑容就再也压不住怒火,大喊一声“我跟你拼了”就要扑上去,力气大的让边成业都险些拉不住他。
  萧晋抱着膀子,脸上毫不掩饰猫耍耗子般的戏谑。
  “萧晋!”这时,宁鸿振桌上一个长着酒糟鼻的中年人站了起来,怒斥道,“你这是什么态度?衙门给你们村指派村官,是要帮助你们村的村民接触和学习到先进的文化和经验,以免与山外别的村庄脱节,我倒要问问你,这么百般羞辱宁助理,就是你的感恩态度吗?”
  萧晋记得,刚才马建新介绍这个人时说他是省城商务厅的一位主任,姓孙,但凡江州巡抚衙门有必要干涉的投资或商务行为,都必定会经过他的手,典型的级别不高但权力不小、油水也很大的肥官。
  “感恩?”冷冷一笑,他反问道,“早在几十年前,太祖在开国之前就曾讲过‘人民要当家做主’这样的话,你们身为人民的仆人,在人民的供养之下做了一点本就该做的本职工作,却要求人民对你们感恩?那我倒要请问一下孙主任了,在你的眼里,难道这个国家真正当家做主的人是你们吗?”
  当家做主的到底是谁,这是一个所有人都心照不宣的秘密,也正因为是秘密,所以就算人人都知道,也不能明说出来,尤其是当老爷的决不能承认。
  孙主任的酒糟鼻好像瞬间就扩展到了全脸,瞪眼道:“你……胡说八道!我的意思明明是说人家宁助理是不辞辛劳的来帮助你们的,你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辱于他,这是何道理?国家的主人的当然是人民,可你的行为又有哪一条符合‘人民’这两个字?在我看来,倒是和需要‘被**’的那一类非常相似呢!”
  这就是真正的官老爷跟宁鸿振那样的雏儿之间的区别,上纲上线倒打一耙简直就是必备技能,好在萧晋不是官,而是个流氓痞子。

  “我们需要他的帮助吗?”简简单单一个反问,就把孙主任噎的险些被口水呛住,“刚才杨主管也说过了,我们村的人均收入比许多城里人都要高,现在山路已经开始建设,悬崖电梯的主体工程也已经完成,最多两三个月,囚龙山就再也无法成为囚龙村村民接触外面世界的阻碍。
  至于孙主任口中的先进文化和经验,如果是你亲自来做,勉强还可信一点,宁鸿振有什么?农村生活的经验?还是当村长的经验?一个四肢不勤五谷不分的官宦子弟,不过是上了个大学而已,在孙主任眼里就算先进了吗?如果真是这样,那爷儿可真要为巡抚衙门感到悲哀了,鼠目寸光到如此地步都能窃居高位,领导们的眼睛都是瞎的吗?”
  “大胆!”孙主任重重地一掌拍在桌子上,目呲欲裂,一身正气,“萧晋,你竟敢毁谤衙门,妄议政令,知不知道我现在就可以以寻……”
  “寻衅滋事罪嘛!我懂,弹性这么大的、意义又如此不明朗的律条,原本就是专门发明出来给你们用的,不用白不用。”萧晋冷冷的打断道,“正好,天石县的边局长已经在了,孙主任大可以直接命令他把我抓起来。”
  孙主任一滞,脸色就慢慢的由红转成了白,又从白变成了青。
  萧晋是什么人、有多大的能量,他心里清楚的很,前任长史金景山都倒下了,他又算什么?只不过他在衙门里属于巡抚一系的官员,巡抚的侄子被当众那么欺负,必须站出来有所表示才行,只是没想到萧晋竟然一丁点的面子都不给,话赶话到了骑虎难下的地步,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真让边成业把萧晋抓起来?笑话,就算不怕萧晋的事后报复,万一人家边成业不听命令怎么办?毕竟人家是天石县的官员,而他也不是司法系统的,按照规矩,他只能老老实实的报警,没资格直接下令。
  就这么认怂?那之前站出来干嘛呀?丢人不算,马屁也没拍好,简直愚蠢到了极点。

  “萧老师!”就在这时,老好人杨德厚又开口了,只听老头儿呵呵笑着说,“年纪大了,身体不行了,才走了几个小时的山路,肚子就要造反,萧老师,你们要是还有话要谈,那尽可以继续,但我可不等你们了,好酒好肉在前,只能看不能吃太折磨人啦!”
  到底是老官油子,话说的两边都不得罪,也没有仗着自己的品级压人,只是拿年纪说事儿。你说人家一老头儿都这么可怜了,萧晋还好意思继续么?不敬官位起码也得敬老嘛!
  “哎呀真不好意思,大家赶紧动筷子吧,千万不要客气!都是村里自有的东西,没啥卖相,胜在纯天然,味道还不错,诸位大人一定要多吃一点啊!”萧晋笑呵呵的招呼完,扭头就瞪了仍然被边成业拽住的宁鸿振,训斥道:“傻了你?还愣着干嘛?赶紧给杨主管和诸位大人倒酒啊!”
  宁鸿振差一点儿没骂出娘来,好在他还不算太蠢,在场的众人中,他年纪最小,更谈不上什么资历,伺候未来的官场前辈吃饭喝酒本就是应有之义,如果断然拒绝,或许没人怪他,但心里难免会有那么一点点的不舒服。
  还是那句话,他的巡抚大爷不可能照顾他一辈子,将来路途走的怎么样,还得看他自己。
  甩开边成业的手,他重重哼了一声,来到杨德厚这桌拎起了酒坛子,开始按照品级高低的顺序倒起酒来。
  有句话叫“能忍常人所不能忍,就能成常人所不能成”,宁鸿振的态度够了,但毕竟还是太年轻,倒酒的过程中整张脸都是黑的,谁看了会舒服?
  反正马建新就在心里一个劲儿的摇头,因为他知道,这种情况下,宁鸿振要么装血性跟萧晋拼命,要么就扮城府选择隐忍,不管是哪一个,都能给人留下不错的印象,只可惜,这位少爷偏偏选择了最不该选择的应对方法,自以为是稳重智慧,却把什么都写在脸上,瞎子都能看出来他既没脑子为人又怂,在场有一个算一个,只要是将来想干点实事的老爷,就肯定不会选择重用他。
  日期:2018-10-01 07: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