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505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试想,他们可是官耶!虽然大清早就亡了,官变成了为人民服务的公仆,可在大部分的老爷心中,依然当自己是父母官,既然都是父母了,遭受子女如此冷漠对待,怎么可能不怒?
  宁鸿振就很愤怒,尽管他还不是官,却感同身受,认为自己也被羞辱了。然而,当他悄悄走上前打算说几句话窜窜杨德厚的火时,却发现这位胖大人模样依然笑呵呵的,饶有兴趣的打量着路两边的房屋,仿佛在游览参观一样。
  萧晋不让村民们出来,只是不想在这帮老爷身上废太多事而已,全都气跑了最好,可不管怎样,他都没办法真严令所有的人都不得出门,比如那些在东山上修路以及建造校舍的工人和村民们就不能拦,老族长可没多少时日了,必须加班加点才行。
  杨德厚领着一帮人特意去了校舍的工地,拉家常一般跟几个休息的村民聊了几句,还用人家的碗喝了几口绿豆汤,一点都不嫌脏。

  “我算是看出来了,怪不得我们打着扶贫致富的旗号也没人欢迎我们,感情我们就不该来呀!”
  一行人跟着萧晋来到祠堂,杨德厚特意为梁氏的列祖列宗上了柱香,然后才来到祠堂前小广场早就准备好的桌椅前坐下。“这里的女人每个月光绣活就能赚四五千,再加上男人们修路盖房子的薪水,每家每户月收入至少也得七八千,可比城里的很多人都要强了,身为本地的管理者,对治下百姓现状无知若此,马县令,我们都应该检讨啊!”
  马建新表情尴尬的连连点头:“是是,这是我们工作室的疏忽,应该检讨,应该检讨!”
  身为一省民科主管,就算这位四品大人真是位混日子的官油子,也不可能在来之前都不知道囚龙村已经脱贫的事实,旁的不说,光是天石县按照政策优惠给这里的免税记录都能证明一切了。
  因此,杨德厚口中的“不该来”,当然是另有所指。
  萧晋笑笑,亲手给他倒了杯茶:“杨主管,您是明白人,这事儿它操蛋就操蛋在这儿了。囚龙村的人均收入虽然上来了,但毕竟才刚刚开始,只要衙门的贫困地区记录里一天不把它的名字去掉,那它在账面上就是个贫困村,还谁都挑不出理来。至于劳民伤财什么的,说句可能惹您生气的话:老爷们在乎过么?”
  “这话可就偏激了,所谓‘为官一任,造福一方’,我认为,只要治下百姓能安居乐业,就当得上一个‘好官’的评价,萧老师以为如何?”
  萧晋撇了撇嘴,掏出烟盒来,见杨德厚摆手表示不抽,就叼进自己嘴里一支,点燃道:“不瞒您讲,我之前也和您的看法一样,所谓‘不管黑猫白猫,只要能抓到老鼠就是好猫’,但那是因为事情没落到自己的头上,现在人家把爪子伸到了我的碗里,那这事儿可就得另说了,就算是千年不出的青天大老爷,该斗也是得好好斗一下的!”
  在一个刚刚认识且混体制多年的官员面前说这种话,萧晋不可谓不交浅言深,在旁人看来甚至都显得有些愚蠢。一开始马建新还隐晦的给他使了个眼色,见他根本不予理会,也无可奈何。
  反观杨德厚,却仿佛也变得和萧晋一样愚蠢似的,余光瞟了眼正一脸嫌弃的拿着纸巾在旁边桌子前擦拭板凳的宁鸿振,压低声音道:“萧老师,实不相瞒,关于你的情况,在来之前我也是特意了解过的,‘人杰’二字放在你的身上绝不过分,所以,我很不解,不过是一粒沙子而已,除了碍眼之外,对你没有丝毫影响,为何你的态度却如此的不……不明智呢?”

  “杨主管是想说我不识时务吧?!”萧晋很是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其实,原因很简单,甚至有些幼稚,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这是个原则问题。
  刚才在村口您应该也听到了,我是打算老死在这山中的,如果说巡抚大人或者衙门里的某位老爷想在我的公司里给亲戚安排一个职位,那绝对没问题,白拿工资不干活都行,可事关自己的家,意义就完全不同了。
  我爱这个村子,也爱这个村子里的人,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有我的心血在里面,说它是我人生中最宝贵的一方净土都不为过,任何人,不管是谁,不管他有多大的势力或权力,胆敢染指玷污这里,就都是我的敌人!”
  杨德厚眼中掠过一道意味难明的光芒:“哪怕为此付出巨大的代价?”

  “不惜一切!”萧晋嘴角冷冷勾起,“当然,事情才刚刚开始,最后付出代价的是谁,不也不好说么?”
  杨德厚一怔,继而笑了起来,拍着他的肩膀感叹:“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呀!”
  说话间,四个村里的男人抬着两个带笼屉的大锅来到了小广场,锅盖掀开,一个笼屉里面摆满了雪白的大馒头,另外一个笼屉里却是几十只红通通的河蟹,而在那两口锅里,则都是炖煮的大块山羊肉。
  小广场上顿时香气四溢,萧晋和边成业一起把吃的摆到桌子上,然后从桌下拎出一个坛子,刚要打开封口,却被旁边马建新一把给抢了去。
  深吸一口酒香,这位县太爷便满脸兴奋的对杨德厚道:“杨主管您不知道,这是名符其实的桂花酒,里面还有好几味名贵华药,是萧老师爱人亲手酿制的,等闲一般人可喝不到哦!下官曾经有幸喝过一次,从那之后再喝别的酒就跟喝水差不多了,本以为什么时候还得腆着脸管萧老师讨要一些,没想到今天倒是沾了您的光,几十公里的山路到底是没白爬呀!”
  “哦?是嘛,那可要好好尝尝!反正咱们来这里也没什么事儿,权当散心游玩好了。”杨德厚说的十分豁达,好像一点都没有把囚龙村的慢待放在心上似的。
  边成业从旁边的桌子下也拎出了酒坛子,打开后第一个就要往宁鸿振面前的碗里倒,却不料忽然一只手伸过来抬起了坛子口。
  他扭头一看是萧晋,就明白自己拍宁鸿振马屁的行为惹这位不开心了,不由苦起了脸:“萧先生,您……”
  萧晋不理他,就那么居高临下的看着宁鸿振:“宁大少爷,请问你来我们村是干嘛的?”
  宁鸿振知道这货肯定又要针对自己,可一时也想不出他这么问的目的是什么,只好以不变应万变,讥讽道:“你不但没素质,记性也不好吗?”
  “真不好意思,小爷儿只会记应该记的事情,草丛里的虫子多了去了,要是哪只叫唤两声爷儿都得记住,还有时间干别的吗?”
  “你……”宁鸿振终于明白了,论起斗嘴,自己肯定不是萧晋这种地痞流氓的对手,为免被气死,便做出一副“老子不跟low货一般见识”的姿态,淡淡的说:“我是通过本年度江州省大学生村官考试选拔,江州巡抚衙门指派来囚龙村担任村长助理的,萧先生这回记住了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