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监里的男狱警》
第1283节

作者: 武学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年轻人在我旁边絮絮叨叨说着话,他说着说着,忽然脸色变了变,他盯着素筝那两个字,呢喃着说:“哎...素筝...我好像在哪里听过呢...”
  念叨了半天,年轻人突然一拍大腿:“哎卧槽,我想起来了,我当时看秀展品牌的时候,好像看到过素筝的名字,哥们儿...那个牌子,是不是你们啊!”
  时装周就这么几天,总共几场秀展,最近国产茫茫多的牌子,不可能全部的牌子都安排,也并不是所有的牌子都会出秀款。
  秀展的名额是有限的,当时我和余筝花了好大力气,才从中抢到了一个。
  为此,余筝不知道搭了多少人情,给出的好处也绝对不少,最起码能在安水买上两套房了。
  这些努力,只为了换上一个给素筝露脸的机会,当然...我相信这些付出绝对值得!
  那哥们羡慕嫉妒恨的看着我,嘴里不停的念叨:“就是你们没错吧,你们这名字这么特殊,我不可能记错...”
  “嗯,应该就是我们了。”我含笑承认。

  那哥们儿嫉妒的表情都快写在脸上了,他酸溜溜的说:“行啊,都能弄到这个名额,没少花钱吧...花了多少,有一百万没?”
  之前我顾忌着面子,还跟他随便聊几句,可他越说越酸,我也不打算理他了。
  见我不说话,这哥们儿反倒越发的来劲,他貌似语重心长的说:“我给你句过来人的忠告,如果衣服不行,就算花再多的钱上秀展,同样都没用,该没有人来买,一样没人来买。你们是新牌子,新人设计师就要脚踏实地,这牌子设计师不是你吧,哎...走了弯路喽...”
  我的眉毛微微皱了皱,我不理会这哥们儿,他反倒蹬鼻子上脸了,说起来没完没了!
  “只有实力不行的人,才会说这种丧气话。”我脸上带着微笑,说出的话却异常的尖锐:“设计的衣服不行,所以才会怕别人给机会,因为给了机会也只是上去丢人现眼,可是实力出众,只要拿到机会,就会立刻出人头地。”
  这年轻人脸色一变,他恼羞成怒的看着我,大声斥责:“你说谁呢?说谁实力不行?我作为过来人给你点经验,你竟然这么狂妄!你是这牌子的设计师么?就你这点水平,在这行肯定走不远!”
  我正想把这无理取闹耽误我干活的哥们儿赶走,忽然旁边传来一道清冽的声音。
  “谁家的狗没看好,跑这儿来汪汪叫!”
  我脸上露出一抹笑意,侧头看去,余筝踩着一双高跟鞋,哒哒哒的往这边走来,她冷眼看着那大放厥词的年轻人,张口直接出声讽刺起来!
  余筝素来不是什么好脾气,当初她还在监狱的时候,我们身份不同她都敢跟我硬顶,更别说现在她已然是自由身,对着的也是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设计师了。
  别说,她此刻的风范还真有点女王的气场。她穿着一身就剪裁合身的职业装,头发束成高马尾,服帖的绑在身后,那双凤目里面颇有威势。
  这几天的前后调度,加上跟会场的相关人员沟通,让她越来越找回了当年的自信,这自信一旦回来,她整个人就越发的脱胎换骨。
  这年轻人被她眼神逼视,一时间竟张口结舌的没有出声反驳。
  “回来啦,准备的怎么样了?”我含笑对走到我身边的余筝问。

  她去跟工作人员商讨会场的布置问题,时装周一共五天,我们被安排到第四天,开幕秀是国产知名品牌鄂尔少斯的大秀,这个牌子主打羊毛和羊绒材质的服装,本来是走中老年路线,舒适为主,可是近年来却逐渐变换了风格,想开发年轻人的市场。
  去年这个牌子更是大手笔,直接出钱把英国顶尖品牌巴宝莉的首席设计师给挖了过来,尽显土豪本色。
  在这名设计师加盟之后,鄂尔少斯的风格变换极大,不知道的简直以为换了个牌子。原本是没什么设计感的简单款式,现在走起了剪裁精致设计感十足的高大上款式。
  销量如何另说,这在时尚界的影响力咔嚓一下就上去了...
  可万丈高楼平地起,罗马也不是一天建成的,想要在一向排外的时尚圈打开名声,哪儿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也要一步步的规划,所以...这一年多以来,鄂尔少斯抓住一切的机会要推介自己,包括这次在沪上举行的时装周,他们也很是重视,直接砸钱把开幕大秀给包了下来。
  当然,就算不砸钱,作为原巴宝莉的首席设计师,也完全有资格站稳第一天的名额。
  那么知名的设计师,当然会有自己的要求,包括舞台也是一样,鄂尔少斯花了大价钱,把舞台布置的美轮美奂,见过的人都会啧啧称奇,感慨土豪就是土豪,真***有钱。
  他们布置好了舞台,后面的人们一般就会选择不再改动舞台,那么昂贵的布置,顺带用了也会提升自己的品牌价值。
  可是余筝不是,她坚持要用自己设计的舞台,按照她的说法,就是风格不搭。风格不同的舞台,会毁了她的秀展,因为中心思想是冲突的。
  余筝的想法让工作人员很不理解,甚至其他开秀展的几个设计师也暗地里骂余筝傻和装,他们的想法很简单,因为他们自己是杂牌设计师,就把余筝也当成了跟他们同样的存在,都是花钱来给自己品牌打广告的。
  反对最厉害的还是最后一天那个牌子,本来能用好舞台,现在变成余筝的了,谁知道余筝的舞台是什么样的,所以那人不同意。
  对此,余筝完全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一直坚持自己的想法。
  她三番两次的去跟工作人员沟通,就是为了说服最后一天那个品牌。

  听了我的问话,余筝撇了撇嘴,说:“傻子一个,他怎么知道花钱多的一定就是好的,我看了他的服装,明显是我的风格更适合他,死活就是不同意。”
  “不行就换时间呗,咱们最后一天,让他们来第四天。”
  “那更不行了!”余筝无奈的说:“这里面的说法可大了...”
  “整个时装周里面,最好的是第一天开场,第一天的关注度最高,看的人也是最多的,后面的就要少很多。而除了第一天之外,就要属最后一天的关注度要高一些,剩下的中间那些天,如果不是有特别关注度的东西,基本上除了给钱的媒体之外,就没多少人了。。。”
  “所以他才会不要跟咱换?”
  听了余筝的解释,我瞬间明白了其中的猫腻,看来这次沪上的时装周关注度并不是很高,基本上还是属于政治工程,要是换了巴黎时装周,哪一天人会少?
  “对啊。”余筝点了点头:“跟他说了半天都说不通。”

  “不行就给点钱嘛,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余筝白了我一眼:“你是什么时候变成这种土大款的思维模式的。。。不过倒还真行,等我回头去试试。。。”
  我和余筝在这边聊着天,刚才被我晾到一旁的年轻人顿时不乐意了,他被余筝讽刺成了狗,估计是没想到余筝竟然会直接开口骂他,在那里脸红一阵白一阵的杵了半天,后来看我们半天没理他,加上也实在忍不住气,于是开口大喊起来:“你们。。。你们说谁是狗?”
  日期:2018-10-01 07: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