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名艺术治疗师,谈谈我见的那些命案》
第8节

作者: AI文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茫然地又喝了一杯水后,走到了主卧。一直没睡,只在快黎明的时候,半梦半醒间,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满脸是血地看着我冷笑。有无数双手斥责着我“杀人犯!”我急得大叫:“我不是—我不是—姐姐救我!”猛地惊醒,一身大汗。
  韩牧之冲进来:“怎么了?梦到可怡了?”

  我抹了抹头上的汗点点头。韩牧之有丝犹豫地看着我:“要不要告诉她,让她回来陪陪你?”
  “不要!”我直摆手,“不要,你千万别告诉她。我不想她担心。”韩牧之点点头。
  很快洗漱收拾完毕,一早,韩牧之带着我到了公丨安丨局滨海区分局刑警大队,找到了杨意泽。看到我们过来,杨意泽有些意外,把他们的队长白警官请来,向我们做情况介绍。白队是个精瘦的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语气平稳而不动声色:“我们也正想请辛医生过来协助。之前贺小敏的心理治疗,不知道是否有什么线索或者进展?”
  我顾不得回答,直接问道:“她真的是自杀吗?确定吗?”
  白队点头:“这个不存在疑点。昨天中午,贺小敏的母亲在厨房做饭,恰好邻居来借东西,两个人在门口说话的一会功夫,也就两分钟,贺小敏跳了下去,母亲和邻居都冲了过去,但是,门口和窗户有一段距离。”白队叹了口气,“楼下很多人都看到了。”
  日期:2018-09-27 11:02:16

  我微蹙眉,小敏的性格,怎么会这么决绝?韩牧之问道:“不做尸检再确认一下吗?”
  “这种情况没必要强制尸检,而且死者的母亲强烈不允许尸检。”白队说着,“很明晰的自杀案件,我们会尊重家人的意见。”顿了下,又补充道,“派出所接到报警后本来可以直接处理,但是考虑到之前贺小敏的**案,就移交到我们这里合并办理。我们在现场勘察和调查之后,确认没有疑点。”
  韩牧之又问着:“贺小敏在死前有收到别人的电话或者网络联系过什么人吗?会不会是教唆自杀?”
  白队的脸色沉了一下:“贺小敏家里没有电脑,电话自从**案之后就被我们送去做技术分析了,她手里没有其它手机。而且自从**案后,贺小敏的母亲就放下工作,每天在家一刻不离地陪着她,唯一的外出就是找你们治疗。贺小敏现在能接触到的外人,除了丨警丨察,就是辛女士了。”我的脸没来由地红了。
  “那,贺小敏之前的强bao案,还会继续调查吗?”我问道。
  日期:2018-09-28 14:29:14
  “当然会。但是现在受害者死了,更难查了。”白队看向我,“所以我们要找你,之前和贺小敏的接触中,有没有什么线索可以提供?她有没有怀疑过什么人?除了你,没人和她说过话,包括她母亲。”
  “没有。”我摇头,“我不敢去提及那件事。而且我们的诊疗,刚刚到了心理建设的中级阶段。我只能做到让她建模,把情感转移到模型上来。”无力感,懊悔感,一起涌上。“对了,小敏有留下她的画吗?我能看看吗?”
  白队给杨意泽一个手势,不多时,杨意泽拿来一个档案袋和一双手套,我戴上手套打开,是小敏留下的画。一共有十几张,各种图案都有。而且小敏有个习惯,会在右下角标注日期。
  我反复看了几次,看着白队坚定地说着:“我可以用我的从业资格保证,小敏不可能自杀。”
  “为什么?”杨意泽惊讶地问,而白队则只定定看着我若有所思。
  日期:2018-09-28 14:29:40
  “你们看,”我指着前面几幅画说着,“7月20日,我给小敏做了第三次心理治疗,引导教会她用凝缩的方式,把内心的情感投射到绘画中进行宣泄。小敏感悟力很好。这次之后,她的画越来越明朗地能表达情绪。这幅画,21号画的,黑色大门,一把大锁,这天她心情极度晦涩,但画面偏左,右边大幅留白,表示内心还没有绝望,还有一丝期待。”
  我翻到最近的一幅画:“这是昨天画的,应该就在她自杀前不久,画面饱满,布局匀称,色彩饱和度高,主体温馨小屋,找到自我归属的投射,内心明朗确定,怎么会走上绝路?”
  “会不会是觉得死了以后挺好,所以画的是另一个世界?”杨意泽不确定地问。
  “不会。”我很肯定地指着画面,“所有的意像,都源于现实世界,太阳,草地,玫瑰花,房子,烟囱,海滨,关键是,”我指着海边的一处,“这里还画了一个婴儿车,如果是死后的情形,难道还要在另一个世界里生孩子?”

  日期:2018-09-28 15:34:15
  白队低头沉思了片刻,对我说道:“你的意见,我们再讨论讨论。我还有其他事,先出去一下,你如果想到什么线索,记得联系我。”说完报了他的手机号,我记下来之后他匆匆离开。
  杨意泽送我和韩牧之出去,我忍不住问他:“这很明摆着,不是自杀,你们还要讨论什么?”
  杨意泽挠了挠头,下定了决心似的对我说道:“辛老师,不怕你生气。主要是你这个什么艺术,白队一直觉得不靠谱,说画个画就能看出想什么,和测字算命的瞎子似的。”
  我一口气憋在嗓子眼,紧紧攥紧了拳头,杨意泽忙又说:“我不这么看,我亲眼见过你让贺小敏说话,我信你。但白队不信啊。而且警队里也有人和小敏妈妈一样的看法,觉得是你把小敏治得更抑郁了,还说早知道这样,不如不治。”
  韩牧之脸色难看地问道:“那尸检,还做不做?”
  日期:2018-09-28 16:20:28
  “我也不知道。白队之前做了决定,虽然辛老师提出了异议,但这毕竟不像传统证据,看得见摸得着,这个有点儿玄。我看依白队的性格,够呛。”杨意泽叹了口气,对我说道,“有什么消息,我会告诉你。”
  我还想说什么,韩牧之扯着我离开了。我坐在他的车上,气不打一处来:“没文化,真可怕。艺术治疗是一门科学,不是算卦。真不知道这些丨警丨察怎么想的。你干吗不让我和他再说说。”
  “有什么意义?说了有用吗?你已经尽到你的职责去提醒,你又不是丨警丨察,没义务破案。”韩牧之很冷静,“别去多管闲事。我们已经确定小敏没有自杀倾向,你就不必背心理包袱了。至于真相怎样,是丨警丨察的工作。”
  我没吭声。我可以让自己心安吗?
  车停在了小区楼下,韩牧之说着:“今天别去驿桥了,在家里歇一天。”我点点头,在韩牧之的注视下走进了楼里。
  我在楼上看着韩牧之的车缓缓离去,拨通了陆曾翰的电话:“你可不可以帮我个忙?”我内心纠结而犹豫,让陆曾翰帮忙说服小敏妈妈同意尸检可以吗?
  “我没空。”陆曾翰毫不犹豫地拒绝了我,甚至都不问我什么事。
  我的胸口又被顶得喘不上气,顿了顿说道:“小敏的事,你知道了吧。”
  陆曾翰冷笑了一声:“知道啊。现在不仅我知道,估计全南城的人都快知道了,有个艺术治疗师把人治死了。你快出名了。”

  “不是我。”我的声音很轻,却百口莫辩,“真的不是我。”
  “不是你是谁?”陆曾翰说得竟然来了气,“你是怎么治的?治不好也就算了,还把人治死了。你不会做噩梦吗?我决定终止我的治疗,搞不好把命都治没了。”
  陆曾翰劈头盖脸的话把我心里的犹豫一击而空,气涌上来,我脑子一热说道:“我看过小敏留下的画,她绝对不是自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