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名艺术治疗师,谈谈我见的那些命案》
第7节

作者: AI文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对邹昱凯是带了滤镜的。不足为信。”我摇摇头,“他极有可能睡醒后去强bao贺小敏,再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回去睡觉。”
  “嗤!证据呢?”陆曾翰不屑一顾,“贺小敏房间内外都没指纹,昱凯的房间内外门把手都没昱凯的指纹,说明昱凯根本就没出去过。再说了,昱凯和贺小敏,还需要强bao?昱凯只要勾勾手指,贺小敏就会爬上床了。”
  “喂!”我皱眉低声说道,“你不要出语伤人。”顿了顿又问道,“那个肖岩冰呢?他是谁?”
  日期:2018-09-25 00:22:38
  “肖岩冰是华洋集团老板的小儿子。他嘛,倒是有动机,他平时言语挑逗贺小敏是常有的。不过他那天没作案时间,他整晚带了三个妞儿在溜冰。”陆曾翰看我笑得玩味。
  “溜冰?别墅有冰场?”我不解,有钱人的娱乐太随心所欲了。

  “啧啧,辛医生真是纯情。”陆曾翰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砸着嘴,“溜冰,冰-毒。第二天丨警丨察来了还神志不清呢,尿检全特么阳性。”
  “会不会是他吸丨毒丨后兽性大发?”冰-毒,对我来说是一个不能再陌生的词,但从陆曾翰嘴里说出来云淡风轻。
  “你见过吸丨毒丨的人吗?”陆曾翰像看怪物似的看了我一眼,“你没见过我告诉你,吸丨毒丨的人和二傻子似的,还能干捂眼睛、抹指纹这种高难度高智商的事儿?再说,肖岩冰和那三个妞儿一晚上没出房间,互相是证人。”
  “那最后那个什么周世明呢?”我问道。
  日期:2018-09-25 00:31:27
  “他是开车走了以后半小时又折返了,说是落了东西。不过他只在一楼大厅取了东西就走了,没上二楼。”陆曾翰说道,“一楼有两个女生看到了是证人,随后还搭了他的车一起走。”我正要说话,陆曾翰抢着说道,“你一定要说,他离开的那半小时有可疑,也许没离开是上了二楼施暴,丨警丨察起初也这么想,后来在别墅门口的监控里看到他开车离开又返回来。”
  “不是,我不问这个。”我笑笑,“我想问你在哪儿?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昱凯和肖岩冰都被请进局子里录了几回口供了,我和昱凯的关系,还能不清楚。至于我那晚,”陆曾翰又浮上了一丝格外轻佻的笑,“我在洗浴中心睡着了。”

  猥琐男。我心里暗暗骂了一句。陆曾翰转而正色说道:“不过昱凯这次受影响很大。虽然表面看没什么证据,但不少人私下传言昱凯搞不定贺小敏,才用这种下三滥手段。现在老头子也对昱凯有些微词。”
  日期:2018-09-25 16:39:59
  “那邹昱凯和小敏到底有没有交往?”我问道。
  “他和贺小敏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昱凯是动了真心。什么好的,贵的,都买给她。不过呢,这个贺小敏也很聪明,欲擒故纵,拿捏得很好,弄得昱凯要死要活的。”陆曾翰说道,“至于详情,我哪儿知道。”
  陆曾翰玩世不恭评价小敏的样子很是讨厌,我皱眉提醒道:“请你尊重一下。”
  “你懂个屁。”陆曾翰有些烦躁,“好了,你想听的也说完了。回去好好治治贺小敏。”转而勾唇哼了一声,“你还真是什么都不知道,那个小丨警丨察嘴真够严实的。”说完竟然头也不回地走了。
  我看看已经黑下来的天,赶紧也跟在他后面走出了这片废弃区。返回驿桥,和韩牧之一起吃了餐日料后,韩牧之开车送我回家。
  我和韩牧之走到小区门口,拿出门禁刚要刷卡,忽然从一旁的灌木丛里窜出来一个东西,向我扑了过来。我还没看清,韩牧之扯着我闪到了一旁。我借着楼道前的灯看清后,吓了一大跳。
  一个形容枯槁的女人,正站在我面前,像一只狼一样恶狠狠地盯着我,头发凌乱而花白,衣服也不整齐,上衣随意地系在裤子里,还露了一截,一双发红的眼睛,几乎要滴出血。看我站定,又一次向我扑过来,嘶吼着:“贱女人!你这个杀人凶手,我杀了你。”这次我看清了,她手里拿着一把刀。

  日期:2018-09-25 16:47:38
  我惊恐地看着那个女人,早已经全身血液都凝固了。韩牧之挡在了我前面,与此同时,忽然不知从哪飞出一脚,把那女人手里的刀踢飞了,随即一个高大的身形冲过来三两下把那女人制服,那女人还要扑来,一边嘶吼一边流着泪:“让这个贱女人抵命,抵我女儿的命啊—啊—”一声声哀嚎,好像泣血。
  我不知所措,到底发生了什么?看清楚来人,我惊呼出来:“杨警官!”
  杨意泽竭力紧抓着那个癫狂的女人,大声说道:“和她没关系,你糊涂!”说罢看着我神情复杂,叹了口气道,“辛老师,你多见谅,这是小敏的妈妈,小敏—自杀了。”
  我的脑子“轰”地一声,要不是韩牧之扶着,险些跌倒,“为什么?怎么会—”
  “今天中午,跳楼了。”杨意泽满脸懊恼,“她妈妈亲眼看到,所以—你多见谅。”
  “她是杀人犯,是个庸医,我的小敏好好的啊,出事了都只是不说话,活得好好的啊。就是这个贱人,给小敏看了几次病,弄的小敏神经兮兮地画画,魔怔了,才跳楼了。她杀人啊!”小敏的妈妈一边哭,一边声嘶力竭地嘶吼。
  我看向杨意泽,声音抖得紧:“小敏,真的没救了吗?”
  “唉,小敏家是14楼。已经送到殡仪馆了。”杨意泽说完,小敏妈妈再次哭吼了起来,嘴里骂着向我扑来。杨意泽用力拦了下来。

  韩牧之对杨意泽郑重说道:“杨警官,这位女士情绪不稳定,你们需要采取措施。否则,可乔的安全怎么保证?”
  日期:2018-09-26 16:29:13
  杨意泽点头:“我会处理的。小敏出事后,警方也严密关注着她家人。刚才一发现人不见了,我马上就跟来了。”转看向我,“辛老师,你别担心,我先走了,回头再联系。”说完用力扭着小敏妈妈向外走去。小敏妈妈几次回头,看着我哭吼道:“你这个杀人犯,你会遭报应的。杀人犯!”
  我脚底一软,无助地看着韩牧之,声音都在颤:“牧之,我有没有听错,小敏死了,是吗?”
  韩牧之没有说话,连扶带扯地把我拽到楼里,摁了电梯。我一直在喃喃自语:“怎么会,小敏已经好转了啊。不会的,不会的。”我脑子里有无数的火花和线条在乱闪。
  等我从震惊中恢复过来,发现我已经坐在了沙发上,手里捧着一杯热茶,身上披着韩牧之的外套,韩牧之在认真地看着我。我几乎要喊出来:“牧之,小敏不是我杀的,我没杀人!我不是杀人犯,我不是—”话,几乎是不受控制地一句赶一句,我全身都在剧烈地抖动着,头开始发晕,向后倒去。

  韩牧之立即站起来,在沙发边的茶上拿起药瓶,却发现没药了。韩牧之急忙去厨房冲了杯红糖水端给我:“没药了要赶快告诉我啊。”过了大约十分钟,我终于平息下来,恢复了神情。
  日期:2018-09-26 17:12:09
  韩牧之拍拍我的肩:“好好休息,可乔,明天我陪你一起去找杨警官,弄清整件事情。我相信,绝不会是你的诊疗问题。”
  韩牧之的话给我吃了一剂定心丸,我抓住救命稻草般拼命点头。韩牧之说道:“我今晚在客厅陪着你,你去睡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