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名艺术治疗师,谈谈我见的那些命案》
第6节

作者: AI文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9-19 09:51:55
  陆曾翰斜睨了我一眼:“辛老师,虽然你貌美如塑料花,但我不是来找你做朋友的。你别误会。”
  我终于明白一个道理,我的沉着冷静和专业素养,都是没遇到陆曾翰以前拥有的可贵品质。遇到他,我分分钟想原地爆炸。我吸了口气,竭力平静地问他:“你是什么意思?”
  “治疗的地点我来定。我可以付更高的诊疗费,提前约你的时间,告诉你地点。诊疗的地点你放心,我会选公众场合,即便是茶楼会所之类私密一点的,也绝对安全。如果不放心,你可以带人来。”陆曾翰的态度很坚决,“但如果还在这里,我的诊疗只能中止。”

  “我不出诊。”我沉声回答。心理治疗是不“出诊”的,出了诊疗室,咨询师的权威降低,效果远远不比在诊疗室。何况对陆曾翰,我有必要自讨苦吃吗?
  “别急着决定。”陆曾翰浅笑,“你再思考思考。如果肚子里有货,治疗的地点根本不是个问题,也用不着故弄玄虚非得在这么个小地方发挥能量。”陆曾翰的激将法不错,我有点动摇。
  陆曾翰接着说道:“作为交换,哦不,是友情赠送资料,贺小敏的事,我也可以告诉你。否则,我看你在那个小丨警丨察那里,也没法交差。”
  “你知道什么?”我追问道。
  日期:2018-09-19 11:58:16

  “下次我们约好地点再谈。”陆曾翰深看了我一眼,稳稳走了出去。
  这个典型的商人!连几句话都能拿来当作交换的砝码。他也太自大了。没他的资料,我就不能让小敏说出案情吗。
  小敏又来我这里做了两次心理治疗。小敏对于画画很敏感,退行情况逐渐减缓。从开始的画面简单、线条直接,到后面笔锋渐渐圆润,画面也丰富起来。而我一步步地诱导,小敏逐渐将内心的感受移情到更加明显的意像上。虽然没有很多的语言交流,但我已经了解到,小敏的父亲早逝,母亲含辛茹苦带大她,又比较强势,导致她自卑、怯懦,又相对保守,没有朋友。并不像那些爱慕虚荣的女孩子追名逐利,我想不通她为什么会和住别墅的阔少联系在一起。但我想,真相也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辛老师,还需要多久?”杨警官很急迫,“上面的压力很大啊。”
  “小敏现在情绪逐渐平稳,也可以语言交流。再有6-7次治疗可以试试陈述案情。我下次会尝试提点一下,看看反应。”我对小敏的情况很乐观。
  “还要这么久!”杨警官皱紧了眉头,“辛老师,你能不能想想办法加快些速度?破案争分夺秒,等不了那么久啊。时间越长,再搜证就难上登天了。”
  我有些意外,在心理治疗中,半年六个月都不算长。行业之间对时间的概念的确不同。我想了想问道:“杨警官,你告诉我案件的情况如果可以多一些,我们的治疗可以更加有的放矢,更快些。”
  杨警官挠挠头,不好意思地说着:“实在抱歉,案件的详情,是要保密的。”

  我叹口气,如果能了解到背景,治疗时间起码会快一倍不止啊。可又有什么办法呢?忽然想到陆曾翰,要不要去找找他?
  日期:2018-09-19 14:34:30
  犹豫了两天,我拨通了陆曾翰给前台留下的手机号。我都能想象到他在电话另一端胜利的嘲笑。不过出乎我的意料,他只是慵懒地说了一句:“好。”
  “那下次治疗约在什么时候?”我问道。

  “我最近状态不错,一时半会不想治了。”陆曾翰的回答让我分分钟想暴走。
  我干脆直截了当:“但是我需要找你拿小敏的资料。她的治疗必须加快。”
  “她怎么了?”陆曾翰的声音有丝紧张。
  “见面再说。”我也学会了拿搪捏调。
  陆曾翰迟疑了片刻:“一个小时后吧,东浦码头。”
  东浦码头就在驿桥楼下,走路十分钟就过去了。韩牧之在面接来访者,我没有和他打招呼,直接走了过去。东浦码头是一处废弃的港口,听说二十年前曾经很繁华。只是如今,只余破旧的船只和几片沤烂的渔网以及一大片堆集如山的老旧集装箱,这边很安静,半晌都没一个人。
  我站在码头的围栏边,不多时,陆曾翰到了。见面直接就问我:“贺小敏出什么事了吗?”
  日期:2018-09-20 20:10:47
  我打量了他几眼,温声道:“你还挺关心她。”
  “你什么意思?”他冷声问着。

  “没什么意思。”我盯着他,“只是你的关心不寻常,难免会让我揣测你和她的关系。”
  陆曾翰缓缓几步走近了我,阴阴笑着,俯身在我耳边若有若无地说着:“你还真是不怕死啊。你都怀疑我是凶手了,还敢约我出来见面。你看看这附近,哪有鬼影?”说着他飞快地伸手从脖子抚到肩,声音低沉,“你就不怕我,先奸后杀?”
  我退了一步,避开了陆曾翰的手,定定看着他。
  “不信吗?”陆曾翰的声音幽幽的,冷冷的,似魔似幻,他一手插进我的头发里,把我的脸扬起,俯身贴了下来,离我越来越近,在他的唇几乎要碰到我的时候,我听到了自己的心咚咚乱撞的声音,我盯着他,屏住了呼吸。
  “没意思。”陆曾翰忽然扬唇笑了,“你还真不害怕。”
  “我是来听小敏案子的资料的。现在可以说了吧?如果你也希望小敏能尽快恢复的话。”我镇定地说道。陆曾翰的出现,很明显是和小敏有关系的。但他不会说,我也不想问。至于他是不是凶手,我更无法判断。但他是唯一一个能告诉我小敏案件资料的人,这也是我能加速治疗的唯一途径。
  陆曾翰咳了两声,脸色更苍白,身体像支撑不住似的靠在一片集装箱上,摸出一支烟,狠狠抽了两口,说道:“上个月五号,邹昱凯过生日,PARTY结束后,晚上包了间别墅一起热闹热闹。”
  “邹昱凯?”我想到了远航老板邹士钊,“是远航的太子爷?”
  陆曾翰点点头,讲了案发的情况:那晚邹家先是举办了晚宴给邹昱凯庆生,结束后还不尽兴,邹昱凯和一些朋友又转到别墅里继续热闹,小敏也去了,喝了很多酒。到凌晨五点多的时候终于散场,有人开车走了,剩下的几个人横七竖八地睡了。小敏也因醉酒晕晕乎乎,在二楼就近一个没人的房间躺下睡了。刚睡着就被一个人捂嘴压上,快速把她眼睛蒙上,在她嘴里塞了抹布,又把她捆起来,实施了强bao。直到早晨八九点,有人醒来才在房间里发现了赤身裸体还被捆着的小敏,于是所有人都被惊动了,有人报了警。

  日期:2018-09-24 22:09:37
  “嫌疑人都有谁?”我问道。
  “可以说有三个,也可以说没有。”陆曾翰冷笑。
  “这话怎么说?那晚别墅里剩几个男人?”我好奇问着,“这个案子听起来并不复杂啊。”
  “三个,邹昱凯,肖岩冰,还有一个是肖岩冰的朋友周世明。”陆曾翰沉沉说道,“昱凯那晚也喝得不少,比贺小敏更早去睡,第二天发现贺小敏被强bao后还是别人去喊醒了他。不会是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