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867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刘瞪眼道:“够不够关你鸟事?你只管做好份内事,别替人家操心。”
  邱四嘀咕道:“上回油成品涨价,国腾油化仓库囤了几个亿都没用上红外。”
  “就冲国腾油化四个字,鄞峡境内哪个毛贼敢招惹?不要命了!”
  “哎,您说她是不是担心那帮收购贩子?”邱四眼睛一转道,“上次还没收购呢就闹腾得把她堵在办公室,这回居然一点动静都没有,很反常啊。”
  大刘似有所悟,道:“可能就怕这个,要说吧市农贸和市副食都很有背景,否则不可能垄断农副产品收购这么多年。可叶总干嘛刀口舔血赚这笔钱呢?想不明白,算了,继续走!”
  每隔半小时,大刘都用对讲机与对面屋顶的小吕通话,这是防止小吕独自坐着打瞌睡。
  凌晨一点二十分,乌云遮住月亮,厂区一片漆黑。
  骤地,远处公路上一辆吉普车摇摇晃晃从岔道下来,直奔厂区,车前两道雪亮车灯刺破夜空,显得格外耀眼。
  “刘哥,有车子过来了!”小吕抓起对讲机紧张地叫道。

  正在仓库后面巡逻的大刘和邱四急忙跑到正前方,目不转睛盯着吉普车,一个在手机上按下110准备拨出,一个掏出背包里电喇叭,喝道:
  “什么人?这里是仓库重地,不准擅入,否则我们报警了!”
  对方似乎听不清,司机手伸到车窗外挥手,一直开到离仓库三十多米处才停下,车门打开,有个年轻人站在车旁高举双手,道:“不好意思,车子没油,能不能借点汽油?”
  大刘和邱四对视一眼,警觉地说:“仓库防火,附近不准有易燃品,继续向前开三四公里就有加油站……”
  说到这里两人感觉背后有动静,回头看时不由心胆俱裂!
  二十米开外,又一辆吉普车如幽灵般驶过来,见他俩回头,索性打开车灯,咆哮着冲了过来!
  “快报……”
  “快闪!”
  两人只来及说了两个字,分别向左右躲避!

  吉普车闪电般划了个弧形,将邱四撞得高高飞起然后重重落地,伏在墙边一动不动,显然凶多吉少。
  大刘眼角瞥见惨剧吓得腿脚都软了,哆嗦着不管方向埋头就跑,跑了两步突然撞到一个人身上,定睛看时却是前面那辆吉普车司机,左颊有道刀疤的年轻人。
  “往哪儿跑?”刀疤脸冷冷道。
  “我……我……”大刘有跟道上打交道的经验,定定神咽了口唾沫道,“我什么都没看见,只求爷放我一条生路。”
  刀疤脸看看他身后,一个长得凶神恶煞的壮汉,道:“屋顶上还有人。”

  言下之意杀大刘也起不到灭口的作用,因为梯子锁在二号仓库里,钥匙在大刘身上,他们一时半会儿找不着,也没时间找。
  壮汉抬头看屋顶,小吕已吓得尿湿了裤子,全身颤抖着连摸手机报警的勇气都没有。
  大刘抓住难得空档,迅速从地上捡起块砖头狠狠往脑袋上一砸,“咚”,随即软软昏倒在地。
  “很识相,免得咱们麻烦。”刀疤脸微带笑意道。

  壮汉看看手表:“时间不早了,快动手!”
  刀疤脸跑到一号仓库前,抡起铁锤“咣啷”数下,拳头大的铁锁应声而落。壮汉则从车上拎了四桶汽油,嘴里衔着打火机一路小跑过来。
  “轧——”
  刀疤脸拉开仓库大门,壮汉抬脚就要进去。
  蓦地,一道手电光柱照在壮汉脸上,两秒钟后他前额插了柄飞刀,喉咙里发出半声“咕”,便卟嗵倒地身亡!
  刀疤脸也是混江湖的,瞬间看出光柱后的人影,左手举铁锤,右手拔匕首“嗷嗷”叫着冲上去!

  才奔出两步,只觉得眼睛一花,铁锤脱手而飞,右腕被扭成麻花后匕首落到对手手里,随即感觉到撕胸裂肺的疼痛,再然后便失去知觉……
  屋顶上,小吕目瞪口呆看着一号仓库门口发生的猝人变故,直至刀疤脸被对方夺过匕首开膛剖肚倒在血泊里,那个鬼魅般黑影从仓库里飘出来——黑衣黑裤,戴着黑口罩和黑鸭舌帽,有意无意朝屋顶瞟了一眼。
  就这一眼,吓得小吕差点从屋顶掉下来!
  黑影将四桶汽油拎上吉普车,发动后扬长而去。
  呆呆看着吉普车消失在视野里,小吕大梦初醒,忙不迭拨通110笨嘴笨舌说了好半天……
  警车呼啸而至,一号仓库前满地狼藉:大刘昏迷不醒;邱四脾脏破裂当场身亡;壮汉额前中刀早已断气;刀疤脸失血过多奄奄一息!

  “王八羔子,肯定是叶韵干的,立即把她抓起来严加审讯!”听说刀疤脸等人行动失败且被警方控制的消息,慕达大惊失色,拍案而起叫道。
  窦康摇头:“老慕冷静点,这事儿——至少表面跟叶韵没关系,有不下十个证人看到昨夜叶韵在收购点查账、清点货物,通宵未眠。”
  “那是做给外人看的,鬼才晓得她夜里有没有偷偷摸摸溜出去。”
  “收购点街道两侧都有治安监控,确认她整夜都呆在收购站。”
  慕达愣住,过了会儿道:“众所周知她身手很厉害,在顺坝单枪匹马挑翻整个拳馆,事件又涉及韵鄞商贸,不是她还有谁?”

  “麻烦就在这里,”窦康叹道,“根据负责在二号仓库屋顶监视的小吕交待,那个黑影下手非常狠辣,出手两次一重伤一死,看得他想吐。警方给他看过叶韵背影白描,说不太象,那个黑影略高一点,四肢也比她长。”
  “莫三醒了没?”
  慕达说的莫三就是被开膛剖肚,肠子流了一地的刀疤脸。
  窦康忧郁地说:“被姓司的秘密控制起来了,根本不清楚详情。大刘倒是很快醒了,因为没亲眼看到后来神秘黑影动手情况,作用不大……莫三跟谁联系的?”
  “小裘,今早已安排他离开鄞峡,估计天黑前起码能跑到碧海。”
  “短期内别回来了!姓司的比较棘手,只听方晟的话软硬不吃,局长、书记都不放眼里,八成要顺藤摸瓜弄个大案。”
  “妈的我们的人死了不算?”慕达火冒三丈,“起码要算那家伙防卫过当吧?”
  “除了叶韵,我们半点头绪都没有。”窦康提醒道。
  “出手这么狠,究竟会是谁?”
  慕达拧着眉头说,重重将烟头按在烟缸里,发出轻微“咝”一声。
  “我向来主张和平解决问题,反对暴力,更反对出人命,可你偏偏……说你什么好呢?叶韵知不知情?”
  方晟拖着疲乏的身子上床睡觉,鱼小婷仿佛凭空变出来似的,突然出现在门背后。
  他已猜到仓库血案是鱼小婷和叶韵联手演的戏,也不顾之前讨论三人行得罪她的过节,没好气道。
  鱼小婷脸色平静,淡定自若地看着他。
  方晟续道:“窦康、慕达那伙人固然不知情,小司也可以装糊涂,但两条人命案要逐层上报的,省厅十处前后一联系——与叶韵有关,我插过手,出手异常狠辣,三秒钟就知道是你干的!我不担心鄞峡目前困境,而担心你惹麻烦呀小婷!”
  日期:2018-11-16 07:0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