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743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想到这里,曾碧华突然话题一转,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问道:“方长,你现在跟娜娜住一起了吗?”
  “还没呢,她一个女人,带着孩子,我冒冒然然地跟她住在一起,不太好,楼上楼下的看着了说闲话,对宇寰的成长影响太大了。”

  曾碧华当场就说道:“怕什么,现在都什么年代,还怕这些?你这么年轻,那方面应该需求量很大吧?”
  “嘿嘿!”方长心头一颤,老司机要开车了吗!
  曾碧华见方长笑得这么腼腆,轻轻地往方长身边一贴,哼道:“你看,你还不好意思,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啊。我可是你的长辈,来,快跟我说说,你跟娜娜多久来一次啊?”
  方长心中冷笑,明面上不好意思开口,继续把洗干净的碗擦得干干净净的。
  这时,曾碧华把方长贴得更紧了,轻轻地哼道:“看你这样子,我就知道娜娜在床上肯定跟条死鱼似的。你放心,我有时间一定好好调教她,让她在床上好好服侍你。这种事,就得天天做,**点钟就往被窝里钻,年轻人精力旺就得抓点紧,趁着娜娜的身体还好,赶紧让她再给你生个宝宝。家庭稳定了,事来就稳定了嘛。”
  说话之间,方长把碗也擦干了,依次放进碗柜后,赶紧走出了厨房。
  然而方长刚一出来,就看到张莲芝穿着苗娜的新衣服在客厅里踩着崭新的高跟鞋,在苗娜的眼前打转。
  苗娜的手死死地抠着沙发,一副有苦说不出的样子惹得方长一阵心疼。
  如果一件衣服的价值是为了突显一个人的气质,让一个人美丽。那么张莲芝现在把一身衣裳撑成了脆皮肠的即视感的确挺侮辱这个品牌的,估摸着香奈儿的设计师看到她的作品被这么糟踏,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方长强忍着呕心,平静地走了过去,手伸进兜里,指尖夹着那一小截刀片,来到张莲芝的身后,轻轻一刀,那衣服哗啦一声,爆开了,肥肉跟特么变魔术一样地弹了出来。
  张莲芝像被烤爆了的脆皮肠,惊叫一声垫着脚冲进了房间当中。

  不一会儿,里面就传来曾碧华的叫骂声:“死丫头,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这下子把衣服给人撑破了,你拿什么赔,我一个月给人发三千块,是不是接下来三个月的工资就不用领了。”
  “不要啊,表姨,你要是把钱都给我扣了,我这几个月可就没有衣服穿了啊。”
  只看张莲芝委屈地走了出来,还一脸不舍地把衣服扔进了袋子里,心想,虽然紧一点,但是也不至于质量这么差吧,还七千千块一件,就这个货色?
  心疼的苗娜把袋子拿了过去,从里面拿出那件漂亮的春装,侧腰上一条大口子看得她眼眶都红了,这可是方长亲手帮她选的,价格都是小事,关键是方长送她的礼物,被人穿了不说,还给撑坏了,这叫她怎么不难过。
  “不至于吧!”看到的苗娜那委屈难过的样子,张莲芝一脸哭笑不得地说道:“嗨哟表姐,有必要弄得那么惨吗,不过是一件衣服而已,难道还非得让我赔啊。再说了,你说八千就八千,谁知道是不是如个地摊上的减价货啊?”
  “死丫头,你说什么?”
  曾碧华一听这话,当场就毛了,一把拧住的张莲芝的耳朵来个三百六十度大旋转,痛得她哇哇直叫。
  “你把人的衣服弄坏了还有理了?我看你就是皮痒痒,还不快给你表姐道歉,你表姐看在你是亲戚,当然不会跟你一般见识,但是你能这么没教养吗?”

  被拧了一圈耳朵,又撕了几下嘴,张莲芝看起来委屈极了,正要给苗娜道歉的时候,苗春来晕呼呼地对苗娜说道:“娜娜,你表妹也不是故意的,一家人道什么歉啊?算了吧!”
  如果刚才只是一点小伤心,这下子是真的痛心了,苗娜的眼泪珠子滚烫地落下来。
  方长的反应很快,在泪珠子快滴下来的时候,一下子伸手在她尖尖的下巴下接住了,淡淡地说道:“这么宝贵的眼泪珠子,比珍珠可宝贝多了,多来几滴吧,我把它们都好好保存起来。”
  温存的一句话顿时令苗娜心中一暖,破涕为笑!
  贱人就是矫情!
  就在曾碧华和张莲芝心中暗骂的时候,方长从苗娜的手里拿起了那件“撑破了”的衣裳,问道:“这该怎么办呢?”

  张莲芝眼底闪过一丝不满,哼道:“用针撩几针,看不出来的,还可以继续穿。”
  方长看了看曾碧华的表情,知道这个老贱人刚才那一会儿工夫就在里面给她侄女儿交待清楚了。既然你们这么不要脸,那就别怪老子翻脸了!
  想到这里,方长微微一笑道:“对了,我忘记问了,张莲芝是过来探亲的吗?”
  “哪儿能啊,这丫头的妈跟我感情好,中学毕业了没考上高中,就过来跟着我,打理打理家里,买买菜做做饭,打扫一下卫生什么的。后来娜娜家里不是出事了吗,我这才带着她过来照顾娜娜和她的孩子……”
  “保姆嘛!”

  听到方长毫不客气的一句话时,张莲芝的脸一下子就黑了,冲方长嚷道:“哎哟,你谁啊,我表姨都没说我是保姆,你敢把我当保姆……”
  “闭嘴!”曾碧华顿时打断张莲芝道:“没规矩,我没说你是保姆,那是给你留着脸呢,怎么,你不是保姆,还想当娇娇小姐吧,不知深浅的东西。”
  “行了!”方长轻轻地叹了一声道:“伯母,把你侄女儿管好些,既然是保姆,饭菜做这么难吃?既然是保姆,连饭都不洗,还让我一个客人洗碗?既然是保姆,谁给你勇气动主人家的东西的,你特么听说过保姆敢穿女主人衣服的吗?”
  一连串的话直接怼在张连芝的脸上,这一幕谁都没有想到,顿时让屋子里的空气像凝固了一般。

  只见张莲芝的那张脸就跟猴子屁股一样,红红的一遍,眼中不甘,神情不服,想反抗得紧。
  然而这事情根本还没完,才刚刚开始而已。
  苗春来一看闹得不可开交,赶紧说道:“一家人,别闹了……”
  “苗叔,这可不是一家人啊,伯母本就不是娜娜的亲妈,一个远房侄女儿过来当保姆,还搞不清自己的身份,她跟娜娜有血缘关系吗?哪门子的亲戚?弄不清自己身份我今天还就得说清楚了,这个保姆你当得好就当,当不好就滚。”
  一听方长这话,张莲芝终于忍不住了,叫道:“你凭什么让我走,是我表姨请我来的,你有什么权力让我走?”
  方长哈哈一笑道:“伯母,看来每个月给你们的生活费还是太多了,从下个月开始,减半吧!”
  啪!

  曾碧华视钱如命,一听方长这话,反手就是一记耳光抽在张莲芝的腮旁眼角,打得她是眼前一黑,星星乱射。
  张莲芝都煞比了,捂着看不清东西的眼睛,惊骇地看着曾碧华,“表姨,你……”
  “你给我闭嘴,做错事还有理了是吧?”曾碧华恶狠狠地叫道:“再给我多嘴,就收拾你的铺盖卷儿滚回农村去。”
  张莲芝嘴一撇,可怜巴巴地颤抖嘴唇,满肚子的脏话却不敢骂出来。

  方长见她这样,神色也柔和了下来,指着她脚上还穿着的那双崭新高跟鞋道:“脱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