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742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然而,苗娜还没有说什么,张莲芝就在曾碧华面前痛哭流涕,说自己只是手里头没零钱,随手拿了些零钱,结果就被苗娜当贼。
  张莲芝是曾碧莲带来的,曾碧莲护犊子,也不管苗娜当时是不是哺乳期,当场就把她劈头盖脸地骂了一顿,而苗春来居然还让苗娜大度一点,不要在意这些小事情,毕竟都是一家人。
  小事情?那张莲芝穿她的衣服呢?说什么她的身材走样了,穿不了,于是全都拿去自己穿!穿她的鞋呢?说苗娜带孩子了,穿高跟鞋不方便,也不管她自己那双脚是不是撑得进去,说拿走注拿走。化妆品什么的就更不用说了,眼霜这种又少又贵的东西,张莲芝居然指头抠出来一坨一坨地用(煞比)……
  那时的苗娜刚生了孩子不久,刚死了老公不久,她们本来是来陪她度过最痛苦的时期,没想到痛苦之后是永不见天日的黑暗。
  有一天,苗娜突然产生了一个想法,抱着孩子去死。有了这个想法之后,苗娜赶紧在网上搜了一下自己这种情况,得出的结论是:产后抑郁!

  那天之后,苗娜收拾行李,带着孩子不顾所有人的反对,带着不足八个月大的苍宇寰离开了这栋房子,搬到了她现在的居所,当然那个去死的想法再也没有出现过。
  方长虽然不知道这些事情,不过他却能感觉到苗娜的情绪变化,眼神变化时,屋子里的气氛一下子就变了,张莲芝和曾碧华同时被震住了。
  这时,曾碧华一把从她远房侄女儿手里抢过那性感的小内内扔进袋子里,扭头瞪着张莲芝骂道:“死丫头,有没有点规矩,问都不问别人,就乱动别人的东西,手贱是不是?”
  张莲芝慌张地看了方长那张黑脸一眼,吓得有缩了缩脖子,谄媚地拉着曾碧莲的手撒娇道:“表姨,人家没有见过这些高级货啊,看看,怎么了嘛,表姐,你不会有意见的吧?”
  听到这话,苗娜挤出一丝尴尬的笑来,没有吭声。
  “死丫头,饭做好没有,赶紧的,吃饭了,没看到人家小方和娜娜都来半天了吗?”
  张莲芝眼有不甘地看着那些好看看的衣裳和鞋子,好像穿在身上看看,肯定很漂亮,以我这样的身段穿起来肯定很漂亮,肯定洋气。再怎么也比表姐好看吧,她一个生过孩子的女人有什么了不起的。
  想到这里,张莲芝的眼珠子一转,心里顿时有了鬼主意,赶紧端菜上桌。
  发自内心说一句,张莲芝做的饭不能说一般,诚实地说,难吃!难吃得要死!
  所以方长和苗娜只是随便动了几筷子,就没了食欲。
  “我去个厕所!”

  说着,方长去洗手间了,眼看着他一走,张莲芝开始作妖了,站起来就往客厅里走。
  张莲芝一翘尾巴,曾碧华就知道她拉什么屎,冷冷地看了苗娜,刻意地扯着嗓子喊道:“莲芝,你干什么去啊?”
  张莲芝头也不回地往客厅里走,叫道:“表姐的衣裳这么好看,我也想试一下,我穿起来肯定比表姐更好看。”
  曾碧华看着苗娜那张铁青的脸,一下子笑得更加的开心了,叫道:“你那腰身跟水缸子似,别硬撑啊,弄坏了你可赔不起,最便宜的衣服也七八千块呢。”

  七八千块!张莲芝一听这价钱,就更加来劲了,迫不及待地将这些衣裳全部提起来,想往小卧室里拿。
  等到曾碧华过去的时候,赶紧从她手里把多的纸袋抢了下来,干什么,还想全部都试一遍,拿一两件就得了。
  一两件?那也够了,张莲芝美滋滋地赶紧进房去了。
  而苗娜一张脸非常的阴暗,她想反抗,可是今天是大年初一啊,要是她多说了一句,一会张莲芝又添油加醋弄得家里鸡飞狗跳的,最后不好过的还是只有她的爸爸。

  看了一眼正大口喝酒的苗春来,这口气苗娜也只有忍了。
  苗娜能忍,方长可忍不了!
  进了洗手间,方长并没有方便,而是地镜子面前的盒子里翻找了一下,果然找到一盒刀片,于是拿出来一片,掰断后,留下最小的一截装进了兜里,洗了洗手,照了照镜子,微微一笑,走出了洗手间。
  这时,苗春来也吃得差不多了,曾碧华见状,赶紧心起碗来,叫道:“莲芝这死丫头越来越没规矩了,碗也不知道去洗,还跑去试娜娜的新衣服去了。娜娜,你不要跟她生气啊。”
  苗娜干笑了一下,摇了摇头,看得出来,这是极不情愿的。
  方长轻轻地摸了摸苗娜的脸,眼神之中包含了很多层的意思。
  这一幕看得曾碧华更是窝火,这个小贱货凭什么命这么好,嫁进苍家这种豪门就算了,死了老公还能找个这么疼她的男人,不知道暗地里有多骚。
  一边想着那些龌蹉不堪的东西,曾碧华一边收拾着桌子。
  方长见状,马上抢着收拾起来。
  “小方,你干什么,你可是客人啊,快去歇着!”
  方长摇摇头道:“这些都是我该做的!”

  苗娜也想帮着方长做,曾碧华一下子挡在苗娜的身前,然后冲她说道:“娜娜,你难得回来一次,去跟你爸爸好好聊聊吧,我来帮小方就行了!”
  苗娜眼巴巴地看了方长一眼,然后被她爸拉到客厅去了。
  方长把碗收进厨房里,方在台面上,开了热水加了洗洁精,就开始闷头洗澡。
  看着方长手脚麻利的样子,曾碧华连拿抹布都翘着兰花指,装腔作势地说道:“小方啊,看你动作挺麻利的嘛,看样子经常在家做啊。”
  方长淡淡地说道:“一个人习惯,做饭洗碗洗衣服打扫卫生什么不得自己来啊?”
  “嗨,那是过去的事情,你现在不是跟娜娜在一起了吗,这些事该让她做,还得让她做。女人不干这些事,还能干什么啊?”

  方长微微一笑道:“她要管理孚能厂啊!”
  “嗨,厂子里的事,哪是她一个弱女子能管的事情啊,你看看这段时间,厂子里的大小事情都出了多少了。说婉转点,下面的人欺负她。说得直接一点,娜娜啊,管理方面没有天赋,就是能力有问题。”
  方长也不着急,一边将那些带泡泡的水抹均在碗盘子上,将油污清洗得干干净之后,放在一边摞起来方便一会儿清洗,嘴里突然说道:“我记得伯母在厂子里好像没有职务了吧,怎么对厂子里的事情还这么清楚啊?”
  曾碧华并不觉得方长这话有什么多余的意思,得意地笑道:“老苗和我打理这个厂子都多少年了,倾注的感情和金钱无数,哪是说放就能放得下的啊,原来的老部下看着娜娜打理厂里的事情挺吃力,觉得她一个女人还要带孩子挺不容易的,时不时地给我们汇报一下,这也可以理解不是?”
  方长哼哼一笑,扭头瞥了曾碧华一眼,没有多说什么,继续洗碗。
  曾碧华知道火候差不多,这种事情切忌心浮气躁,得一步一步地慢慢来,重要的是让方长看到她真的变好了,看在苗娜的面子上,最终该是他们的,一样都少不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