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日面对白皙丰满的女领导,有贼心没贼胆,实在是煎熬》
第598节

作者: 幸福村小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念之见李沧海是真的不了解官场文化,便耐心的解释道:“中管干部,就是中组部或者说是中央直接任免的干部,以前可能到厅局级,不过现在至少得是副部级以上的才算得上是中管干部,万芳她只是一个厅局级干部,按道理应该是省管干部,所以她的任免权在省委,明白吗?你想知道她的去向,你得到省委去问。”
  李沧海见顾念之还是打太极,便故作迷惑的问:“那您上次下去考核不是考核芳姐她们吗?”
  顾念之听了哈哈一笑,看了看门口,见房门关的很严,这才低声说:“上次是考核省委班子成员,找他们只是谈话对象,不过我发现你们三安的班子内部并不团结,小芳毕竟是我们派下去的,这个关键的时候,我也好,我们领导也好,不希望她陷得太深,所以才想办法把她支开了,也是希望她暂时避避风头,离那个是非窝远一点儿。”
  李沧海这才有些明白过来,高兴的追问道:“这么说,芳姐不是犯错误?而是被保护起来了?”
  顾念之看了看李沧海不解的问道:“谁说过她犯错误了?”

  李沧海叹了口气说:“唉,您可不知道,她去向不明,下面可谣言四起,有的人还以为她要**呢。”
  顾念之无奈的摇了摇头说:“倒也是,很多消息不透明,人事变动又是最敏感的事,也难怪下面的人瞎猜。”
  李沧海抱怨道:“岂止是瞎猜,我估计再没有个明确的说法,就该有人对我下手了。”
  顾念之疑惑的问道:“有那么严重?”见李沧海沉重的点了点头,他又安慰道:“你放心吧,小芳什么事儿没有,”说到这儿,他又指了指李沧海的鼻子说:“到此为止了,再说下去我就要违反组织纪律了。”
  李沧海虽然没得到明确的消息,可从顾念之的暗示中,他还是坚信万芳不会**,这让他欣喜不已,连忙跟着说到此为止,又端起杯来敬酒,心情也不似刚来时那般沉重了。
  俩人喝光一瓶五粮液,又吃了点主食,顾念之便提出散场,李沧海又邀他找地方去捏捏脚,却被他婉言谢绝了。
  见顾念之态度坚决,李沧海也不再勉强,结账出来又拉着他上了自己的车,一直送到他家楼下,这才一同下车将那个箱子递给他,低声说:“哥,这个你拿着。”
  顾念之呵呵一笑,接过箱子,想客气一下,又觉得多说无益,道了句谢便转身要走,刚走两步又转身回来,见李沧海还站在原地,便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回去吧,把心放肚子里,小芳虽然现在不是中管,但我估计,她迟早会是的。”说完,顾念之飞快的转身进了楼道。
  回来的路上,李沧海都被顾念之临别时的一句话撩拨的兴奋不已,他说万芳没事,又说她迟早会成为中管干部,也就是说万芳不仅没事,很可能还会升迁,如此说来,这棵大树不仅不会倒下,还会长的更加茁壮。想到这些,李沧海决定冒险联系一下万芳平时生活用的手机号码,因为俩人此前关系**,彼此联系都是用李沧海准备的那对小手机,此刻那个渠道联系不上,李沧海又迫切的想见万芳一面,只好冒一次险了。

  第二天一早,李沧海怀着忐忑的心情拨通了万芳的电话,好在万芳并没有在意,听说李沧海在京,反而很是高兴,当即约在晚上见面。
  李沧海焦急的又等了一天,便独自驾车去接万芳。
  万芳上了车便满是歉意的说:“学校有纪律,食宿都在学校,出门还得请假,要不你来本该请你吃个饭的。”
  李沧海连忙说不用,也满是歉意的说:“来的匆忙,也没给您带礼物。”

  万芳连忙说不用,见李沧海要发动车子,便制止他说:“你别动车了,在这说几句话得了,我一会儿还得回去。”
  李沧海哦了一声,笑着说:“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几个月不见,挺想你的。”
  万芳笑着看了李沧海一眼,低声问道:“你还好吧?”
  李沧海也笑了,低声说:“挺好的,盼着你回去。”

  万芳叹了口气隔着车窗眺望着远方,又摇了摇头说:“不知道,下一步怎么安排还不好说呢。”
  李沧海昨夜才从顾念之那里听到了振奋人心的消息,今晚一听万芳的话,又有些心里没底,却不敢向她求证,只好小心翼翼的试探道:“我等着芳姐的好消息。”
  万芳又是一笑,扭头看了看李沧海的脸,有心抚摸一下,却忌惮路上人流如织,只好做罢,低声说:“回去吧,有消息了我告诉你,”说完便道了声再见,下了车。
  李沧海目送着万芳走进校门,心情却再次沉重起来,这种沉重的心情一直伴随着他从北京回到省城,只不过有顾念之的安慰,他不再像先前那般彷徨,他坚信,不管万芳回不回三安,只要她这棵大树不倒,他这棵长在大树底下的小草就不会有暴风雨的灭顶之灾。
  回来后,李沧海在御龙官邸休息了一天就先去了CH投资公司,虽然有顾念之的安慰,可在事情尚未尘埃落定之前,他还是谨小慎微,决定暂时不去三安,先把省城这边的业务料理一下,此番找佟胜楠,是想和她谈一谈苗惠的事。
  佟胜楠听说李沧海要挖苗惠,稍有些意外,却并没有反对,她知道,用人的权力李沧海一直都把在手里,能给她这个总经理打电话征求意见,已经算是李沧海会做人了,想必他已经打定了主意,再要反对,也没什么意义了,只可惜自己培养了苗惠那么长时间,如今却被李沧海摘了果子,又不免有些惋惜。
  李沧海也听出佟胜楠的语气中有一丝不满,笑着说:“我知道苗惠你培养了很久,这样吧,她空出来的位置,你安排,我不干涉。”
  佟胜楠听李沧海这么说,多少得到一点安慰,却不急于推荐人选,而是关切的问道:“唉,你想吧苗惠安排到什么岗位?”
  李沧海盯着佟胜楠看了一会儿,又把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笑着说:“我还没想好,再说吧。”
  佟胜楠看出李沧海口是心非,不屑的翻了翻白眼儿说:“切,爱说不说,说完便转身走了。”
  李沧海看着佟胜楠的背影,笑着摇了摇头,心说这个女人,到底还是不如辛迪体贴。
  从投资公司出来,李沧海打算再去楚天天那边转转,谁知刚出大楼便接到石磊的电话,便笑着接通了问了声磊哥好。
  石磊笑着问:“咋样?事办完了?”
  李沧海哦了一声,淡淡的说:“不好说。”
  石磊哈哈一笑:“这有什么不好说的,办了就办了,没办就没办,唉,我在兰姐这喝茶呢,你也过来啊?”
  李沧海原本没心情喝茶,可一想到石磊和岳芷兰在省城的背景,还是决定去一趟,便笑着说好,挂了电话便让林硕开车去芷兰资本。
  到了岳芷兰办公室,李沧海一眼瞧见石磊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便笑着喊了声:“磊哥好悠闲啊?”
  日期:2018-12-13 07:0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