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864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样看来颇有二桃杀三士的戏剧化效果!
  夹在含蓄而深不可测的首长们之间,中组部长感觉自己快疯掉了。然而提拔名额永远都是不够的,哪怕这会儿再腾十个名额还是没法分,还会闹出一大堆矛盾。
  人事问题归根究底是权力之争,谁都不想认输。
  立秋那天,京都最高层终于召开常委会,研究通过正省部级人事调整方案:

  何世风被免去双江省省长职务,任全国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正部级;
  于道明任双江省省委常委、副书记、代省长;
  田泽任双江省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代);
  宋仁槿任晋西省省委常委、代省长,不再担任省委宣传部部长职务。
  中直机关、政务院下辖部委、各省市均有微调,原则上没动省委书记、部委办局一把手。
  真正的重头戏还在后面。
  等动到肖挺这些封疆大吏,就意味着换届工作开始启动了。
  中组部谈话的时候,何世风整个人都呆掉了!
  按年龄算,何世风离退二线还有四年,差不多一个任期;按政绩和资历算,何世风自诩在全国范围内所有省长当中,排前六绝无问题!
  近三年来他琢磨的是再进半步,接替肖挺担任省委书记——早在冯卫军卸任就该如此,毕竟这些年来双江经济发展不错,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嘛。
  去年陈景然闹出**,省常委会两次研究处分决定时何世风暴露了优柔寡断、临阵退缩的致命缺点,不仅令其后台——那位老首长十分生气,从此与他断绝往来,也得罪了主管中组部的陈常委!
  纵然这样,何世风觉得争取省委书记希望渺茫,但继任省长再干一届基本没问题。自己没犯经济错误,政治方向也把握明确,没卷入各种派系斗争和权力争斗,属于无功无过没有瑕疵的领导干部。
  当听到免去省长职务到政协的任命,何世风全身冰凉,仿佛坠入万年冰窖,瞬间才明白自己在陈景荣事件当中犯的过错有多严重!
  再回头想想,作为一省之长其实在中组部名册里不过是一个名字,三个字而已,当没人帮自己说话的时候,必定成为权力争斗的牺牲品!

  悲凉啊,自问在省长位置上也算兢兢业业、勤勤恳恳、任劳任怨,没料到一片光明的仕途竟栽在本以为无足轻重的厅级干部处分问题上,难道不是黑色幽默吗?
  谈话期间何世风如泥塑木雕一言不发,中组部官员习以为常——从炙手可热的省长到几乎无事可做的副主任委员,落差太大了,没人能在短时间内接受这个残酷事实。
  几家欢喜几家愁。
  宋仁槿终于熬出了头,尽管晋西省关于他好男色、包养小白脸的举报信不断,但他没有京都最看重的经济问题,生活作风嘛只要被真凭实据,仅仅“风闻”也不能拿他怎样。

  宋仁槿能在京都传统家族势力当中得到一个弥足珍贵的正部名额,一方面表明传统家族对宋家力挺之意,虽然宋老爷子形同活死人,尊崇地位未变;另一方面此次传统家族借助探望宋老爷子释发坚不可摧的信号,宋家功不可没。
  当晚樊老爷子专门打电话给宋仁槿,含蓄地说该忍的要忍着点,切不可捡了芝麻丢掉西瓜。
  宋仁槿知老爷子告诫自己远离男色,收敛不良作风,羞愧难当地连声答应。
  此时于道明办公室里川流不息,都是得到消息前来祝贺的,还有没完没了的电话。
  从最初排名最末、不被所有人看好的副省长,一步步爬到省长高位,其中固然有大形势促成、于家实力仍在因素,不过平心而论于道明也做出不少努力,在适应力、工作能力等方面明显胜过陈皎。
  徐璃守在走廊外打发掉不少人,但有些领导不便拒绝,只能任由他们长驱直入。

  “于省长拨正,徐秘书长今后工作更如鱼得水了。”范晓灵正好过来请求工作,微笑道。
  “一样啊,我没觉得有区别。”
  徐璃淡淡说,心里却在琢磨昨天傍晚与于道明的一席话。
  中组部领导今天上午宣布的人事任免通知,但昨天下午三点左右于道明已得到消息。

  随后他把徐璃叫来,影影卓卓透露相关调整,然后问:
  “关于未来,你有什么打算?”
  徐璃愕然,好一会儿才说:“您对我的工作不满意吗?”
  乍听说于道明荣升省长,徐璃第一反应跟范晓灵说得一样,觉得以后工作更好开展,其它倒没想太多。

  于道明摆摆手:“别误会,我的意思是……你对田泽了解多少?”
  田泽是京都本土派当中除巫石卫之外最杰出的人物,从大学毕业起一直在京都工作,农总行、人行、证监会、政务院经济研究中心、财政部、民政部,都是从事与经济金融相关的事务。
  田泽空降双江,最高层出于两点考虑:一是分散京都本土派在京都的势力,防止他们利用巫石卫事件大打悲情牌,趁机扩充人马,抢占有利位置;二是遏制肖挺和于道明的经济思路,防止他俩步伐迈得太大、太超前,京都本土派核心思想其实偏向保守,正好与张泽松结成联盟。
  “以前听京都那边朋友说……未必准确,仅仅是传闻,”徐璃犹豫半晌道,“他比较好……好色,特别喜欢冲女下属下手,受害者迫于饭碗和前途敢怒不敢言……”
  “不是传闻,是千真万确的事实,”于道明正色道,“都说雷南好色,雷南对女下属都客客气气的,除非有人主动投怀送抱;田泽则是专门吃窝边草,而且人家不愿意还强行动手,品质相当恶劣。秘书长归常务副省长分管,我担心你……不是说得手与否的问题,而是从早到晚有双色迷迷的眼睛盯着你,成天提防他袭击真的挺累。”
  “这么说的话,烦请于省长帮我另谋出路。”徐璃赶紧说。
  “你想去哪儿?”

  “嗯……最好是清闲些的部门,几年秘书长实在做得心累……比如计委、经贸委之类,挂个享受正厅待遇副主任就行了。”
  “你总在省正府组成部门圈子里转,还是逃不出他的魔掌,”于道明道,“到省委那边去吧,虽说我是省长不该插手,但好歹还是省委副书记嘛。”
  “有位置吗?”徐璃蹙眉问。
  “没位置可以制造机会,唔,到组织部干你的老本行吧,常务副部长怎么样?”
  “不是有韩青吗?”
  “前阵子肖挺、房桐就琢磨让他下基层,一个干了二十多年的老组织干部的存在,对省委书记、组织部长都非好事,到时我会力荐你。”
  徐璃站起身道:“多谢于省长,替我考虑得这么周到!万分感谢!”
  “没什么,这几年当我的助手很辛苦,加上……”于道明摆摆手道,“在事情没落实前注意保密。”
  两人均心知肚明。
  于道明之所以这么做完全冲着方晟的面子,于公于私,于道明都不愿因为生活作风问题与田泽发生冲突。
  省长碰到不配合的常务副省长,开展工作会很难受。
  日期:2018-11-14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