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737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逻辑是这样的:害死范成友的人排在第一的是卢世海,亲自动手的是季先忧,这一点,范增是有逼数的。可是他却砍了韦良的手最终令他上吊,逼得巫青江从八楼办公室跳了下来。独独放过了季先忧?
  除非,他是留着季先忧别有用处,那就是让季先忧栽脏巫青江,把他畏罪自杀的事情给坐实了。范增自然就可以撇清关系,而关于巫青江死因的调查当然也就可以结束了,至于韦良,哼,小角色而已,实在要追查下去,找个人出来顶罪就完了,反正他也是自杀啊!
  龙远山通过方长的一翻话,瞬间将个中关系推敲到位,哼了一声道:“小兔嵬子,尽给我添堵!”
  说来也搞笑,龙远山本来是想从方长这里听到些好消息,结果这个电话一挂断,他整个人都不好了。如今的市里居然已经乌七八糟到了这上地步,实在让人汗颜。
  看到龙远山摇头叹气的样子,龙墨将外套给他披在肩上道:“怎么了大伯,连方长哥都不能开解你吗?”

  “丫头,他哪是在开解我啊,这洪隆的遮羞布已经快被他给揭光了,这大过年的不是存心给人添堵吗?”龙远山伸手钻进衣袖,然后将围巾给围在了脖子上,顺手接过手包道:“中午在家等我回来吃饭。”
  龙墨摇摇头道:“我才不等你呢,你们的会啊,掰扯起来没完没了,说不定食堂里还给你们准备了新年餐,你就将就着对付吧,到中午我就煮点饺子对付了。”
  “你这丫头……”龙远山哈哈一笑,出门去了。
  刚到不久的司机一见龙远山,赶紧拉开车门,一路风风火火地朝机关赶去。
  看着大街上人来人往的热闹,龙远山就知道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拔掉这些毒瘤,把这些人留在洪隆,让他们可以择近就业,就算在洪隆也有挣到跟沿海地区一线城市差不多的收入,这样的事,就是正确的。
  不一会儿,车驶进了的机关大门,龙远山的脸一下子垮了下来,下车的时候,连卢世海的笑脸相迎都给无视了。

  卢世海看着龙远山的背影,脸一黑,冲边上满脸紧张与为难的季先忧使了个眼色,两人这才紧张地跟了上去。
  进了会议室,龙远山顺手把暖气给关了,一把将窗户推了开,大股大股的冷风灌了进来,昏昏睡睡的几个要职人员猛地一哆嗦,吹散了满身的酒气,就连人都变得清醒了不少。
  众人立马站了起来,冲龙远山挤出了一丝尴尬的笑容来,涩声打着招呼。
  “市长早!”
  “市长吃过早饭没有,要不让食堂准备一下。”
  “是啊,这大清早的,街面上的推早点的都放假了,一年到头啊就数这几天能休息一下了。”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时候,卢世海和季先忧走了进来。
  龙远山在众人的脸上扫了一眼道:“既然知道是放假,食堂还有人吗?逢年过节的,谁家还没准备个汤圆饺子之类,出门之前不知道自己准备着点,凑合着吃两口,合着你们这些所谓的公仆生来就是使唤人的是吧!”
  大年初一,居然上来就是一阵乱怼,众人听得心中愣是一惊,知道这天这个碰头会估计不好过关啊。

  一看龙远山黑脸的样子,卢世海张嘴就道:“依我看……”
  “我看你们一个个的怕是乐得昨儿夜里连家都没舍得回吧?”龙远山一点面子都没有给卢世海,一句话生生将卢世海打断,让在座的这些人老脸一红,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见龙远山的火发得差不金了,卢世海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在座的各位都是身兼要职,行事作风都代表着洪隆的公共形象,一言一行都得慎之又慎,虽说这是大过年的,但是思想上这根弦啊是松不得的。今天把大家召集到这里来呢,相信大家已经知道原因了吧,我大概说说,市二医院院长,巫青江于昨天夜里从医院行政大楼八楼跳楼,当场死亡。已经排除他杀,鉴于死者家属称这个死前遭到绑架,所以才引起重视,报了上来。然而这件事对我们这一层面上来说,要就简单得多了。老季,你来跟大家讲讲这个具体的情况。”

  季先忧点了点头,说道:“尊敬主的龙远山市长,尊敬的卢……”
  “说正事!”龙远山生硬地打断了季先忧,把季先忧惊得一哆嗦,嘴边的称谓一下子吞进了肚子里。
  季先忧紧张地看了卢世海一眼,后者黑着脸冲他挤眉弄眼,就像在骂,这个节骨眼上,尊敬尊敬,尊尼玛个比啊,傻吊,快说事。
  卢世海脸皮子又红又烫,就像挨了一大嘴巴子似的,眼角抽搐了两下,赶紧整理了一下思绪,看着面前那张A4纸上整理出来的资料,说道:“两位市长,范成友在死亡之前,关于他的问题,我们已经查得有些眉目,在他提到过的问题当中正好牵扯到了这个这个巫青江,包括对二院项目上的暗箱操作问题上,因为这个二院是一家民营与国营合资的医院,所以民营投资的老板已经递了一封举报信,矛头直指巫青江,当时因为证据不足,这事就此打住谁也没有再提,而且命令还是范局……不对,还是范成友亲自下的,我翻了下档案,这个案子当中还涉及到另一个人,叫蔡勇,三建司的经理,至今下落不明。综合来看,他们应该都是畏罪,逃的逃,自杀的自杀。实不相瞒,巫青江这人比我们想象中要复杂得多啊,他不知道从哪儿得知我们正在查这一系列的问题,居然找人在我家里放蛇,威慑恐吓。他以为用这样的方式就可以阻挡正义,实不知邪不胜正的道理啊!”

  龙远山感觉自己的肉皮子就在跳动,被气的,闭着眼,头吊在椅背上端的外沿,顿时一阵充血,在眩晕的瞬间,龙远山捂着脸猛搓了两把。
  “好一个邪不胜正啊!”
  龙远山的语气不禁让卢世海和季先忧心中一颤,感觉这话总是带着更深一层的意思,季先忧最为不安。
  季先忧知道,他家里被放蛇,这是一个警告,警告他在这几件事情上不能多嘴,必须办得漂漂亮亮的,不然的话,范成友死了的这件事情压根就没有过去,老账新账一起算,鬼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所以季先忧的这一套说辞是完整的,一个通宵的功课也没有白做。
  而他所说的这些话,也正被方长猜了个正着。这叫龙远山怎么不生气?一个内部纪律监查处的办事风格与套路被一个外人都摸清楚了,嘲讽啊!天大的嘲讽!
  眼看着龙远山半天不吭声,卢世海马上说道:“依我看,这件事情就此打住吧,案子牵扯的人就这么几个,死的死,失踪的失踪,这事情由内部纪律监察处来负责终归不合规矩,让下面专案负责的继续追就行了。同时,要做好巫青江家属的安抚工作,赂她们做发解释工作!市长,你觉得呢?”
  我觉得?龙远山轻轻地叹了口气,一肚子的话憋在心里,涌到嘴边,硬是半个字都说不出来。
  来之前,方长就给他打过预防针了,没想到在知道结果的情况下,居然还能让他这么生气,气得龙远山想要捶胸口。
  最终,龙远山也只昨丢下一句,按你们说的办吧!
  要知道在过去的七年里,唐悠悠通过网络购买了将近两百份内部监察处的卷宗,像他们这些老套路,方长基本上是烂熟于心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