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229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三人离开废弃车间,从一处围墙爬了出去,刘子光的辉腾正停在外面,卓力迟疑道:“去哪里?坐你的车安全么?”
  刘子光说:“还没那么严重,到不了通缉的地步,放心吧。”
  贝小帅和卓力上了车,马超坐在驾驶座上,一脸的紧张,刘子光帮他们关上车门,俯下身子说:“车里有钱有证件,你们到了省城找皮天堂,他会关照你俩的,等风声过去,我亲自去省城接你们。”
  卓力和贝小帅用力的点了点头,汽车慢慢开动了,消失在纷纷扬扬的雪雾之中,直到看不见尾灯的光芒,刘子光才竖起大衣领子,叹一口气,踩着积雪吱吱呀呀的回去了。
  第二天一早,刘子光就去了市公丨安丨局,他打算找副局长宋剑锋打探一下情况,毕竟只是一桩斗殴案件,又没死人,大不了赔点钱拉倒。
  在市局传达室就被拦了下来,问找谁,刘子光说找宋局长,被告知,宋副局长已经不在公丨安丨局工作了。

  刘子光大惊,问:“宋局调到哪里去了?”
  答曰:“平调司法局当副局长去了。”
  无奈,刘子光只得回去,司法局和公丨安丨局虽然都是局,但是级别和功能差距很大,说句不好听的,简直是天壤之别,宋剑锋这么强悍的侦破高手,又是正当年的岁数,居然被调到一个陌生的单位当副职,这不是变相降级么。
  这次高土坡被抓的人不少,平时跟着贝小帅混的那些半大孩子都被抓了,罪名是打架斗殴,处理结果是治安拘留十五天,全部送桃林看守所。
  忽然手机响了,掏出来一看,居然是晨光子弟中学老王校长打的,刘子光接了,那边说有事情要商量,让他赶紧到学校来一趟。

  拆迁阻力消失了,安居拆迁公司的工作人员们再次来到现场,初冬的第一场雪并不大,后半夜就停了,人来人往汽车轧,道路上很快就变得泥泞肮脏不堪,到处是黑乎乎的污迹。
  老七的耳朵接上了,头上缠着绷带,戴着狗皮帽子站在拆迁公司门口,挥斥方遒指点江山,唾沫星子横飞,指挥着拆迁工人们进入现场。
  昨夜一场行动,将恶意阻挠拆迁进度的人都拘了起来,老七心中畅快无比,嗓门都比昨天大了许多,一辆小型挖掘机轰隆隆开了进来,在地上压出两道履带痕迹,小卖部的老板绝望的蹲在门口,欲哭无泪,郭大爷也站在自己经营了几十年的修车铺前,神色凄然。
  高土坡的居民们都来了,无言的站在拆迁公司拉起的警戒线外面,默默地看着这一切。

  今天是拆迁正式动工的日子,为了震慑这些刁民,经虎爷联系,区城管执法局也来人配合行动,几个身穿豆绿色冬季执勤服的城管执法人员,手举着dv,拿着对讲机站在旁边,他们是来捧场的,拆迁的主力,还是安居公司的人。
  今天是个大日子,阴历十月三十,虎爷看过黄历,说今天适合动迁,上午九点二十五,也就是动工前五分钟,虎爷开着卡宴来到了现场,前几天在帝豪商厦买的貂皮大衣穿在身上,气派非凡,一看就是大款级人物。
  虎爷下了车,潇洒的关上车门,上前先和城管执法局的几个头头握手致意,然后对老七说:“老七,你行啊,轻伤不下火线。”
  老七说:“虎哥你交代的事儿,我不得给你办的漂漂亮亮的,要不然喝酒都不香。”
  虎爷一笑,掏出三五烟给老七递了一支,斜眼看了看小卖部和修车铺,问道:“怎么,他们不愿意搬么?”
  “这俩老东西,不见棺材不落泪,虎爷你看好了,我这就拆了他的窝棚。”
  虎爷在场,安居公司的人都急于表现一把,老七一摆手,大家一拥而上,将小卖部里的东西七手八脚搬了出来,挖掘机轰隆隆开上来,硕大的铲子眼瞅着就要将小卖部夷为平地,小卖部的老板哭天喊地,可是两条胳膊被人架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发生。
  忽然,郭大爷挺身而出,站在了挖掘机前面,张开双臂喊道:“停!”

  挖掘机停了下来,现场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郭大爷身上,虎爷把烟头一扔,眯着眼问:“这谁啊?”
  “修车子的,老棺材瓤子。”老七很鄙夷的骂了一声。
  郭大爷站的笔直,腰杆如同标枪一般,神色凛然,高土坡的居民们都有些愣了,平日里总是佝偻着身子,慈眉善目的郭大爷,竟然还有如此勇敢的一面。
  “老李的小卖部在这里三十年了,我的修车铺也有三十年了,三十年来,我们照章纳税,合法经营,从没招过谁,惹过谁,这房子也是办事处审批过的,有手续的合法建筑,两个花甲老人赖以生存的小生计,你们有什么理由说拆就拆,难道我们不是共和国的公民么?难道我们的生存权不受法律保护么?”
  一番义正言辞的话语说出来,城管执法局的同志们就都轻轻笑了,这种事情见得多了,说破大天也不行啊,违章建筑阻碍城市发展,那当然要拆了,这些老家伙,就是一点大局观都没有。
  虎爷讥讽的一笑,又叼了一支烟,说:“老货还挺能侃的,老七,看你的了。”
  老七利落的一摆手:“铲!”
  挖掘机再次轰鸣起来,郭大爷两手在胸前一拽,军大衣的胶木扣子全都开了,露出里面的草绿色军装,两面鲜红的领章下,是一排排耀眼的勋章!
  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挖掘机再次停下,拆迁公司的伙计们也都回头看着虎爷和七哥,虎爷纳闷的问:“怎么蹦出来一个老革命,还挂了那么多的牌牌,这事儿咋整的?”
  老七脑子一转,说:“这老货肯定没啥背景,真要是老革命早tm住干休所去了,还能窝在这里修车子?指不定从哪个花鸟市场上买来的假军功章呢。”

  虎爷点头说:“有道理,那什么,把他给我架开!”
  眼瞅着就要玩硬的了,城管执法局的工作人员很默契的停止了拍摄,走到一边嘀嘀咕咕去了,他们的看法和老七一样,认定这个老头没啥背景,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谁还吃这一套啊,别说你挂了几个烂牌牌,哪怕是货真价实的烈士陵园呢,只要妨碍了城市规划和发展,该动的也要动嘛。
  几个安居公司的地痞凑了上去,嬉皮笑脸、摩拳擦掌,拆迁队里无好人,这句话一点也不错,但凡有点良心渣都干不来这种活,这几位都是拆迁队里的精英分子,别说是殴打老人了,再丧良心的事情他们都干过,不但一点心理负担没有,事后还经常挂在嘴上吹嘘呢。
  眼前这个老人,手无寸铁,风烛残年,似乎一阵风就能吹倒,别看他站的笔直,其实早就撑不住了,四个人分两边围上去,试图将老人架走,为挖掘机打开通道。
  古怪的事情发生了,四个家伙连郭大爷的边都没偎上就摔倒了,地上都是融化的雪水和污泥,摔的他们一身漆黑。
  冬天都穿得厚,四个家伙虽然摔了惨了点,但是一点伤也没有,爬起来叫嚣道:“老家伙会功夫,大家一起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