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日面对白皙丰满的女领导,有贼心没贼胆,实在是煎熬》
第596节

作者: 幸福村小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下了楼,孟小还是心绪难平,坦白的说,她并不反对母亲和异性/交往,而且从她被张雯雅送上李沧海的床那一天起,她就知道李沧海不可能对她忠诚专一,只不过现如今母亲交往的男人竟然是自己曾经的情人李沧海,母女共侍一夫,传出去实在让人尴尬,看来自己和李沧海的交往要转入地下了,想到这儿,孟小叹了口气,给母亲发了条短信:“妈,你俩的事我知道了,只要你乐意,我不反对。”

  叶知秋此刻正在穿衣服,被孟小搅扰了兴致,她犹如惊弓之鸟,虽然李沧海想继续战斗,却还是被她坚定的拒绝了,她听到手机有动静,拿起来一看便羞红了脸,顺势将手机递给了李沧海。
  李沧海接过手机一看,不由得笑了起来,他知道自己此前给孟小吹的风起了作用,这丫头还算懂事儿,没让叶知秋为难,想到这儿,他放下手机,笑着说:“这下你放心了吧?”
  叶知秋白了他一眼说:“放什么心?要不你晚上还是别在这住了,不像话。”
  李沧海听完故意沉下脸说:“那你让我去哪?”

  叶知秋不解的问:“你不好多地方住吗?到底遇到什么事儿了?”
  李沧海看了看叶知秋,最终还是说一半藏一半儿,只说公司遇到点难处,怕有人找他追债,找地方躲几天,等资金周转过来也就没事了。
  叶知秋哦了一声,还是心软下来,可嘴上还是矜持的说:“那你就住下吧,大不了我跟小儿一个房间去睡。”
  李沧海听了哈哈一笑,也不和她争辩,一想到明天要去见岳芷兰,他又寻思着该给她带点礼物,便摸了摸叶知秋的脸说:“晚上再说吧,我下午出去办点事儿,”说完便起身出了门。
  出了门,李沧海径直去找了石磊,打算从他那里蹭两盒好茶作为礼物送给岳芷兰。李沧海知道岳芷兰不是一般的女人,金银首饰对她只怕起不到什么作用,上次去见她爱喝茶,若是能淘换两盒好茶送给她,说不定能讨得她的欢心。
  听说李沧海要给岳芷兰送礼,石磊笑着说:“给兰姐你就别送这个了,这个你自己留着喝,”吧说完他又从柜子里拿出一个箱子递给李沧海,笑着说:“这个送她吧,她是行家,一般的东西她看不上的。”
  李沧海千恩万谢,又陪着石磊闲聊了许久,眼看着天色见晚,这才告辞出来,待进叶知秋家门时,孟小已经下班回家了,娘俩仿佛已经忘记了下午的尴尬,说说笑笑的甚是融洽,令李沧海很是欣慰。

  叶知秋见李沧海也回来,便再次走进了厨房,没过多久,四菜一汤便端上了桌。三个人坐下吃饭,都心照不宣的避谈李沧海留宿的话题,孟小一边吃饭一边一本正经的向李沧海汇报了工作上的事,像朋友又像是下属,将俩人的**关系掩饰的很好,令叶知秋看不出一丝破绽。
  李沧海吃过饭便坐到了沙发上,母女俩又拉了会儿家常,待孟小也吃完了,叶知秋便收拾了碗筷,没过多久就将厨房打扫干净,只是这一次,她没有在客厅停留,只是悄悄看了李沧海一眼,便躲进卧室不出来了。
  孟小和李沧海相视一笑,知道叶知秋终究还是羞于说破,不过她进了卧室,倒给这俩人**的空间了,李沧海把手放到孟小的腿上,轻轻的抚摸着,一次次被孟小拿掉又一次次的抚摸上去,很是锲而不舍。
  因为忌惮母亲叶知秋,孟小不敢太过造次,虽经李沧海几次撩拨,最终还是没让他得逞,到最后不得不躲回了自己的卧室,锁上了门。

  李沧海无奈,只好进里屋去找叶知秋,二人下午被打断了好事,都悬在半空,尤其是叶知秋,自从上次被李沧海撬开了欲/望的魔盒,一晃已是月余,下午蜻蜓点水那一下让她越发的难以自持,此刻见李沧海进来,便迫不及待的走过来将他抱在怀里。
  叶知秋将脸贴在李沧海胸前,低声问道:“小儿回屋了?”
  李沧海将手伸进叶知秋睡衣里**弄着,嗯了一声,又安慰道:“放心吧,她不是已经同意了嘛,没事的。”
  叶知秋还是羞红了脸,却并没有阻止李沧海手上的动作,俩人很快便滚倒在床上,这一次,李沧海终于可以酣畅淋漓了,只是叶知秋终究还是想着隔壁的女儿,自始至终都不敢叫出声来。
  李沧海终于正大光明的留宿在了叶家,虽然他和孟小的关系依然瞒着叶知秋,可那种偷偷的刺激反而令二人感动特别兴奋,李沧海又临时决定暂时不告诉叶知秋了。
  第二天下午,李沧海如约拜会了岳芷兰,他开门见山的说明来意,请岳芷兰割爱,助自己一臂之力。
  岳芷兰收藏油画本就是一半爱好一半投资,见李沧海坦诚,她也乐见其成,当即带他来到自己的画廊。
  李沧海跟着岳芷兰来到一片看似破旧的厂房里,进了门才发现里面别有洞天,厂房里已经被重新装修过,干净而整洁,洁白的墙壁上挂着一幅幅画作,不仅有油画,还有不少国画,显然这个女人的涉猎面很广。
  岳芷兰带着李沧海继续往里走,穿过展示区,来到一间画室,里面还有两个年轻人正在作画,见岳芷兰进来,二人只是点头示意了一下,并没有起身。
  李沧海左右看了看,见画架上还有几幅半成品,意识到这两个年轻人可能是专门为岳芷兰作画的,便笑着说:“我也认识一个画家,本来想买断她几年的作品,后来没谈成。”
  岳芷兰听了淡淡一笑,轻轻的说:“已经小有名气的画家,你当然买不断了,”说完又指了指正在作画的两个年轻人,低声说:“他们两个都是今年才毕业的大学生,我一般是签五到十年的合同,将来我会投资捧他们的作品,看的准的话,一幅画就收回成本了。”
  李沧海茅塞顿开,暗想这不正是顾念之所说的模式吗?
  岳芷兰见李沧海态度谦和,笑着说:“不过我不建议贸然进入这个领域,艺术品收藏的水很深,我做了十年,感觉也就是刚刚入门罢了,”说到这儿,她又出了门继续朝里走,打开了一间上了锁的房间,这才挥了挥手说:“你看看吧,这个房间里是价值相对较高的作品,你拿来送礼的话,应该还打得出手。”
  李沧海哦了一声,信步在房间里转了一圈,最终在一张画着一个女人的画作前停下了角度,那女人白皙而丰腴,仔细看那面容,竟然和岳芷兰有几分神似。

  岳芷兰倒也光明磊落,见李沧海在她的画作前停下脚步,便走上前去笑着说:“这一幅,原本并不名贵,也不是名人的作品,不过它画的是我自己,挂在外面不太好,就也收了进来。”
  李沧海点头哦了一声,呆呆的看着那幅画作,却突然笑道:“看上去至少有D杯了。”
  岳芷兰没想到李沧海会突然开这样的玩笑,楞了一下才大笑着捶了他一拳骂道:“臭小子,看不出你比小磊子还坏啊。”
  一句玩笑令俩人的心理距离进一步拉近,岳芷兰主动帮李沧海选了一幅画,又解释道:“这幅是我几年前在拍卖会上拍回来的,尺幅不大,便于你携带,而且你拿来送礼还不扎眼,这个画家也算是小有名气了,如果是行内人,应该会知道他的名字。”
  日期:2018-12-12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