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730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到他,巫青江赶紧问道:“怎么样,人弄走了吗?”
  “暂时把人弄出VIP病房了!”
  听到这话时,巫青江总算松了一口气,这一家子有一个算一个可真是让人不够省心的,居然的VIP病房时烧纸,这特么要是传出去了,那还不得闹翻了天?

  就在这时,助理说道:“韦医生的家人还没走呢,他们想问,什么时候能把医院的超市交给他们家打理。”
  “什么超市,打理什么?韦医生都死了,医院跟他们还有关系吗,让他们赶紧走,别在医院闹事!”
  助理一听,点头道:“我这就去!”
  助理前脚一出门,巫青江摇头叹了口气,自言自语地说道:“这一家子,真是想钱想疯了。”
  这时,巫青江觉得还是不放心,又赶紧给卢世海打了个电话过去。
  好一会儿,卢世海才接起电话来,说道:“巫院长啊,处理得怎么样了?”
  “市长,这事可能不好办了,韦良医生上吊自杀了。”
  “啊?这有什么不好办的呢,死了不就一了白了了吗?”卢世海略显兴奋地说道:“大好事一件,看把你慌的。”
  “不是,市长,你听我说,这个韦良一家子都不是善茬,现在人还在医院门口呢,我怕他们一会儿闹起来,这事情不就盖不住了吗?”

  一听这话,卢世海当场冷哼道:“闹?什么混账东西我没见过?医闹狠得过煤老板,不知好歹的东西,你放心,这事情交给我,我倒想看看谁闹得起来。”
  电话一挂,巫青江的心终于是踏实了。
  此时的医院门口,韦良的妈妈没有让任何人失望,七大姑八大姨的已经都来了,没时间做横幅,就写了一张大字报,全家老小齐上阵,把医院的急诊科大门给堵了。
  “给我把这张大字报举好了,一会儿让人多拍拍!”
  韦云把这张大字报拿在手里的时候,皱着眉头道:“妈,这样有用吗?”
  韦父一巴掌抽他后脑勺上叫道:“怎么没用,这事情是在医院出的,不弄他个几百万,他们还跑得了。”
  说着,一段生日快乐歌从韦父手里的小喇叭里传了出来,赶紧摁掉之后,扯着嗓子冲小喇叭喊道:“二医不仁啊,照顾病人不周,害死我儿子。巫青江背信弃义答应解决的事情扭头就不认了,我没了大儿子,还拖个小儿子,一家老弱病残,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大伙儿过来帮我评评理啊!”
  “就是,大伙儿快来帮我们评评理!”
  “这就是这无良医院,还看什么病啊,他们对自家的医生都这么无情,对病人能好得了?”
  “大家帮帮忙啊,有手机的赶紧拿出来拍一拍,扩散一下。”

  这个世道里最不缺的就是热闹,只要有热闹可看,就算自己的样人在抢救室里抢救,也可以凑凑这热闹,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看看呗。
  果然,一会儿工夫,急诊科到大门口一下子就聚集了上百个人。
  人群之外,青蛙蹲在花台上,一边抽烟一边啐道:“大儿子死了,连特么伤心都顾不上,净想着敲诈了,这一家子真是活该倒霉了。”
  听到这话里,下山豹笑道:“你怎么知道他们要倒霉啊?”

  青蛙笑了笑道:“你原来也跟了我很长一段时间,咱们干的那些事情有几件是见得光的啊?如果不是上面有人顶着,只怕早就被端了好几回了。再看看那个小医生,手被砍断了这么大的事情,居然管都没人管,这得多大的关系啊?这人还在停尸间摆着,尸体不领,就特么急着要钱,他们不倒霉,你以后叫我蛙青!”
  下山豹一下子就被逗乐了,只不过还没笑得出来,一辆依维柯直接开进医院,一大群着制服的人下车直接冲散人群,把韦家一家子包了起来。
  有人问道:“这里是医院,谁让你们在这里闹的?”
  “医院怎么了,害死我儿子不用赔钱的吗?”韦良的爸爸拿着护声器喊道:“快来看啊,这是要只手遮天啦,伸冤都没地方去……”
  砰!
  一棍子敲了上去,将那个小喇叭砸翻在地,生日快乐歌在短路时又响了起来。
  “你干什么!”韦良他妈一把朝那动手的人推了过去。
  结果这一推,就看到乱棍猛砸而下,韦家今天出动的人有一个算一个全部被砸得满地打滚。
  开始还拿着手机在拍的人,老老实实地把手机装进了兜里,站得远远的,生怕血溅到身上。
  不一会儿,韦家一家子老实了,口吐鲜血地被带上了车。
  所有人都上了车,剩下一人,指着人群道:“你们刚才拍的东西该删的最好删掉,这四周都是摄像头,谁扩散出去的,我们会通过今天的录像一个一个的找,轻重你们自己掂量,多余的话我也就不多说了,祝各位新年快乐吧!”
  等人一转身上车,刚才拍得兴起的,赶紧摸出电话来,老老实实把刚才拍的视频给删了,连发的朋友圈都赶紧删,这特么要是删晚了,估计得出人命啊!
  青蛙把烟头往地上一扔,啐了一口,歪着头看看下山豹,笑道:“你是在可怜他们吗?”
  下山豹不否认,看着这一家子毫无还手之力的样子,即可怜他们,又觉得他们活该。这是不是就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了。
  于是下山豹也在想,他马上也要回到那个生他养他的山沟沟里去,也将要对他的亲人动手,不知道那时,自己会不会心软呢。
  就在这时,青蛙撞撞下山豹,使了个眼色,下山豹定睛看去,一道焰火冲天炸烈,将他们面前走过去的三人照得清清楚楚。
  走在最前头的正是范增!
  等三人一走远,青蛙和下山豹赶紧跟了上去,直到看到他们进了巫青江的办公室。
  接到保安室的电话之后,巫青江终于是松了口气,把这帮子贪得无厌的东西给清理了,医院也算是没有了麻烦。
  看看时间,才十一点,年夜饭是吃不成了,不过倒是可以回去和家人吃顿跨年饭。

  想到这里,巫青江微微一笑,穿上外套拿上包,正准备往外走的时候,门推开了。
  “你们是……”
  “巫院长好,我叫范增,来给我爸讨公道的!”
  听到这话时,巫青江眉头一皱道:“不知道令尊是……”
  “范成友!”
  巫青江的脸白了,往后不自觉地退了两步,范增的笑在他看来有点阴狠,这让他感觉很是心虑。
  “原来是范局家的公子,小范啊,对于你父亲的去世,我也很难过,不过你得节哀啊。”
  范增听得哈哈一笑道:“我节什么哀啊,人都烧成灰了,过了这么长时间,想难过也难过不起来,不过我就是搞不明白,你明明知道我爸不是在送医抢救中死的,为什么要让韦良这么填写记录呢?害得他一只手都没有了。”
  “你……”巫青江被吓得全身一抖,颤声道:“韦良的手是你砍的?”
  “是我!”范增点点头道:“我砍了他的手,并没有要他的命,医生吃饭,靠的是手,他没有医德,留着手也没用,我就替他砍了,至于你!”
  巫青江吓得把双手背在身后大叫道:“不要砍我的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