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727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就是最后一块遮羞布,方长算是给扯了下来,最后叹道:“项目怎么谈,最终都只会有一个结局,国能拿下项目,卓越参与项目招标,国能要保住的底线是管道工程与销售,严防有人拿与甲方谈判的权利作利益交换,否则这生意怎么做都是亏!”
  方长这番话一出口,所有人都沉默了,不可否认,方长这话命中了要害。
  方长的目光在三人的脸上扫过时,骆叶的目光之中带着警惕,的确是警惕,而且满是保护欲。
  对了,骆叶现在应该算是周家人了。
  算了算时间,方长与周芸相处马上八个月,同丨居丨都已经快五个月了,想来,她应该完全进入角色。那么……应该可以进入下一个阶段了。
  想到这里,方长把烟头往烟灰缸里一杵,双手拍在双腿上,大叫道:“好了,忙活一天了,我也该去准备准备晚上轰趴的事情。要不然几百万人看笑话,这人我丢不起。”
  说着,方长起身直接回了房间。

  将方长的话消化过后,周昊收起了嬉皮笑脸的那一套,拔通了的周建安的电话,将今天的所有种种都都告诉了周建安。
  “这哪里是一个技校毕业生的手段啊?”周建安惊喜交加,更多的却是疑惑,想了想,突然问道:“方长他自己不参与吗?”
  “不参与!”
  “臭小子!”周建安低骂了一声,叫道:“空有一身本事,确处处藏着掖着的。弄得老子这心都跟着难受,真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爸,你要这么想知他在打什么主意,直接问他就行了嘛!”

  “你放屁,让老子去问他?”周建安当时就炸了,哼道:“你这小兔嵬子不回来过年是对的,要是你在我面前,我恨不得两巴掌呼死你,笨死了!”
  被臭骂了一通,周昊翻了个白眼道:“行了,老爸,大过年你发什么火啊,你真想知道,昨年春节的时候,让他亲自跟你说,他不也说了吗,这谈判一年之内绝对不会有结果的。
  周建安在家中来回踱了很长时间,这才不得不叹道:“这小子能算到这一步,着实是不简单。国能拿下这个项目的难度不大,可是要想保住管道工程这一块和销售这一块也真是不容易,最大的难点在于后期合同的细节谈判,他说得没错啊,没有一年的工夫,这个项目的合同细节谈不下来。他啊,看来是想拿这个项目给我当见面礼了吧!”
  “爸,这大礼的确够大的,我看新闻啊,这两天京城的空气不太好吧,如果这项目成行,南气背输,蓝天白云的,也算是个大民生工程了!”
  听到周昊的话,周建安叹了口气道:“不骄不焦,善谋善断又知进退,这么大的功劳换成是你的话,早就迫不及待地领功了啊,方长啊方长,看来我不认你这个女婿还真是不行啦!”
  “爸,你捧你未来女婿,也用不着踩你亲生儿子吧,就好像我什么事都没有做一样。”
  周建安哼了一声,道:“知道你联系了南方燃气集团的核心人物准备碰面,谈成了再跟我邀功也不迟。行了,我先挂了,这些事情我还得好生斟酌一下。”
  等周建安挂断电话过来,周昊好长时间都没缓过来,如果这一切都按方长所说的那样发展,这小子也太神了吧?不过经过今天这件事情过后,周昊对方长那是彻底服气了,瞅着满脸期待的周芸,说道:“你瞧瞧你那花吃的样子,美了你,爸啊,对今年的春节完全没有兴趣了,就等明年春节了呢。”
  听到这话时,周芸羞得脸红,哼道:“懒得理你,我回房间了。”
  骆叶看了看周昊,走到他的身边,淡淡地问道:“你有没有发现,方长这一个手,好像把所有人所有的事情都攥在手中了一样啊?”

  被骆叶这么一说,周昊还真觉得是这么个道理,于是拉着骆叶走出了家门,然的混在了年三十儿来乔山镇凑热闹的游人当中。
  在心中将方长这段时间所做的事情串起来一想,转而搂住骆叶的腰,问道:“你在怀疑什么?”
  骆叶嘴一撇,哼道:“怀疑他的目的啊,这么本事的一个人他为什么一定会选中三丫头,为什么一定是周家呢?我已经是周家的准儿媳,你是我男人,不管怎么样我总得保证你的安全吧?”
  周昊听得心中一暖,点点头笑道:“我爸这一生没有犯过任何原则性的错误,更加没有对不起谁,他以我们三兄妹虽然严厉,但是在三观上也是没有出过任何问题的。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们家好惹吧。方长,终究才二十多岁,我大哥已经去他老家摸过底了,出身经历都没有问题,这样的人你只能把他归于怪胎一类。我们啊,顶多也只能羡慕一下子啦。”
  骆叶突然站定,扭过头来看着周昊道:“我是你的女人了,肯定得以周家为出发点,你看看我像嫉妒别人的人吗?”
  虽然骆叶在笑,但是周昊听得出来骆叶话里的火,只不过是顾着他周昊的面子而已。周昊赶紧紧搂骆叶的腰,一口霸气地亲了上去。
  这当街撒狗粮,也是把来来往往的人看得脸红心跳,尼玛,现在的年轻人都已经这么开放了?
  骆叶不喜欢大庭广众这样,但是不知道怎么的,被亲得倒有些晕头转向,别说,还挺有激情的。
  原想着把最近收到最近有人准备对卓越动手的消息告诉周芸,要知道,此时由藩男牵头,欧阳帅与龙波这种级别的公子哥,现在正在都城,他们这一个个的可是把方长恨到了极点,正憋了一个大招,随时准备对方长动手。既然他一副一切尽在掌握的样子,那就索性趁这次机会看看他的水有多深。也让他可以尝尝什么叫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的滋味。
  此时的方长没空去管别人在想什么,用笔写下了一封信,然后折了起来放进了兜里,然后拿起电话来,给施岚打了个电话过去。
  接通后,方长问道:“人呢,接到了吗?”
  “接到了啊,这小子真是能把人给气死,我在他后边足足等了两个小时候,他就一直对着电脑疯狂输入,完全把我当透明的!”
  施岚一边开车,还一边对副驾的唐迅疯狂吐嘈,真是快被气死了。

  方长听到这话的时候,说道:“行了,一会儿回来啊,我也送你一份惊喜,省得说大过年的也不给你送个礼物什么的。”
  挂了电话之后,施岚心中一喜,想不到自己还有惊喜,难不成是……那家伙准备好好教自己学本事了?
  想到这里,施岚格外的激动,看了看副驾上的唐迅,两眼一翻,这网瘾少年真是没得治了,到现在这一刻还在编程,真是无语!
  韦良的妈已经守在床前哭了快两小时了,眼睛红肿,大颗大颗滚烫的泪珠子还在往外滚落着。落在那裹着厚厚的沙布的“断杵”上。
  这条没有手掌的右手已经废了,所以韦良妈妈大哭,然而大哭的原因人却不仅仅是因为断手。
  “儿啊,你不为自己考虑,也得为家里考虑考虑……你弟弟没有工作……”
  韦良的心凉凉的,难道就为了那个一事无成的弟弟,自己就得放弃讨回公道的机会吗?
  “妈,今天年三十,你早点回去吧,不然家里没人做年夜饭!”韦良沙哑地说了一句。
  他妈并没有发现韦良的嘴唇早就干得裂口,也不在意韦良这两天几乎没有吃过任何东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