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725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有了巩学民这么多年的积累,巩平可以很容易的上手,因为巩学民是个只会用手去操作,凭经验去判断的人,所以巩平就凭这些经验,完成了一篇技术含量极高的论文,也正是这篇论文的成功,引起了思维塔克的注意,在即将毕业的时候,得到了思维塔克的招揽。
  从一开始,思维塔克对九里岗产生兴趣就是源自于巩平,而让巩平这么去做的人,就是方长。
  方长这盘大棋从很早之前就开始布局了,现在只不过是到了收网的时刻而已。

  思前想后的巩平,只得看着方长一脸苦笑,“看来当初我无限自卫,弄课题,发表论文,进入思维塔克,撺掇思维塔克进入国内市场,都是为了今天能给你服务啊,我这酬劳是不是给得太重了一点呢?”
  “至少也能让你爸如愿以偿吧!”方长淡淡地说道。
  “嘿,我真是无话可说,算你厉害!”巩平觉得自己的脑子已经够灵活了,不过跟方长一比,才发现自己就像个渣渣!
  回到车间外,周昊冲两人大叫道:“我还以为你们掉进去了呢,尿个尿可以尿这么长的时间。”

  巩平笑了笑,说道:“二少,不好意思,我跟方长聊得投契,所以就在厕所多聊了一会儿……爸,卓越没有问题,接下来,我要全力说服思维塔克与国能合作,我相信用不了多长的时间,九里岗项目就可以重新开启了。”
  “这个……这个……这就是传说中的嗬尿变?”周昊咂舌道:“你刚才不是还反对吗?”
  巩平看了看方长,这才冲周昊说道:“因为我相信方长。”
  这下子,周昊是真的无语了,这特么在厕所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会让巩平的态度来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正当周昊愣神的时候,方长对巩平说道:“陪你爸在家好好过几天年,没必要急着去京城,先让他们把过场走完再说吧,这事情牵扯着多方的利益,一年之内不会有最终结果,我们还有的是时间。”

  “知道了!”巩平冲方长点了点头道:“那接下来这几天,是不是可以多出来聚聚?”
  方长嘿嘿一笑,道:“聚你个头,看巩老师的样子,只怕是接下来几天安排了不止一台相亲活动,我啊,就不打扰你了。巩老师,在家好好养着,九里岗的项目一旦要上马,我会通知你的。”
  “养什么养?”巩学民摆了摆手道:“闲不下来了,龙山和万安的项目不是正施工吗,万安又与九里岗地层结构相仿,正好利用这一块抓紧练一支训练有素的技术能手,九里岗啊,要的更多的是经验和熟练工,开了年,巩平去忙他的,我就直接去基层了,在家里待着浑身难受。”
  听到这话时,所有人出奇的,没有一个反对,因为他们都看得出来,巩学民的心早就飞走了。
  从此,九里岗正式成为方长的囊中之物!
  周芸从卫生间里换了卫生巾后走了出来,整个人舒服了不少。
  “你别说,这个牌子用起来感觉的确挺舒适的,叶儿姐,还是你会享受!”
  骆叶微微一笑,哼道:“你啊,跑到这种地方人来工作,把自己都弄糙了,每个月那么几天时间本来就已经够难受的了,难不成还要让自己受这种罪?”
  “嗨……这又有什么办法呢?”周芸想到乔山镇的以前,一脸苦笑道:“叶儿姐,你不知道,去年夏天的时候,这里连个人影都没有,哪里像现在这样,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齐了,我现在都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三丫头,人家来大姨妈的时候,难都难受死了,哪像你啊,还满脸幸福的样子!”骆叶意味深长地瞅了周芸一眼,哼道:“是不是又想方长了啊,他可刚走没多久呢!”
  “讨厌啦!”周芸嗔了一声道:“谁说人家享受了,人家也是坠胀得厉害,痛死了。”

  “痛死了?”骆叶嘴角带着一丝浅笑,不怀好意地说道:“那是因为方长没有帮你疏通过吧?”
  “疏通?这个怎么疏通啊……”周芸刚一问出口,顿时一阵脸红,着急地推着骆叶大叫道:“叶儿姐,你真的太污了,讨厌死了。”
  骆叶一把抓住周芸的手紧紧地握在手心当中,认真地说道:“傻丫头,姐跟你说的是真的,昨晚跟你睡在一张床上,你那张床上真是一点男人的味道都没有,更是没有点根短发渣子,你跟方长都同丨居丨多长时间了,是你不想啊,还是他有问题啊?”
  “难道不是我想,就是他有问题啊?”周芸的脸通红,声音又细又小地哼道:“那你跟我哥还住一起呢,他跟你有没有那个那个啊?”
  “废话,你哥忍得住?”骆叶脸不红心不跳地说道:“我知道结果是什么,所以从来不避讳,他来我家的第一天,我们就做了,他是我男人,他逃不了,我也逃不了,既然早知道要发生的事情,又有什么好避讳的呢!”

  骆叶的现实让周芸有些触不及防,她觉得女人都应该是内敛与婉约的,赵雅已经够直接了,处处给男人一些暗示撩拨一下男人的心,让他蠢蠢欲动,最终付之行动,可是再看骆叶的状态,完全就是主动出击,这让周芸一下颠覆了自己对她的认知。
  “三丫头,你是不是觉得我太直接了?”骆叶笑道:“我是商人,我爸是商人,我妈也是商人,我的家族当中的每一个小家庭都掌管着自己的公司,我也不例外。所以我清楚知道时间对我来说意味的就是利益,再直接一点,就是钱。我不想这么铜臭,但是本质是这样,我也没办法。所以当确定你二哥是个值得托付的男人时,我也就免去了一切复杂的过程,将自己的所有给了他,包括我的房子车子,我的身体我的心都属于他,在这之后,我们才开始慢慢地做起恋爱当中的人应该做的事情,让我们的感情变得更有情趣,变成了一对即将走入婚姻的正常情侣。”

  听到骆叶这话时,周芸却难得地在她脸上看到了幸福的神色,羡慕道:“还是你好,看得到结果,所以做什么事都变得有意义,我跟你的情况又不一样。”
  骆叶拉着周芸道:“我跟你说这些不是跟你炫耀,更不是让你变得主动,你得知道,方长的终点在哪里,他的目标是什么。这么一个优秀的男人,突然降落在你的身边,你难道就从来没有怀疑过什么吗?”
  绕了一圈,原来骆叶考虑的是这个问题。其实周芸已经不止一次问过自己的问题,同样的问题,她更害怕是从周建安的口中问出来,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方长会怎么回答,他的答案能过得了周建安那一关吗?
  “三丫头,我们已经算一家人了,既然是一家人,我就不得不为周家的将来考虑,如果……我是说如果,方长真的有问题的话,你打算怎么对他?”
  骆叶从来不否认自己是个唯利主义者,任何人做任何事遵循利益原则,以利益为出发点的行事逻辑是经得起推敲的。所以她知道自己和周昊的婚姻是一场交易多过爱情,但是也不会让她产生抗拒,在她的眼里,整个世界都是以这种方式运作的。所以,她必须把她的角度看到的问题告诉周芸。
  而周芸在听到这话的同时,并没有动摇,那么她又怎么去说服身边的人呢。
  周芸紧紧地反握着骆叶的手,说道:“二嫂,我该怎么办?”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