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724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然而让他们吃惊的才刚刚开始而已,方长看了看付颖,后者马上打开模拟施工环境,这套半成品开始自行运转起来。
  看到这一幕时,巩平首先激动地来到中控台前,看到那个不足十五寸大小的主操液显触摸屏,再看到上面的选项,一项一项的点进去,看到内置的施式软件时,巩平的心再也无法淡定,看看这中控电脑,再一脸惊慌地看看方长,骇然道:“这电脑……这电脑当中怎么会有这些软件的?”
  方长没有回答他,而是淡定地看着一串给出来的数据说道:“这里的施工环境都是由电脑模拟出来的,沙水的混合比例也是模拟,就目前来看,完全可以投入实际使,而我们厂所生产的整车设备,到目前为止,也就只差台上的大功率柴油发动机。没关系,我已经通过一些渠道从海外订购了三十台卡特柴油机及三十台奔驰重卡的车载底盘,现在恐怕已经在大海上了吧?”
  看看现在的模拟施工,可以说整车组装欠缺的已经不再是技术,而只是时间而已。
  巩平咕嘟咽了一口口水,对于中控当中的软件他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将这些软件程序依次在各复杂施工环境下使用过后,得到的结果,都十分满意。
  一个小时过去了,巩平满头大汗地结束了自己的操作,冲他爸点了点头,然后再看着方长,眼中的救知欲让他快要崩溃了。
  方长仿佛知道他在想什么一样,笑问道:“PG,你想上厕所是吧?正好,我也想去,一起吧!”
  于是两人出了车间,脱下防尘服,来到厕所,一人占了一格小便池,方长自己点了一支烟,抽了一口,然后放在了面前的烟灰缸上架了起来,抖了抖,甩干净了之后,一边塞回去,然后一扭头,直勾勾地看着巩平,笑问道:“萨拉玛,还好吗?你怎么不把她带回来过年啊?”
  巩平的心猛地一抽,尿滋得到处都是,一手的尿都顾不得甩一甩,全身起一层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失声道:“卧草,你到底是谁,你的高压裂主设备的中控电脑里为什么会有我设计的软件,你为什么知道我的外号,你为什么知道萨拉玛?”
  方长淡淡一笑,把烟叼在嘴里,然后洗了洗手,从纸盒子里扯出来一张纸然后擦了擦手。

  就在这段时间,巩平看着这个背影,这个熟悉的背影,还有烟雾缭绕在他头顶的样子,定格这个瞬间时,巩平两眼猛地一瞪,惊叫道:“机械师,你是机械师!卧草,不可能啊,你的脸,还有你的声音,你怎么……”
  方长再扯出两张纸递到巩平的手里道:“擦擦手吧,你也不嫌恶心!”
  是了!巩平的心咯噔一声,震惊的神情慢慢恢复自然,再到狂喜,伸手就来抱方长。
  “卧草,先把你的吊塞回去好不好!”

  听到方长的话时,巩平低头一看,赶紧把小兄弟关起来,生怕自己一激动夹住皮包,还特地撅起了屁股,然后把纸扔进了纸筐里后,一把熊抱住方长,也不管他满脸的恶心与嫌弃,一个劲地猛拍方长的背。
  “是你,真的是你,你特么消失了这么久,老子还以为你死了呢,你怎么回来了,你又是怎么成了卓越的一名打工仔的啊?”
  问到这儿,巩平一把将方长放开,边摇晃着他,边叫道:“你说啊,你倒是说话啊?”
  方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正准备开口时……巩平一把将方长又狠狠抱住。

  一边拍他的背一边说道:“别说了,别说了,我知道你个人,浑身都是秘密,你不愿意说就算了,等到以后你想说的时候,再告诉我吧,兄弟啊,你真是……为什么走了也不说一声啊!”
  尼玛!你到底是让老子说呢,还是不说呢?此时的方长真是哭笑不得啊。
  巩平的留学生涯并不是一帆风顺的,准确地说,惨得不是一二般的。
  白天有课上课,有导师安排的任务就做任务,没课没活的时候,啃打基里当小时工,还被主管压榨,不过这小子能忍啊,算算他老爸一个专家级技师的月收入,他三小时挣四十五刀,已经很牛批了。再加上他接软件编程(码农)的私活,运气好的话,一个月得有一千刀左右的收入,加在一起,放国内月薪过万了。
  巩平可以挣钱,因为在机会面前是人人平等的,他无法摆脱的是种族之间的敌视,那些个黑得只剩牙的煞比居然成天到晚嚷嚷着让巩平滚回日本和韩国去。
  草了特的玛,种族歧视也得分清国家好不好?接下来就是一场接一场实力悬殊的较量,巩平总是被打得鼻青脸肿,后来对他动手的人被逮捕,再放出来的时候,拿枪直接闯进校园,对巩平实施报复。一共开了三枪,最终确由手无寸铁的巩平顺利完成反杀,还救了一名躲在他身后的女人。
  然后被成功反杀。最终在八小时之后,当地以无限防卫权为由宣布巩平无罪。
  从此,巩平的海外留学生涯是节节高升,挡都挡不住。
  然而他最想感谢的人,就是那个突然出现,并且问他要了酬劳的人,这个人叫机械师,也就是此时他面前的方长。
  方长要的酬劳并不是钱,而是巩平当时自行设计的几套软件,而用在中控上的那几套软件,正是出自巩平的手里。
  所以当巩平看到它时,会激动成这副模样。
  “怎么不回答?”方长看着巩平问道:“你跟萨拉玛都爱成那样了,怎么不带回来给你爹妈看看,是不是怕你爹妈接受不了外国人啊?”

  一说到这事,巩平兴奋全无,摇摇头道:“分手啦,她说跟我不会有结果的,和我在一起主要是出于对我的救命之恩的感激。嘿,说起来,我是赚的吧,当时不是你拿弹绷子打了那杂碎的腿和手,我哪有机会反杀啊。同丨居丨了几年,赚了!”
  方长笑了笑,说道:“死鸭子嘴硬,不过话又说回来,你的确挺赚的,如果不是她的话,你在思维塔克里也不可能爬得这么快,萨拉玛暗地里应该没少帮你出力!”
  “什么?你是说她跟思维塔克高层之间有关系?”
  方长心中有数,但是话也不能说得太明白,于是点点头道:“是有些关系,不过我急着回国,后期就没再往下查了,具体是什么,我也帮不到你了。”
  “算了,都过去了,我特么能看到你,比看见女人更高兴!”
  活该你单身!方长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道:“别弄得像个基佬一样!”
  巩平哈哈大笑了一会,突然沉下脸来,看着方长道:“你这人,水也太深了,当初问我拿这几套软件的时候,我可从来不知道你还真能用上。”
  “废什么话啊,你当初手里也就只有这几套软件最值钱了吧,不要这个要什么。”
  巩平嘿嘿笑道:“要我啊,有我在,这几套软件算什么?”
  “滚滚滚!”方长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当初方长不仅仅是问他要了几套软件,并且在巩平的毕业论文上帮了大忙,论文涉及到的课题正是九里岗项目,与高含硫天然气开采技术密切相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