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502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边儿去,再说风凉话,信不信我让你双腿打着哆嗦回家?”
  “呃……领导您接着说,属下洗耳恭听。”
  “德性!”白他一眼,裴子衿又道,“我刚才想了一下,要从巡抚身上入手,其实也不一定非得跟他针尖对麦芒的干上,田立诚不是跟他私交很好么?身为你的准老丈人之一,让他为你这个好女婿打打前站什么的,应该不难吧?!”
  “呵呵!要是为了别人,可能不难,为了我,难上加难!这么说吧,要是杀人不犯法,他早拿枪把我给打成筛子了。”

  “活该!”在他胸膛咬了一口,裴子衿说:“让桐桐出马好了。那姑娘迷你迷的不行,田立诚又疼她疼的不行,由她出面,肯定好办。反正不管怎样,我们不能仅凭猜测就行动,至少也得尽快弄清楚大学生村官事件的由头是什么,然后才能根据情况再制定相应的策略。”
  萧晋想了想,身子就往下拱了拱,叼住某物含混不清地说:“到底是当领导的,让我脑子稀里糊涂好几天的事情,你几句话就给捋清爽了,不好好鞠躬尽瘁一下,都不能表达属下此时此刻犹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的敬仰之情!”
  没有耕坏的田,只有累死的牛;这句话是真理!
  一连三发,裴子衿神清气爽,满面红光,跟被刚刚浇过的花儿一样,而萧晋则完全相反,哪怕有强健的身子骨打底,走路也有些飘忽,看的丁夏山直皱眉,连带着对裴子衿也没什么好脸色。
  对此,裴子衿并不怎么在乎,反正她也没打算着跟萧晋朝夕相处。
  晚上,萧晋正在配药小屋里调整给裴子衿调理身体的药方,梁玉香推门进来,将一碗粥放在了他的手旁。“快趁热喝,奶奶特意让给你熬的燕窝粥。”
  萧晋抬起脸,见这女人满眼都是幽怨,就摇了摇头,放下笔问:“又吃醋了?”

  “不是吃醋。”梁玉香委屈地噘起嘴,“只是觉着我们几个整天小心翼翼的怕伤着你的身体,实在拗不过你的要求了才会荒唐一次,外面的女人倒好,逮着你就跟不要钱似的榨,一点都不知道心疼,那我们平日里忍着还图啥啊?”
  “是是是,这事儿是我不对。”将她抱在怀里,萧晋柔声说,“我和子衿跟其它女人不同,你也知道她的职业性质,不说总是枪林弹雨吧,但每次出任务都是凶险万分。你男人我在夷州呆了两个月,是真真正正的从鬼门关走了一遭的,她虽然个人能力很强,但终究是个女人,独自在那边建立情报网络,我难免更挂心一些,今天乍一见到她,激动的有些过头了,这才荒唐了些。
  我是医生,自己的身体情况自己清楚,不会勉强胡来的,你不用担心,也别生气了,好不好?”
  梁玉香的嘴巴依然撅着:“隔三差五的就往家里带女人,我要是每一个都生气的话,早就气死了。”
  “嗯,我的香姐姐最大气了,毕竟是当初头一次见面就敢抓我兄弟的女人嘛!”
  想起两人初次见面时的场景,梁玉香就忍不住笑了,轻啐一口:“你还有脸提?第一次见,话都还没来得及说呢,就抱着人家乱摸,坏死了!”
  “这你可怪不着我。”把脸贴在女人软绵绵的胸口,萧晋嘻嘻笑道,“当时我本来是去找云苓道歉的,你都看见我站在门口了,还要故意往我怀里撞,送上门儿的肥肉,哪有不吃的道理?
  你还别说,不摸不打紧,一摸我可就忘不了香姐姐你喽!你家男人我长这么大就没有抱过身子那么软的女人,跟没有骨头似的,要不是那个时候我还想在村里长久的混下去,肯定早就忍不住把你连皮带肉的吞进肚子里去了,怎么可能会忍到你去救我的那天?”
  回忆起两人相识以来的种种过往,梁玉香的身子就有些发热,用力的抱住他的脖子,梦呓般的说:“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当时一见到你就忍不住的想要逗逗你,本以为你这么年轻,肯定会像那些半大小子一样害羞,没想到却是个冒了油的坏坯子。不过啊,你的手真的很厉害,那天之后,明明我是有男人的,可晚上躺在床上总是会不自觉的想起被你抱住的感觉,还有你……那个的手感,想着要是……要是被你给……”

  说到这里,她的脸已经红的发烫了,羞涩的啐了自己一口,接着又幽幽地道:“当时我就觉着自己是个不要脸的坏女人,所以,梁德富要跟我离婚,我虽然有了想死的念头,可一时还下不了决心,毕竟坏女人是没资格当什么贞洁烈妇的,直到那天,因为梁茂才的事情,你当着全村人的面宣布沛芹是你的婆娘,我忽然就觉得自己活着再没了什么意思。”
  感觉到有温热的泪水流进颈窝,萧晋心中怜惜,不想她继续伤感,就故意调笑道:“哦,原来那个时候你就已经喜欢上我啦!嘿嘿,香姐姐,你可真能忍,那晚我要是没中春药的话,你是不是一辈子都只打算让我隔着衣服吃豆腐啊?”
  梁玉香流着泪轻笑一声,“这可是你自作多情了,那个时候的我心里很清楚,顶多就是不讨厌你,愿意让你偶尔占点便宜,甚至被你给强行那什么了,估计也就是不会太恨你而已。
  虽然我始终不肯承认,但事实上我就是个离不了男人的女人,那时候的我太寂寞了,而你是城里来的秀才,又那么的有本事,长得不难看,身上也干干净净的好闻,就像饿极了的猫看见了一条鱼,有些惦记你罢了。
  为什么听到你要了沛芹时会那么难过,当时我自己也不懂,不过后来和你在一起之后就明白了,其实就是嫉妒。我嫉妒沛芹比我命好,她有一个孩子,老天爷又给了她一个顶天立地的好男人,而我却什么都没有,连梁德富那种没出息的孬种都不愿意要我,还有什么脸活在这个世上呢?”

  说到这里,她抬起头,捧住萧晋的脸,痴痴的看着他。“萧,我这辈子最庆幸的事情不是被你救活了过来,而是你中春药的那个晚上是我接到了你的电话。老天爷没有抛弃我,我好开心!这一年来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日子,哪怕之前担心被沛芹发现的时候,也比以前要强上百倍。
  萧,你是我现在还活着的唯一理由,所以,别辜负我,好么?”
  话说的萧晋心里又疼又酸,可这种时候他的任何承诺都是苍白无力的,只能通过行动来让女人感受自己的爱意。
  不过,梁玉香到底还是心疼他的身体,在马上就要被剥成小白羊的时候清醒过来,强忍着**推开他,穿好衣服,最后又俯身在他的兄弟上轻轻一吻,这才温柔的说:“你呀!每次心里有愧了就总会摆出一副要拼命伺候我们的架势,弄得好像我们只图你这个似的。
  好了,我只是借着机会和你说说心里话而已,没想着让你磕头谢罪,粥都快凉了,赶紧喝了,干完活早点休息,今晚我跟巧沁都说好了,往后几天谁都不烦你,就权当是让你好好陪陪沛芹吧!”

  人是一种非常复杂的动物,任何意义绝对的话都无法将之完整的概括,萧晋不知道这世界上有多少人会和自己一样一边愧疚一边无耻,但他知道,自己这辈子肯定不会活的太轻松。
  日期:2018-09-29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