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223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虎爷得意洋洋,也不擦擦脸上的唇膏印子,从皮包里拿出金卡付账,旁边几位老板也纷纷依样画葫芦,捡最贵的买,一买还都是两件,他们怀里的女孩子们兴奋地叽叽喳喳乱叫,纷纷表示这回大学里开圣诞晚会不愁没体面衣服穿了。

  忽然一阵歌声响起,“我在遥望,月亮之上……”声音之大令人侧目,虎爷从腰带上的手机皮套里摸出一个金色的手机,按了接听键大嗓门喊道:“喂,谁?我啊,我在帝豪商厦买东西呢,什么,聂总有安排,好好好,我马上到。”
  放下手机,虎爷一脸的严肃:“你们先遛着,聂总找我有事,我先走了。”说着连小妞也不带了,一个人下楼,来到停在人行道上的卡宴旁边,伸手将挡风玻璃上的罚单扯下来扔掉,旁若无人的上车发动,逆行离开。
  虎爷来到大开发集团总部,停车上楼,所有见到他的人都停下毕恭毕敬的招呼一声,有喊虎哥的,有喊经理的,更多的却是称呼他为虎爷。
  虎爷是大开发的头号打手,脏活都是他出面干的,心狠手辣丧良心,谁都知道。

  来到主管开发的副总办公室,虎爷大大咧咧往椅子上一坐,说:“魏总,你找我?”
  魏副总说:“是这样的,聂总安排你去负责临江cbd的动迁工作,你做个准备吧。”
  虎爷眼睛一亮,说:“是不是夜市南边那一大块贫民窟啊,那可是一块好地方啊,绝对黄金地段,对了,夜市拆不拆?”
  “应该也在拆迁范围之内。”
  “nnd,八年前我在夜市让人攮了一刀差点挂了,至今没找着头,没想到这夜市也要拆了,我这一刀的仇,看样子是报不了啦。”
  八年前,虎爷还只是虎哥,刚从劳改队出来没事干,纠集了一帮小兄弟,开了家温州发廊,又找了几辆破车给工地送沙子,混的也是一塌糊涂,属于勉强够温饱那个阶层。
  后来有一次,虎哥在夜市被人捅了,三刃木的小刀子扎进肚皮里,血呼呼的往外流,虎哥倒是个猛人,竟然拿用手捂着肚子追出去几百米远,他的英姿被坐在汽车里的大开发聂总看到,从此虎哥就交上了好运。
  当时聂总手头有个项目正陷入困境,几个钉子户赖着就是不愿意搬家,项目进度停滞,每天光利息损失就好几万,正在一筹莫展之际,聂总发现了虎哥这条汉子,顿时觉得这个人可用。
  聂总当时就让司机把虎哥送到了医院救治,帮他垫了医药费就走了,只留下一张名片。

  虎哥没有让聂总失望,肚子上的伤还没好利索就带着绷带上阵了,带着手下一帮兄弟堵门放蛇涂油漆,招数层出不穷,终于把钉子户驱走,为大开发立下了一大功。
  此后,虎哥顺风顺水,大开发的建筑工地所用的沙子都由他提供,工地上有地痞流氓捣乱,也是虎哥出面解决,时间久了,虎哥摸到了门道,自己也成立了建筑队,求聂总给了一些小工程,慢慢的也就发起来了。
  但凡大开发遇到什么不方便出手的疑难杂症,都是虎哥充当急先锋,有聂总做后盾,虎哥下起手来特别的狠,不管什么样的刺头都能摆平,此外聂总家里有什么大事小情,虎哥也很热心的帮忙,双方合作相当愉快。
  时至今日,虎哥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开按摩房的小地痞了,手底下也有上百号兄弟,十几辆泥头车,大大小小的房产若干处,虎哥也变成了虎爷,但是他心里明白,没有聂总,没有大开发,自己绝对没有今天的成就。

  上个月聂总过生日的时候,虎爷喝的大醉,扯开衣服把胸口拍的通红,向聂总表忠心:“聂总,我的好大哥,有啥事你只管开口,我这条命都是你的,谁敢和你作对,我就杀谁!”
  当时聂总只是笑笑说:“虎子喝多了,送他回去吧。”其中心里还是很得意的,大开发有这样一头敢打敢拼的猛虎在,确实少了很多烦心事。
  动迁办公室的作用相当有限,几天功夫下来,没有说动一户人家,工作人员嘴皮子都磨破了,还是无济于事。
  高土坡的居民很团结,本来大家就都是晨光厂和红旗厂的职工,两个单位距离那么近,又都是邻居,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都能说上话,这回更是因为拆迁的事情走到了一起,退休的,下岗的大叔大婶们闲着没啥事,就都聚在居委会,每天商量对策。

  居委会陈主任是个五十多岁的妇女,原来在红旗厂妇联工作,回来托关系到居委会上班,是个很热心的大姐,她家就在高土坡,还盖了两层小楼呢,本来指望房子拆迁能赔等同面积的住房,也好给儿子结婚用,现在看来是没戏了,陈主任组织能力很强,在她的带领下,大家统一了意见,不给到五千一平米的赔偿款绝不搬家。
  “姊妹们,听我说,咱们人多力量大,就是不搬,他们也没辙。”陈主任慷慨激昂的说着,口沫横飞,忽然居委会门口出现了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戴着金丝眼镜斯斯文文的站在那里不说话。
  陈主任赶紧停下演说,走过去问道:“儿子你怎么来了,今天不用上班么?”
  来人正是陈主任的儿子,也是他们家的骄傲,省城名牌大学毕业,今年才考的公务员,分进了市财政局工作,前途一片光明啊。
  儿子将母亲拉到一旁,低声说了几句,陈主任的神情就有些慌乱,回来对大家说:“我家里有点事,先走了。”说着便离开了。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大事。
  第二天一早,一辆蓝色跃进卡车停在了陈主任家门口,车身上涂着几个醒目的大字:搬家公司。
  穿着迷彩服的工人们如同繁忙的蚂蚁一般,把陈主任家的大小东西抬出来往车厢里堆,很多零零碎碎的小东西来不及收拾就用包袱皮裹着,叮叮咚咚的响,看得出这次搬家很是匆忙。
  出来买早点晨练的邻居们发现陈主任要搬家,赶紧围上去问她:“陈主任,你咋说搬就搬了呢?昨天不是说的好好的么,你带着我们一起抵制拆迁。”
  陈主任支支吾吾,眼神闪烁,大家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卡车将陈主任一家连人带东西统统拉走,人去楼空。
  陈主任走的是那样急,屋里的窗帘吊扇空调都没来得及搬走,邻居们茫然的走进空屋,心里都空落落的,最坚定的陈主任都搬走了,谁还领着大家干啊。

  “找老刘去。”有人提议道。
  “对,找老刘去,咱们这就他本事最大了。”马上有人附和道。
  他们口中的老刘就是刘子光的老爸,晨光机械厂下岗工人,因为儿子在外面混的风生水起,当爹的也跟着风光,俨然是个人物头了,邻居们有个大事小情都找他出面,家里来了客人也找他陪客,现在居委会主任临阵退缩,大家头一个就想到老刘了。
  众人涌到刘子光家所在的大杂院里,七嘴八舌的喊着老刘,老爸老妈披衣出来,了解众人来意之后,老爸倒是很沉稳,说:“这事儿太大,等我儿子回来我问问他,大家放心,小光一定会帮大家撑腰的。”
  邻居们渐渐散去,老妈责怪道:“老刘,你不该往家里揽事情,儿子事情那么多,哪有空管这个。”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