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719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过了好久,苍仁深深吸了一口气,冲墓碑弯腰行了个礼,然后对方长说道:“肯定是老爷子和阿正在下头保佑,这个小要杂碎还真敢回来啊!”
  方长点点头道:“不光敢回来,昨天一到洪隆就把急诊科那位过手范成友遗体的医生手给砍了,晚上又去市内部纪律监察处处长家去放了几十条蛇。”
  三人听得一颤,想不到这个杀人犯居然已经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
  看到苍仁气得发抖且起了杀心的样子,方长淡淡地说道:“苍家是做正经生意的,洪隆如今正是发展的最佳时机,苍叔可不能错过这一声好戏。”
  苍仁当然知道方长在劝他,沉声道:“阿正的仇不能不报。”
  “如果苍叔信得过我的话,这事你们就别管了,好好看着就可以了,我得听到苍叔的保证,不然接下来的事态我怕会失控。”
  方长这么长时间以来对苍家的态度是有目共睹的,他的行事风格和手段苍仁那也是有数的,当然不敢小看。
  大儿子的仇虽大,但是活着的人还得继续活下去,总不得让仇恨冲昏了头脑,拉着一家子人的前途去冒险。
  思前想后,苍仁虽然有一肚子的话想问,但也知道有些话不能问出口,只是重重地点了点头道:“叔信得过你,但是有结果的时候,你一定得叫上我们一家子,不然的话,这将是我一辈子的遗憾。”

  “放心,好戏登台,我怎么可能把最重要的观众给忘了呢?”
  看到方长自信的笑容时,苍仁的心里一下子也有底了,于是招呼着他儿女离开。
  苍仁走前面,苍衡紧随其后,苍妙吊在最后,突然转过身来拉住方长道:“我嫂子这几天可不太好,孚能厂有些压不住了啊,她那个后妈还成天的挑事儿,你既然给了人家母子俩信心,可别扔一边晾着,你这不是叫人寒心吗?”
  “咦?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让我受惊了啊!”

  “死样!”苍妙在方长的额头上戳了一下道:“油嘴滑舌的。我也是看在我大哥一天都没关心过这对母子的份上,所以对他们格外的抱歉,你啊,有时间多关心他们一下。好了,姐要放长假了,等到春节守完,城东这边的项目一个接一个,想想就累人!”
  嘴里说着累,可是表情却是激动的,看得出来苍妙还是很期待接下来一年的发展势头。
  “小子,凡事别强出头,虽然你答应了我爸,但是我最关心的还是你的安全。”
  话到此处,苍妙满眼是爱地摸了摸方长的脸,也是让方长心中暖暖的。
  等到苍家人都走光了,方长这才自言自语地说道:“给你爸上坟都不认真,还偷听我们说话。”
  这时,一道娇小的身影从转角的枯草丛里走了出来,正是那偷听了好长时间的柳冰。
  “上坟哪还有认真不认真这么一说啊?”

  柳冰并没觉得有多不好意思,大摇大摆地走了出来,白了方长一眼,然后就往下面她爸的土坟边走去。方长就跟在后面。
  只见柳冰来到她爸的坟前找了个地方安静地坐了下来,方长笑道:“你也好意思,上来看你爸,两手空空,这也太没诚意了吧?”
  柳冰哼道:“东西带得再多,要么是做给活人看,要么就是安慰自己,我不做这么没意思的事情。”
  “那你还来,在脑子里想想你爸不就完了吗?”方长淡淡地问了一句。
  柳冰小嘴一嘟,指着方长叫道:“我还没有原谅你呢!”
  方长嘿嘿一笑,顺势在柳冰的身边坐了下来,柔声道:“听周芸说你已经答应要考京卫航空航天大学了。”
  “你别误会啊,我可不是为了谁才去考。”柳冰哼了一声道:“最近我就一直在想一个问题,关于阶层的问题。”
  “想出什么结果来了啊?”

  柳冰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矛盾地说道:“想到一点,但是又很模糊,你说说这野外作业处,绝大部份一家三代都是工人,就连我爸没死的时候对我说的话都是,好好读书,最好将来考上能源大学,再回到这个单位来当干部。不光是我爸,就连身边好多人的父母他们也大多都是这个想法。这个是不是就是阶层的固有想法呢?”
  方长满意地点点头道:“你能把问题看到这个层面,就说明你跟一般的孩子不太一样,也难怪是个学霸了。”
  “别孩子孩子地叫,我还有半个月就十八了,成年了,哼!”柳冰骄傲的样子,挺了挺身板,就像在对方长证明着什么一样。
  方长刚撇了撇嘴,面对柳冰那杀人的目光时,马上转移话题道:“你是不是觉得这个阶层就像一个泥坑似的,把这个阶层的人死死地陷在当中无法自拔呢?”
  “不是无法自拔,应该是不知道谁,让我们产生了莫名的优越感,觉得身在这个体制当中,连吃屎都是一种幸福!”
  看到柳冰的小眼神儿时,方长黑脸道:“你再这么说机械厂的员工,当心我收拾你!”

  柳冰鬼灵精地吐了吐舌头,缩着脖子道:“是不是,如今的机械厂跟当初的机械厂已经是两个极端,可是机械厂也是因为划出了野外作业公司之后,员工才对外面的世界有了新的认知,方长哥哥,你知道这是无为什么吗?”
  “因为谎言!”方长说道:“农民的儿子是农民,工人的儿子是工人,老师的儿子是老师……大体上在过去都是这个样子,然而经过一段时间之后,情况就变了,父辈的条件足够的时候,不再要示子承父业,而是希望他们有更好的发展。但是工人这个团体非常奇怪,进入体制当一个正式的工人是他们一辈子的追求。主要的原因是,长久以来撕不下的一张遮羞布和谎言的支撑!地主快死的时候,拉着傻儿子问,咱家的鸡嫌起得早,猪嫌吃得差,牛嫌活太多,这可怎么办?儿了答,让鸡多睡一会儿,猪吃好点,牛少干点儿活。地主闭眼前摇摇头道,告诉它们,外面有狼。”

  听到这话的时候,柳冰突然问道:“谁是地主?”
  “你说呢?”
  看到方长神秘的笑容时,柳冰突然背心发凉,叹道:“原来我一直觉得很多事情都是命中注定,直到这一刻我才觉得,注定的事情,也许就是一只无形的大手将一些快要跑偏的事物给拉回到正轨上来,让他们尽可能地按照原定的轨道发展。这就是阶层定数吧。”
  事实上,外面的确有狼,但是被困在阶层当中的人从来没有把自己当成人,他们忘记了,人,是可以使用工具的,是可以跟狼对抗的,很艰难,要穷其鸡牛狗猪全家之力才能让小嵬子跟狼有一拼之力。
  因为成功和失败的机率各占百分之五十,所以有的鸡牛狗猪觉得还是自己吃好喝好,再让自家的小嵬子走自己这条路也挺好。
  方长看着的柳冰说道:“狼是什么?狼就是阶层就是牢笼。”
  “是地主养的吗?”
  “胡说八道!”方长笑骂了一声道:“认识到这个关键的人有两种,一种认为狼是地主养的,但是我倾向于后一种,狼是鸡牛猪狗自己养的,养在自己的心里,吓得他们不敢多迈半步。这就是谎言,一代传一代。”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