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215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新公司注册资本两百万,其实集团根本没投入那么多钱,光是刘子光的那辆辉腾,就占了注册资金的一半以上了,虽然是三年的旧车了,但是折旧下来还有一百万往上,公司注册地址也在富豪广场,刘子光担任法人代表,同时也是股东,公司里他占了百分之十的干股。

  新公司成立,缺少优秀的管理人员,像贝小帅这种毛手毛脚的小子,还是让他管着夜市摊子和网吧比较好,正经职业不适合他,刘子光喜欢当甩手掌柜,想找一个有担当的副手,想来想去,他把目光放到了李建国身上。
  李建国,三十五岁,据说以前当过兵,但他自己从来也没提过,除了身上的一股肃杀之气,几乎找不到当兵的痕迹,疤子他们这些老人都说,建国是经历过大风大ng的人,那些往事他不愿意提。
  刘子光先找到疤子了解情况,问他:“疤哥,建国以前到底是当的什么兵,你俩怎么认识的?”
  疤子说:“我俩是老邻居了,从小一块长大的,后来我初中没毕业就辍学了,在社会上瞎混,建国上完了高中没考上大学,就参军走了,据说当的是陆军吧,反正从那之后就没联系过,后来有一次我被人砍,你看我的头。”
  说着疤子就指着自己头上一道骇人的刀疤,一直从脑门延伸到脸上,“二十多个人追着我砍,拿的是那种钢锯条磨成的刀,贝小帅用的那种,他妈的真快!我现在看见都打怵,其中一个小子照着我头就劈了一刀,要搁一般人就砍死了,可是我不一样啊,从小我爸就拿棍打我头,我练出来了,一刀砍我脑门上,刀子被骨头卡住了,我转头就跑,淌了一路的血啊,本以为那次肯定栽了,结果建国哥迎面过来,一看是我,二话没说就动手了,我操,我这辈子就没见过这么俊的身手,招招制敌啊,二十多口子,硬是被他一个人打跑了,然后把我送到医院,所以说,我到现在都欠他一条命。”

  原来还有这么个典故啊,刘子光若有所思,问道:“那他退伍之后怎么没安置?”
  “不清楚,他不想说,我不敢问,就帮他弄了个摊子,他这人不喜欢欠人情,有啥事不愿意麻烦我,我也不勉强他,不过奇怪的很呢,后来刘弟你出现了,建国哥倒是很喜欢和你来往呢。”
  刘子光笑笑:“可能我们身上有同样的东西吧。”
  “什么玩意?我怎么没有?”
  “军人的气质,只有当过兵的人才能察觉到彼此身上的铁血味道。”刘子光说。
  现在李建国和毛孩就住在高土坡一所出租屋内,也是那种大杂院,空中遍布着各种电线,晾衣服架子,电视天线,不时有一群群鸽子在天上飞过,鸽哨刺耳的响。
  李建国把地地道道盘给刘子光之后,除了去医院照顾嫂子之外,每晚依然去摊子上照看着,刘子光按月给他开工资,三千块,多了他也不要,嫂子的癌症已经用了刘子光不下十万块了,这份情李建国嘴上不提,心里可都记着呢。
  中午时分,刘子光来到了李建国的家,远远的就看见毛孩端着个木棒子站在屋顶平台上,棒子下面还吊着五块砖头。
  看见刘子光过来,毛孩呲牙一笑,想打招呼呢,刘子光把食指放在嘴唇上对他作出噤声的手势,毛孩点点头,一声不吭。

  门是虚掩的,刘子光悄悄走过去,眼角一瞟,就看见门板下方连着一条线,他会心一笑,建国哥真有意思,在家睡午觉还设防呢,慢慢蹲下身子,掏出钥匙串上的小剪刀,把那根细线给剪断了。
  然后轻轻推开门往里走,这是一座居民自建的一层半小楼房,进门之后发现那根线连着的是一个空的凤尾鱼罐头,如果没有剪断线直接推门进去的话,罐头盒一定会发出声音的。
  外屋摆着一些坛坛罐罐,没吃完的挂面、榨菜都摊在桌子上,家里没个女人还真不行,乱的跟旧社会似的,李建国的卧室就在里屋,刘子光推门进去,床上空荡荡的没人,正要举目四望,忽然身后一阵劲风袭来,刘子光下意识的一侧身,同时发力向后肘击。
  李建国被撞得向后倒退了几步,两人同时哈哈大笑。
  “怎么偷偷摸摸进来的,我还以为进贼了呢。”李建国很隐蔽的将一把匕首塞在了上衣里面,不经意的问道。他刚才确实是在午睡,身上只穿着汗衫,脚上蹬着一双解放鞋。
  “来找你有点事。”虽然只有惊鸿一瞥,刘子光已经发现那是一把六五式伞兵刀,这种刀有个特点,刀身上用来切断伞绳的勾刃特别容易辨认。
  “给你几十号兵带一下怎么样?”刘子光说完,仔细注意着李建国的表情。

  李建国没言语。
  “准备成立一家保全公司,这不正摊上退伍么,我准备招募几十号优秀退伍士兵充实一下队伍,缺个总教官,就想到你了。”刘子光补充道。
  “好,什么时候上任?”李建国快人快语,一口答应下来。
  “前期还有些准备工作,怎么挑人,怎么训练,制定章程,都得你出马,我是干不来这个的。”刘子光说。
  “好,我就一个条件。”

  “说。”
  “你必须放全权给我,训练这一块,不能让任何人插手干预我。”
  “行!”
  “还有一件事,我需要一个助手。”
  “公司上百号人,随便你挑。”
  “我就要王志军。”

  到底是李建国,眼睛毒啊,王志军可是空降兵退伍下来的,成色能差么,不过他现在主持挖沙场工作呢,又和村长的闺女打得火热,往城里调,他能同意么?
  但刘子光还是一口答应下来:“行!”
  “给我五分钟时间,整理一下东西就跟你走。”李建国说。
  “我等你。”

  事实上整理东西没用五分钟,刘子光一支烟刚抽完,李建国的行李就整理完成了,铺盖被窝换洗衣服鞋子塞满了一个迷彩大背囊。
  “就这点东西?”
  “够了。”
  李建国一如既往的言语精炼,身上穿着一套普普通通的夹克和休闲裤,脚上换了一双大头高腰皮鞋,刚才穿的解放鞋就塞在背囊一侧的袋子里,一股臭脚味弥漫在空气中,看来毛孩说的是真的,李建国连睡觉都穿着鞋子。
  当时毛孩说这件事的时候大家都不信,说毛孩胡扯八道,但刘子光却明白,这很可能是李建国多年戎马生涯养下的职业病,24小时待命状态,随时可以投入战斗。
  也正是因为这些改不掉的生活烙印,以及清贫的生活和毛孩这个拖累,李建国的老婆才弃他而去,想来也是这个退伍军人的悲哀。
  两人出了门,李建国对屋顶上端着砖头的毛孩说道:“再过两个小时,下来吃饭。”
  刘子光问:“吃什么?就一点剩面条,小孩还在长身体,吃这些可不行。”
  李建国说:“就因为小,所以要锻炼,将来到了荒原上,几天几夜没有补给,人撑不住就得死。”
  刘子光惊叹道:“你干啥啊建国哥,你这是打算把毛孩练成特种兵么?”
  李建国叹口气,转身一边走一边说:“这不是我的想法,是他爸爸的遗愿,可惜这个愿望很难实现了。”
  “为什么?”
  “现在当兵不比我们那时候了,都要靠关系,递条子,而且毛孩没有文化,很难当兵。”李建国的神色有些黯然。
  “对了建国,你在哪个部队当的兵?”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