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211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叔叔同意了,小雪喜笑颜开,只有在这片棚户区,她才会笑的这么畅快和自然,两人在昏黄的路灯下并肩走着,忽然一只野猫跳上墙头,警惕的看着这两个人,小雪停下脚步,笑眯眯的看着野猫,忽然装狗叫吓唬它:“汪汪。”
  野猫不满的喵呜了一声,扭头跑了,小雪开心的前仰后合,咯咯直笑,纤细的腰肢如同风中细柳一般柔弱。
  这女孩子,只适合生长在童话世界里,可惜现实却这么残酷,让她生在这样一个悲惨的家庭。
  到了米线馆,老板看见小雪来了,很热情的和她打招呼,小雪笑眯眯的拿出几个硬币来,说:“一大一小两碗,再来个茶叶蛋。”

  不一会儿两碗米线端了上来,细心的刘子光注意到,其实小碗米线的份量也和大碗差不多,老板一边拿着铲子给炉子加碳,一边慈祥的看着小雪,想必这个好心人一直以来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关心着这个可怜的女孩吧。
  “小雪,你经常到这里来吃米线么?”刘子光问。
  “也不是,差不多每个星期才来吃一次的,这里的米线最好了,大碗两块五,小碗两块钱,我吃小碗就饱了,你看这里面有香菜咸菜肉馅还有牛肉汤,可香了,营养也很丰富呢。”小雪说着,把茶叶蛋剥了一半放进了叔叔的碗里。
  听着小雪如数家珍的介绍,刘子光却觉得鼻子有些酸,高三的毕业生啊,就靠米线来增加营养,这到底是谁的责任?
  刚才那一跤摔得很惨,阎东的面门狠狠和地面亲吻了一下,门牙都差点磕掉,鼻子流血了,满脸一片红,他连擦都没来得及擦就一溜烟的跑了。
  一口气跑出去几百米,看看身后没有人追,东少才背靠着墙壁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摸摸脸上,靠!见红了,这笔账早晚要算,东少咬牙切齿的发着狠,心里盘算了一下,走出去打了一辆车直奔金碧辉煌而去。
  到了金碧辉煌附近,东少让司机直接开到大门口去,出租车司机知道金碧辉煌是黑社会老大的场子,哪敢那么嚣张,连忙说不行不行,东少发怒了,从腰间拔出一把小攮子往副驾驶手套箱上面一放,怒道:“让你开就开!”
  司机害怕了,赶紧照办,出租车不顾金碧辉煌停车场保安的指挥径直开到了大门口,顿时几个保安就围上来了,东少推开车门下来,一脸的鲜血,吓了保安们一大跳。
  “东东,你怎么回事?”保安领班问道。
  “阎东虎着脸不说话,余怒未消的指着出租车司机说:“给我扁他!”
  保安们二话不说,一拥而上将司机从车里拽出来就是一顿胖揍,顺带着把车窗玻璃也给砸了,这几天大家的气都不顺,正想找个机会发泄呢。

  东少看也不看他们,直接从旋转门进了大厅,现在是傍晚七点钟左右,金碧辉煌的部分楼层在装修,但是大堂里还是有些人的,会所的门童、保洁、领班、大堂经理们,看到阎老板的儿子居然被人打成这副惨样,都惊讶的张大了嘴。
  “东东,和谁打架了,告诉叔。”大堂经理奔过来问道,一脸的怒形于色:“谁敢欺负金龙哥的儿子,活腻歪了吧。”说着就要上来看阎东脸上的伤。
  东少一把将他推开,问道:“阎金龙呢,他儿子被人打了他知不知道!”
  大堂经理赶紧说:“龙哥在上面和人谈事,吩咐过不能打扰的。”
  东少更加愤怒,站在大堂中间咆哮道:“他儿子让人打了,他都不管!行,我不活了,我死给他看,让他们阎家绝后!”说着就要往外面走,大堂经理赶紧从后面抱住他,同时招呼几个保安过来帮忙,丢人不是这种丢法,这可是公共场合,金龙哥是要面子的人,这事儿传出去多丢人啊。
  大家都知道金龙哥这个儿子脾气大,从小就是在蜜罐里长大的,没受过气,现在竟然被人打成这样,大家也都怒不可遏,好说歹说把东少拉到办公室里,大堂经理拍着胸脯说:“东东,是谁打你的,不用龙哥出面,你几个叔叔就帮你把事办了,绝对把打你的人揍死!”
  东少说:“是高土坡那帮坏种打我的,喊了几百口子到学校门口堵我。”

  大堂经理顿时蔫了,本以为是哪个不开眼的小子冒犯了东少,哪知道是金碧辉煌的对头下的手,这个比较麻烦,秃头带了十几号人上门都让人砍得住院了,自己不过是个大堂经理,又不是打手,贸然前往还不是送上门让人家打。
  看到大堂经理的怂样,东少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挣脱他们直接上楼去找老爸去了。
  金碧辉煌顶楼,阎老板办公室,门口站着两个马仔,最近金龙哥怕人偷袭,出入都带保镖,平时门口也设岗了。东少径直过来,根本不理睬他们,上去就踹门,俩马仔看是老板的儿子,也不敢拦他。
  房门咣当一声被踹开,阎金龙和一个儒雅的中年人正坐在沙发上谈事情,看到儿子突然闯进来,一脸的愕然,东少一抹脸上的血吼道:“我死了都没人管我!就知道谈什么破事!”

  那个儒雅的中年人站起来说:“今天就谈到这里吧,阎经理你先忙。”
  阎金龙瞪了儿子一眼,和中年人握手道歉:“赵秘书,不好意思了,改天我再请你喝茶。”
  赵秘书含蓄的笑笑:“有空再说吧。”
  送走了赵秘书,阎金龙回到办公室,二话不说先劈脸给了儿子一记耳光,脆响,打得东少都愣了,心里这个委屈啊,在外面受了那么大的委屈,都见血了,回来之后老爹不但不安慰,还动手打人,还有天理么!
  阎金龙一脸的冷峻,说:“打你,是因为你不敲门就进来,你不知道我在谈事情么?这是市委的赵秘书,能决定你爸前途的人,是可以得罪的么!”

  东少瞪着仇恨的眼睛,捂着脸不说话。
  阎金龙又说:“那件事我已经知道了,我早就明白卓力背后是姓刘的,现在居然动了我儿子,我早晚要他好看。”
  东少恨恨的说:“那现在呢?就忍了这口气么?”
  阎金龙说:“我自有办法,你先去洗洗脸吧,涂点红药水啥的。”伸手想去看儿子脸上的伤。
  东少鼻子里嗤出一股冷气,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来:“孬种。”说完推开父亲头也不回的走了。

  阎金龙无奈的摇摇头,儿子长大了,个头比自己还高,脾气比自己年轻时候还倔强,自己当年还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该低头时要低头,现在的年轻人是一点亏都不能吃,有仇不过夜,这样爽是爽了,可是不长久啊。
  还有这个刘子光,道上规矩是祸不及家人,他居然敢动我阎金龙的儿子,看样子是准备撕开脸正式开打了,行,我先让你横,早晚有你哭的时候。
  对付这种级别的对手,打已经不起作用了,只有两个办法能降服对手,一个是让对方永远消失,还有一个是利用白道的力量将他吃的死死的。
  阎金龙两手准备都做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