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204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此外,他还经营着一家挖沙场,给各大工地供应建材,现在房地产市场异常火爆,沙子价格也跟着节节攀升,那可是个日进斗金的大买卖,华清池也是他投资的,夜市的地地道道烧烤的幕后老板也是他,李建国那么牛逼的一个人,和他关系好得很,和平饭店的疤子,那也是道上数得着的角色,和他称兄道弟,据说这家伙在公丨安丨局里也有熟人,和如今风头正健的宋副局似乎是战友呢。
  所以,刘子光这个人绝非善茬,不可等闲视之,他和卓力最近的一系列行为都证明了一件事,那就是想击垮金碧辉煌,抢占江滩这块宝地。
  滨江一座独栋小别墅里,阎金龙把玩着景泰蓝的茶杯,饱经风雨的脸上写满了阴沉和狠辣,想抢我的生意,没那么容易!
  “龙爷,吃饭了。”楼下传来二奶的呼唤,这位外室年仅二十三岁,是阎老板从江北师范学院找来的女大学生,年轻貌美又风*,听到二奶娇滴滴的呼唤,龙爷脸上才出现一丝笑纹。
  其实阎老板真的误会刘子光了,自始至终想抢他生意的只是卓力而已,那一堆破买卖,人刘子光根本就看不上眼。
  此时刘子光正在看守所接待室里和孟知秋谈话。
  “小孟,你表弟来江北了,我把他留下了。”
  “表弟?我哪个表弟?”孟知秋挠着光溜溜的大脑袋,一脸疑惑。
  “叫王红星,哈尔滨人,长的人高马大,孙红雷似的。”
  “哦,我想起来了,是我小姑夫弟弟家的孩子,论辈分是该叫我一声表哥的。”
  “那你们熟不熟?”
  “谈不上熟,小时候经常一起玩,多少年没见过面了,听说他后来挺上进的,考了个什么大学来着.”

  ““哦,他父亲是消防队的么?”
  “不清楚,反正是穿制服的,怎么了,刘哥?”
  “没事,小伙子挺能干的。”刘子光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虽然至诚集团给刘子光分了一套房子,但他并没打算长住,只是想临时当个过度房而已,毕竟老刘不是吃软饭的人,住人李纨的房子算怎么回事。
  但是人家给你脸,就得接着,而且冬天就快到了,高土坡的房子都是年久失修的平房,保温效果差,冬天都是生煤球炉取暖,既不暖和又不卫生,搞不好还会煤气中毒,所以先搬出来再说。
  至诚一期的九十平方楼房,老爸老妈相当满意,但是暂时不打算搬进去住,只是每天搬着小板凳去看工人装修,这间房是要留着儿子结婚用的,马虎不得。

  现在老爸老妈都不上班了,主要精力都放在装修新房上,每天晚上还是回大杂院住,这里都是多年老邻居,有个什么事情也能互相照应,相对高楼大厦里对门都不知姓名的邻居,到底方便一些。
  中午十二点多,刘子光一家人正在吃饭,忽然房门被轻轻敲响了,老妈过去打开门,见是邻居小雪,赶紧招呼道:“孩子吃饭了么,来家吃点吧。”
  小雪的脸红了,小声说:“谢谢奶奶,我吃过了,有件事想麻烦奶奶。”
  老妈说:“啥事,说吧。”
  “下午五点半学校要开家长会,可是正好我爸爸在做透析,我想请……”
  老妈说:“没问题,奶奶帮你,咦,不行啊,下午我要到厂里去报销医药费,说好了的不能变。”
  说完老妈转身问道:“老刘你下午有空么?”
  老爸说:“那个点我约了人去拉瓷砖,也没空啊。”
  小雪一脸的无助,手捏着衣角不说话,这是个很腼腆的女孩,搬来没几年,平时总是深居简出的,和邻居们交流不是很多,若不是上次中秋节大家一起吃饭,怕是也拉不下脸来求人。

  人家闺女求上门来,哪能就这样说没空打发了呢,老妈想了想,忽然一拍巴掌说:“对了,让你叔叔去,他是当经理的人,见过世面,比我们这些老头老太太强多了。”
  又对刘子光说:“小光,你下午没事对吧。”
  面对老妈的暗示,刘子光只好说:“没问题,我去。”
  “谢谢叔叔。”小雪展颜一笑,连刘子光都禁不住心旌荡漾,这小丫头真是个美人胚子。
  “五点半是吧,在哪里开会。”刘子光端着饭碗走过来问道。
  “对,五点半,在一中阶梯教室,就是操场旁边的那座楼,谢谢叔叔了,爷爷奶奶叔叔再见。”小雪红着脸告辞了,这丫头,动不动就脸红,不过现在已经强多了,以前走路说话都是怯生生的,就像一只胆小的猫。
  小雪走了以后,老妈叹一口气,继续老生常谈:“唉,这孩子可惜了……”

  老爸插嘴道:“你说的啥话啊,人家在一中上高三,明年肯定能考上名校,怎么叫可惜了。”
  老妈辩道:“我是说这孩子生错人家了,小姐的身子丫鬟的命,长的那么秀气,学习又好,还拉的一手小提琴,连咱们厂宣传科的苏老师都说好呢,这要是生在有钱人家,早就不知道拿了几个奖了,可是生在老温家,唉,不说了。”
  刘子光很感兴趣,问道:“妈,老温大哥咋回事,你讲讲呗。”
  老妈的八卦欲望被儿子勾起来,便放下碗筷说:“老温以前不在晨光厂,是从内蒙古哪个军工企业调过来的,不过他本人是南方人,那真是一表人才,吹拉弹唱样样精通,还能给厂报写文章,多少女工都看上他了,不过他一个人拖拉个孩子也不方便,再加上厂子改制,一来二去就耽误了,再后来,被查出有肾病,需要长期透析,这个家就活活的拖垮了,对亏小雪争气,学习又好,老温能活到现在,全靠女儿这个精神支柱了。”

  刘子光说:“那小雪她妈妈一定是个大美人了。”
  老妈说:“小雪随她爸爸,她妈妈好像早就去世了,人家不愿意提,咱们也不好问。”
  幸福的家庭都是一样的,不幸的家庭却有着各种各样的不幸,别人的痛苦隐私没必要打听的那么细了,刘子光点点头说:“行,我下午去替老温开家长会,也算帮他一把。”
  今天是星期五,至诚集团总部有例会,刘子光的行政级别已经到了可以去总部开会的层次了,中午两点钟,他骑着自行车从家出发了,那辆长江750因为几个重要零件还没买到,所以暂时还没发骑,目前刘哥的座驾依然是那辆二八加重永久自行车。
  深秋的季节,天气已经有些寒冷了,刘子光伸手将m65风衣的领子竖了起来,穿这种美式军用短风衣还是跟郭大爷学的呢,一年四季通用,,配上自然磨损的牛仔裤和高腰军靴,又酷又帅简直没治了。
  走着走着,忽然看到前面有个熟悉的身影,苗条纤细,站在自行车前焦急的左顾右盼,那不是小雪么,刘子光赶紧猛蹬两下骑过去,蹁腿下车问道:“小雪,怎么了?”
  “叔叔,自行车坏了。”小雪的脸庞因为急躁而变得红通通的,血管都能看得见,一双纤细的手指上沾满了油污,显然这双拉小提琴的手应付不来自行车的故障。
  “来,让我看看。”刘子光蹲下身子,转了一下车镫子,很轻,车链子似乎掉了,而且前后车轮都瘪了。
  奇怪了,郭大爷亲自组装的自行车,质量不会这么差啊,就算车胎被扎,也不会这么巧吧,链条也出了问题,刘子光眉头一皱,拆下链盒一看,车链子居然断了,看那亮晶晶的裂口分明是被钳断的,再拔下气门芯一看,果不其然,橡胶气门芯被人扒走了。
  “小雪啊,学校里有没有得罪什么人啊?”刘子光拍拍手和颜悦色的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