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713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韦良在坐上急诊科主任那个位置之前,一直都在害怕,可是当他真的升职了之后,他的心平静了,因为一切都风平浪静,没有来自外界的质疑,没有舆论的压力。他只是装作一切都不知情而已,走上人生巅峰只是迟早的事情。
  这一刻,一记闷棍敲他头上,让他不得不清醒过来,人这一生,还真是不能心存一丝的侥幸。

  可是,他又能怎么办呢?不能承认,他只是一个小卒子,这事跟他没关,如果他认了造假,这辈子就毁了。
  于是韦良死死地咬着牙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医院有记录……”
  砰!
  范增的第二锤子又下来了,无名指碎!

  然而这一次,范增没有再给他一点的反应时间,又是一锤子,中指碎了!
  砰!
  食指也碎了!
  接着是姆指!
  韦良的声音喊哑了,脸上是眼泪鼻涕,手上是血肉模糊,此时被虐得不成人形,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然而范增却没有一点心软,还是那张平静的脸,将手里的锤子换成了一把砍骨刀。
  “我说……我说,你爸送到医院的时候就死了,我们院长逼我这么说的,我只是一个普通医生,我也没办法。”

  听到这话时,范增闭上眼,轻轻舒了一口气,“你早点说出来,也不用受这么多皮肉之苦了。”
  就在韦良以为终于结束的时候,铛!
  刀刃砍断了他的手掌,重重地砸在地面上,鲜血终于是绝堤了。
  这条没有了医德手再留着没有任何意义,所以范增也就给他砍了,不但砍了而且还捡了起来,顺手扔给了身边的手下。
  看了看手里的刀,范增说不出的喜欢,这一刀下去,几年前的感觉一下子全都回来了。
  在国外,没人用刀,都是用枪,开枪的感觉始终没有刀砍来得痛快。

  “少爷,昏过去了!”
  “让他在这里自生自灭吧!”
  听到这话时,一帮子谢家的手下看着这位谢家外甥大少爷,禁不住冒冷汗,他们现在才知道当年在洪隆横着走的范增凭的是什么。
  说砍就砍,没有一点手软的意思,这样的人有谁敢招惹啊?
  当然,此时也有头脑清醒的。
  “少爷,如果把他留在这里,万一死了的话,事情就闹大了。”
  范增冷冷一笑道:“放心吧,就算我想闹大,还有人迫不及待地给摁下来的。”
  说着话,范增把刀上的血水给擦得干干净净的,然后坐进了车子内。
  “少爷,再去医院吧!”
  “不了!”范增摇了摇头,笑道:“小弟,知道围猎为什么是用围而不用打字吗?”
  “少爷,我不是很懂!”
  范增笑道:“因为打猎去碰运气,而围猎是我知道猎物在哪儿,猎物也知道我在哪儿,我围而不打,他明明知道自己死定了还在拼命地挣扎逃跑,永远也逃不过我的手掌心,今晚就让他先跑跑吧。去我爸的坟头,见面礼拿到手了,我不能让我妈太担心。”
  司机点点头,一排奥迪朝周家坡公墓驶去。
  谢芷兰在她丈夫的坟前坐了有差不多半个小时了,一边拿手帕擦着范成友脸上本就不曾有的灰,一遍又一遍,眼中没有泪,也没有柔情,狠辣的神色让人心惊。

  不知道什么时候,谢芷兰的肩头抚上一只的掌,轻轻地捏了捏她的肩头。
  就在这一刻,谢芷兰的神色一柔和了,泪水狂涌,在脸上挂出一条线来,捏着帕子的手反手就将这手给摁住了,轻轻地抚摸着,哭得全身抽搐。
  只听谢芷兰颤声叫道:“快,快来给你爸磕头,不孝的儿子终于是回来了。”
  确实是范增回来了,一脸木然看着墓碑上那张黑白照片,连死的时候都板着脸,也不知道笑笑。
  范增突然想起他在离开洪隆的前夜,范成友坐在他的身边对他说,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更说,这么多年他笑不出来的主要原因是有老婆有儿子了。

  范增知道这句的意思并不是怨他们娘儿俩成了负担,相反,因为他的责任大了,凡事都得比原来更小心谨慎,这才保他们娘儿俩的平安。所以他笑不出来,时刻都保持着警惕……
  没想到那天晚上的谈话却了最后的回忆!
  想到这里,范增从包里摸出包烟来,掏出三支,点着,狠狠地抽了两口,眼前冒星星,脚下一软,单膝先跪了下来,将三支烟摆在墓碑前,大手一挥,身后的小弟将那只用血帕子包起来的断手直接摆在墓碑前。
  这一幕把谢芷兰和谢天华看得同时一惊,这小子还真是出人意料啊,一回来就下手这么狠。
  “爸,我回来了,这是见面礼,你先收着,谁害的你我心里有数,我会让他们一个个都下来陪你的!”
  话音刚落,范增就拿自己的额头往地上死磕增,一直磕到他妈都看不下去了,跟他舅舅一道硬生生地将他从地上拖了起来。
  掰过范增这张个陌生的脸,谢芷兰抚着他冒血的额头,痛哭流涕,“天杀的,怎么整这么丑一张脸,我的儿子啊,我的儿子啊……”
  方长担心未来几天自己的事情太多,所以在二十九这一天,和周芸就在周芸家里团年了。
  这从午后一直开始忙活到晚上,总算将九道色香味俱全的菜放上了桌,加上一汤,完美!
  周昊刚进门,这才把手洗干净,就看到骆叶带头偷吃,那馋样和平时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完全是两个模样,他都怀疑自己找了个假媳妇。
  “你说说你们几个丫头,要吃就大大方方地吃,形象都不要了?”

  骆叶白了周昊一眼道:“这叫乐趣,你知道个屁,你什么时候也练这么一手让我偷吃的厨艺,我睡着都要笑醒了!”
  周昊哼道:“我存在的意义不是让你睡着笑醒,而是让你睡不着好吧!”
  听到这话的时候,骆叶的脸红了,周芸白了她哥一眼道:“好了好了,公然撒狗粮,还让不让人过年了啊。”
  周昊嘿嘿一笑道:“我跟你嫂子感情好,撒撒狗粮怎么了,你不服,跟方长也撒撒啊。”
  方长洗了把脸,正好走过来来,周芸哼了一声,壮着胆子吊在方长的脖子上,狠狠地在方长的嘴上亲了一口,红着脸柔声道:“今天辛苦你了!”
  方长微微一笑,摇摇头道:“要是一会儿你去洗碗的话,我就不辛苦。”
  “想得美!”
  周芸撒了手,转身就坐了下来,刚才的恩爱与情义居然在半秒之后消失得一干二净。

  方长哭笑不得地坐在了她的旁边时,周昊赶紧数了数菜,拍手叫道:“好啊,好兆头,十全十美,鸡鸭鱼肉应有尽有,还能应了花好月圆的景,方长你不是当厨子,真是可惜了。”
  日期:2018-09-28 06:2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