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监里的男狱警》
第1280节

作者: 武学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如果运气好的时候,好事总是一件跟着一件来。
  莱西拆迁的事情搞定之后,张监那边也来了消息,余筝的假释批了,正式的文件很快就会下达。
  张监是将我叫到了办公室,才通知给我这个好消息。
  她带着邀功的态度,看样子是想让我记她的好。
  我自然是无所谓,反正如果这次沪上时装周之行成功的话,后面的订单自然会像雪片一样飞来,张监的那些需求,跟这些比起来,完全就是小巫见大巫。
  我甚至顺便跟她请了个假,直说要去参加时装周,想推广一下自己的品牌。
  张监对我自己在外面有些小产业的事情也有所耳闻,可是她也没想到,我竟然会直接跟她和盘托出,连点掩饰都没有。
  公务人员不得经商的条例,可在那里**裸的摆着呢,当然,实际遵守的人也不太多就是了。
  我请假的事情张监很快就批了,连半点迟疑都没有,她也知道我此行的成败跟监狱的效益息息相关,她这要是还卡我,那纯粹就是脑子有问题了。
  得到了张监的首肯,我更是毫无后顾之忧,一心准备时装周的事情,就在这匆匆的忙碌中,很快就到了开减刑假释大会的日子。

  每次一到减刑假释大会的时候,就是监狱里面最热闹的时候。
  这一天,会集中释放很多的犯人,这些犯人中的大部分,都会有家属过来接,监狱在郊区,家属中的很多人都会开车来,平常空空荡荡的监狱,此时竟然会被车塞满。
  大多数情况,监狱都会将家属拦在门外,不让他们进来,以免发生什么意外事件。在我看来,这纯粹是多此一举,就算家属能进来,他们还能突破那高墙铁网厚重铁门的阻拦还是怎么的,我感觉之所以这么做,单纯是因为监狱的领导喜欢清静,不想被他们吵到罢了。
  余筝在释放之前,我给她们家里面打过一通电话,接电话的是她的母亲,她母亲的声音柔柔弱弱的,态度也还算热情,再知道余筝即将被释放后,甚至还哽咽了一番,可是,我并不认为她母亲会来接她出狱...
  她在这里已经坐了几年的牢了,我看过她的受访记录,在这几年里面,她的母亲从来没有来看过她,一次都没有...
  这简直太少见了,据我所知,她母亲的身体还算健康,没什么问题,在这样的情况下,她母亲还不来看她,可以说有点奇葩。

  监狱里面的犯人,只要不是那种没有亲人的,或多或少都会有人来探视,我以前在警卫队的时候,见多了大老远过来探视的犯人家属,甚至我还见过那种一路乞讨过来的家属,只为了看自己的亲人一眼。
  余筝的家庭条件并不算太差,在这样的情况下,余筝的母亲竟然一次都没有来看过她,她母亲对她到底有多少亲情,我属实比较怀疑。
  不过余筝也不需要亲属来接,这里有我在,她出来的一切我都会帮她安排好。
  我提前在外面就已经帮她办好了出监手续,之后我带着手续进了监院。
  今天的监院里面也是异常的热闹,到处都是丨警丨察和犯人,跟平常那冷清的氛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九监区的队伍,今天来带队参加减刑假释会的是一个脸熟的小民警,我不太能叫上来她的名字,对她也不是很熟悉,可她对我显然很是熟稔,一看见我,她就立刻跑过来打招呼。
  “苏科长,您来啦。”小民警乐的满脸开花:“你怎么有空来看这个。”
  “哦,有个熟悉的犯人,她家里面没人过来接,我就帮她办了些手续,又找了几件衣服。”
  我漫不经心的跟她说着话,眼神已经越过她的头顶,向后面的犯人队伍张望过去。
  余筝就站在第一个,她是个衣架子,就算穿着囚服,在那些犯人里面,也异常的显眼...
  她站在那里,目光散漫的看着周围,一副什么事情都不关心的样子,看起来挺酷的。

  此刻的她,可能正想着即将到来的时装周呢吧。
  望着特立独行人群中异常耀眼的余筝,我不禁想起了最开始看到她的时候,那会儿还是在猪场,我当指导员的时候,我直接将余筝分配去养猪,把她收拾的够呛。
  那时候的她,整个人看起来都闷闷的,也没有什么精气神,跟现在完全判若两人。
  自从她又捡起了服装设计之后,她就像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越发的耀眼夺目。
  有些人,生下来就注定是要从事某个行业的,比如余筝。
  让她做了对的事情,她就会羽化涅槃,可一旦将她放到不正确的地方,那她的整个人生,都会变得黯淡无光。
  幸好,她遇到了我,而我也十分庆幸,可以碰到她。
  我心中正在感慨,余筝那漫无目的四下打量的目光也落到了我身上,她将发丝抚到一侧,咧开嘴露出一口白牙,冲我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此刻阳光正好,秋风不燥,这个笑容竟像是子丨弹丨,穿过了我的胸膛,让我的心也跟着狠狠的跳动了好几下。
  台上法制科的科长还在讲话,主管法制的监狱长并没有来,只有她一个人在,她的声音在我耳中渐渐飘远,我的眼中仅剩下了这个笑容。
  没过多长时间,讲话就结束了,犯人中爆发出了雷鸣般的掌声,比以往她们的任何一次掌声都要热烈,因为她们也知道,马上她们就要迎来自由。
  自由,是一种只有失去之后,才知道有多珍贵的东西。
  正因为了解过失去自由的可怕,所以在失而复得的时候,才会越发的欣喜若狂。
  各监区的犯人都是统一集中释放,在将监狱内的物品归还后,就再无挂碍的离开了这里。
  其余人排着队往前走,我和余筝缀在后面。
  余筝的步伐很轻快,嘴角带着些许笑容。
  “这么开心么?”
  “要出去了啊,当然开心!”余筝白了我一眼:“你又不是不知道,这里又多难受。”

  “也是。”我点了点头:“这次出去,以后就再也不用过这样的日子了,你可以尽情的去追逐自己的梦想,我会永远在你身后支持你。”
  余筝的眼神闪了闪,她忽地伸出手,在我胸口不轻不重的捶了一拳:“干嘛啊你,突然弄这么煽情,是不是对我有意思,想要睡我?”
  我顿时哭笑不得,余筝在某个时刻的确令我产生了短暂的异样,但那也仅仅是片刻而已,跟秦科长柳监她们比起来,那些异样的情绪,完全算不得心动。
  “说什么呢你。”
  “也是。”余筝立马又换上了自怨自艾的表情:“你就算是想睡,也要睡秦大那样身材爆炸的,哪儿会看上我这种柴火妞。”
  我扫了两眼余筝那把囚服都撑的玲珑浮凸的身材,心说这姑娘是不是对柴火妞有什么误解...

  闲聊着的时候,那边已经开始排队释放了。
  释放的时候是依次进行,每个离开的犯人都要进行严格的检查,以保证安全。
  犯人将手续交过去,再换好衣服就可以离开。旁边有专门换衣服的房间,犯人家属带来的衣服交给犯人,她们就在这房间里面,将囚服脱下,再换上平常的衣服。
  日期:2018-09-28 06:1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