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193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打电话给派出所,让他们来提人!”
  半小时后,刘子光也得到了消息,太子果然是个怂货,斗不过别人竟然动起了歪脑筋,不过他打错算盘了,现在刘子光的家已经不在那里了,至诚集团推出新的奖励计划,奖给优秀员工住房使用权,刘子光也获得了一套九十平方的三居室住房,就在至诚一期里面,现在正忙着装修呢。
  这套房子的获得,一分钱都没花,但是也没有房产证,只有使用权,不过不要紧,整个集团都是李纨的,难道还怕这房子飞了不成,刘子光明白李纨的心意,这是儿媳妇孝敬未来公婆的一点心意,太小了拿不出手,太大了也不适合,九十平方正好。
  房子还在装修,是木三水找了几个工人做的,包工包料一分钱不花,现在房地产市场进一步火爆,优质南泰河沙的价格已经涨到了每方110元,但是刘子光还是按照100给木三水结账,光是这个人情,木经理就觉得还不清了。
  老爸老妈暂时还住在高土坡大杂院里,虽然多年以来都盼望着搬出去,但是真临到眼前了,却舍不得那些老邻居们了,住平房自然有住平房的好处,是住楼房完全不可比拟的,大杂院里邻居们的关系很好,守望相助很是便利,出门都是熟人,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巷口头整天坐着一帮老头子打牌打麻将,老太太没事就坐在门口择菜,还有打台球的那几个小痞子,高土坡简直就是遍布暗哨,针插不进,水泼不进,太子哥还想打主意,真是笑话。

  从太子保险柜里弄了十五万现金,刘子光卓力贝小帅一人五万分了,权当是外快了,至于那些摇头丸,则被安全的放了起来,这些东西肯定不能流入社会,但是也不能白白丢掉,留下自然有其他用场。
  最近几天,滨江大道沿线那些场子全部被扫了,但是基本没啥影响,有门路的早就得到通风报信,早把不敢出现的东西藏起来了,每回严打都是这样,大家也是习以为常了。
  太子家,他正坐在电脑前上网,忽然有邮件提示,打开qq邮箱,是内线发来的信息,提醒他最近不要出来活动,警方正在严打。
  每月五万块的孝敬不是白花的,太子赶紧收拾东西出门,这房子是他租的,本来也没多少东西是自己的,将几件衣服胡乱塞在包里,再把笔记本收好,太子一阵风般跑了出去,出小区上了出租车狡兔三窟,太子哥的巢穴不可能只有一处,来到另一处住宅,好不容易挨到了天黑,换了衣服戴了帽子出去溜达,来到滨江大道附近,各个酒吧ktv都挂着停业装修、盘点的牌子,酒店和洗浴中心还在营业,但是肯定可以预料,里面的赌博按摩行业都是暂停了的。

  太子哥拿出手机打了几个电话,心里更是凉了半截,据说昨晚大飞在酒吧兜售摇头丸的时候被丨警丨察抓了,现在人已经送看守所了,自己今天派出去打听消息的两个人也被送进了派出所,一时半会出不来。
  再想联系人马,已经找不到人了,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如今太子哥的糗事已经传遍了整个江湖,他手里的货也被大飞偷完了,没钱没势没威风,谁还跟你混啊。
  歹势啊,太子哥暗暗哀叹人心不古,摸一下后腰上的手枪,回到了住处,打开电脑上了qq,他要赶紧组织货源,什么都能丢,市场不能丢啊。
  根据经验,这种严打最多持续一个月,到时候道上玩粉的朋友肯定都饥渴难耐了,自己即使向他们提供货源,何愁金钱不滚滚而来。
  现在贩毒分子都玩高科技了,用电话手机联络容易被人窃听,还是网络比较安全,太子哥是在南边混过的,很懂电脑,他的这台笔记本里隐藏着许多不可告人的秘密,为了安全起见,可是装了不少杀毒软件防火墙的。
  殊不知,这台极其重要的笔记本已经被人下了木马,太子哥在电脑上的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的掌控中了。

  太子联系业务总是通过qq语音聊天,这样不会留下证据,很是安全,在和上线聊了几句之后,迅速确定了进货价格和数量,约定了时间,太子下线,关机,睡觉。
  聚友网吧,贝小帅拍了拍身边少年的肩膀:“邓渺凡,真有你的,熊猫烧香都不如你厉害啊。”
  十四岁的少年腼腆的笑笑,这种木马是他设计的,本来是为了盗窃别人的装备而搞出来的玩意,可以遥控对方电脑的一切,启动摄像头和语音,并且记录一切,太子哥的电脑,现在已经是透明的了。
  “太子这小子狗急跳墙,居然想对咱们家人下手了,绝对不能留他了。”刘子光这样说。
  “好办,我这就过去做了他,保证不留一点痕迹。”卓力站起来就走。
  “回来!”刘子光把他喝住,“不要轻举妄动,他现在肯定也有防备了,想弄死他有很多办法,直接动手是最愚蠢的,要借刀杀人……”

  “怎么借刀杀人?”贝小帅瞪着眼睛问。
  “我自有安排,不但能除掉太子,还能创造一些效益。”刘子光狡黠的笑了笑。
  宝马撞人事件已经闹得沸沸扬扬,本来肇事一方还咄咄逼人,仗着背景深厚想大事化小,但是事情被闹到了网上,各大论坛纷纷转载,影响非常之大,舆论压倒性的抨击肇事方的残忍和嚣张,对他的死只有两个评价,一曰死有余辜,一曰死不足惜。
  假如肇事者没死的话,事情就会很复杂,到底是按照交通肇事罪还是按照危害公共安全罪,到底是严判还是轻判,怎么应付死伤者家属,怎么赔偿,怎么善后,最后怎么把人从监狱里再捞出来,这关系到整个司法产业链的问题。
  但是人死了,事情就很简单,只牵扯到赔偿问题,但还有一件事,肇事者家属咬死口要追究那辆奔驰车以及交警的责任,说如果奔驰车和交警不去追赶的话,他们家的小谁也不会死。
  公丨安丨机关就有些不高兴了,得理不饶人也就罢了,没有理也不饶人,就是欺人太甚,但是碍于这些人的背景,只好追查下去。

  领导找到老宋谈话,老宋在交警队也是个刺头级别的人物,当场就和领导拍了桌子,那个醉驾司机死有余辜,你们想借着这事整我,门都没有!
  领导也怕事,这件事毕竟影响太大,传出去对谁都不好,只好说:“老宋你别急,这件事我们保你,就是那辆奔驰车,你当时看清楚没有,是谁驾驶的,什么型号,什么牌照。”
  虽然当天晚上的摄像头拍下了画面,但是由于速度过快,只能勉强分辨出是黑色奔驰,具体型号和牌照都不知道,必须要目击者的证言才能查出奔驰车的下落。
  老宋猛摇头:“夜色太黑,速度太快,我没看清。”

  领导大怒,拍着桌子说:“老宋,下一轮晋级就在眼前,你不想挂着一级警司的警衔退休吧,你不为你自己着想,也要为你老婆孩子想想吧。”
  老宋把警帽摘下,掏出烟来点燃,悠然道:“爱咋咋地,随便。”
  领导摇摇头,说:“从明天起,你不要在市区执勤了,派你去卡口大队站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