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日面对白皙丰满的女领导,有贼心没贼胆,实在是煎熬》
第588节

作者: 幸福村小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沧海哦了一声,也意识到这个问题有些尴尬,赶紧换了话题说:“唉,有时间你到我这来喝茶吧,估计领导不在三安你也能轻松点。”

  栾虹又是苦笑了一声,勉强应承着说:“好,有时间我去找您。”
  李沧海听出栾虹心情不太美丽,暗骂自己今天智商欠费,怎么句句不离人家的痛处,只好陪着笑说:“得了,我也不打搅你了,你忙吧,”说完便道了别,挂断了电话。
  栾虹挂了电话,还在回想到底是谁给李沧海透露了这样的消息,首先应该不是万芳,如果是她直接告诉了李沧海,李沧海就犯不上找自己求证了,排除了万芳,恐怕也只有吕涛了,看来他们二人依然保持着很紧密的联系,已经升任正处级常务副部长的吕涛竟然还和李沧海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看来这个李沧海绝不止是巴结万芳那么简单的背景了,如此说来,自己还真要时不时的找这个李沧海去喝喝茶才是。

  万芳的离开,短时间内并未给李沧海带来太多的困惑,产业园的项目依旧是没有动静,平安镇的项目,小卫做的有声有色,至于其他几个子公司,虽然偶有磕磕绊绊,倒也说的过去,仿佛一切都和她没有离开时没有什么区别,如此平静的过了月余,李沧海几乎已经忘记了万芳刚走时给他带来的彷徨,他一度认为,自己没有了万芳的庇护,一样可以成为一个出色的青年企业家。
  若不是张雯雅的辞职,李沧海只怕还沉浸在一片美好的假象之中,甚至张雯雅将辞职信递到面前时,李沧海还无法相信这个女人会背叛他。
  张雯雅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无奈的说:“其实我不想走,是我们家老吕,他说他在政府上班儿,我在企业任职拿高薪不太好,太敏感。”
  李沧海不屑的笑了笑,心说你也不是第一天在政府上班儿,你老婆在我公司拿了这么多年的高薪都没觉得敏感,怎么万芳走了才一个月就突然敏感起来了?

  张雯雅也看出了李沧海的不满,事实上,为此事她在家里已经和吕涛吵过一架了,可他俩终究是夫妻,吵归吵,吵完了,她还是接过了吕涛早就给她准备好的辞职信。只是她实在是为难,对李沧海,她早已经不再是一个下属,甚至不是一个情人那么简单了。自从跟了李沧海,特别是这两年,张雯雅早已经习惯了在心理上依赖这个男人,那种依赖甚至超过吕涛,可心理的依赖到底还是被现实打败了,当追随李沧海和吕涛的前途发生冲突时,她最终还是选择了后者,毕竟,吕涛才是她法定意义的丈夫,吕涛才是她孩子的父亲,这都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李沧海见张雯雅沉默,笑着问:“是在企业拿高薪不好,还是在我的企业拿高薪不好?”
  张雯雅被李沧海问的颇有些尴尬,无奈的摊开手说:“沧海,我……”
  李沧海摆了摆手,挤出一丝笑容说:“没事,逗你呢,既然是吕涛的意思,我也就不挽留你了,不过还是欢迎你随时回来。”说完,李沧海主动站起身,朝张雯雅伸出了手。
  张雯雅突然从心底涌上一股感动,眼泪一滴滴滑落,她拉住李沧海的手说:“沧海,你要相信我,这不是我的意思,真的……”
  李沧海也拍了拍张雯雅的手,低声安慰道:“没事儿,我也希望吕涛有更好的前程,如果你在我这儿影响他的前途,我不拦着,将来要是还有用得着我的,你也好,老吕也好,随时还可以找我。”

  张雯雅抹了把泪,越发觉得吕涛是落井下石,而李沧海到此时还能以德报怨,实在是个胸怀宽广之人,只是事已至此,她也无可奈何,最终还是擦干了眼泪,默默的离开了。
  目送着张雯雅出去,李沧海颓然的坐到了椅子上,令他头疼的不是张雯雅离开后谁来接她的班儿,而是吕涛此举很可能是得到了某种不好的消息,急于和自己撇清关系。若真是如此,万芳的情况,只怕比自己当初想的还好糟糕了。
  唉,李沧海叹了口气,眉头紧锁,思忖着该想什么办法弄清事实的真相,可恰在此刻,手机铃声响起,拿起来一看,正是栾虹,不由得又从心底生出一丝欣慰来。
  不如李沧海所料,这一次,栾虹是来通风报信的。

  栾虹此刻比李沧海还要颓废,万芳的工作由常务副市长全盘接手,虽然依然没有免职的文件下来,可她这个市长也是名不副实了。领导尚且如此,作为秘书的栾虹,已经完全被边缘化了,大概是她身上有太多万芳的烙印,每个人和她接触都小心翼翼的,令她很是无奈。
  李沧海听完凝重的点了点头,仿佛被卷进一个巨大的漩涡,他突然意识到,从自己跟了万芳那一天起,就已经迈进了这个漩涡,万芳的朋友,未必是他的朋友,但万芳的敌人,一定是他的敌人,即使他不与人家为敌,人家也会与他为敌,这一点,万芳在时他没什么感觉,如今万芳大势已去,连吕涛都选择了与他划清界限,更何况别人呢?可恰恰因为这个,此刻栾虹能打来电话,说明这个女人是值得信任的。

  想到这些,李沧海又生出一丝感动,笑着安慰道:“妹子,别多想,又不是被双规了,不就是交接工作嘛?说不定哪天就又回来了,到那时你就还是二号首长,话说回来了,就算府办没你位置了,只要你不嫌弃,到我这儿,少说也是副总,咋样?”
  这是李沧海第一次叫栾虹为妹子,若是以前,栾虹很可能觉得他是故意套近乎,可今天,竟然倍感亲切,对着话筒点了点头,哽咽着说:“李哥,谢谢你。”
  李沧海突然意识到,这是拉拢栾虹的机会,可转念一想,万芳都不在了,再拉拢栾虹还有什么意义呢?他不由得摇了摇头,却还是客气的说:“咱是一家人,别这么客气。”
  挂了电话,李沧海依旧高兴不起来,栾虹的积极靠拢只能给他些许的安慰,却解决不了实际问题,事情的关键,还是万芳,她这次学习的背后,到底有什么含义?学习是意味着调虎离山后方便调查还是稍加休整之后另有任用呢?

  李沧海坐在椅子上发了好大一会儿的呆,心中默默的盘算着,如果万芳真的就此离开三安,那她主导过的项目很可能就此停顿,曾经得罪过的人,也很可能反扑过来,变本加厉。万芳是离开了,可自己作为她的亲信却不能拔腿就走,若是万芳升职了倒好说,若是倒了台,自己很可能也会跟着遭殃的。
  一想到后面这种可能,李沧海便坐不住了,他赶紧翻出那个小手机,给万芳发了条信息,一直等了小半天儿,也没等到回信,便信马由缰的走出办公室,晃荡到张雯雅那边,见她正在收拾自己的物品,便坐到她对面和她闲聊。
  日期:2018-12-10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 此网站转让,包括域名和全部源代码,并提供技术培训.有意者请留言. **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