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706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到老婆这话的时候,卢世海当场冷哼道:“逛逛逛,你们这些娘们儿除了逛街花钱,还特么会干什么?市里大乱,没老子,他们怎么玩得转?这些狗东西,大过年的,居然都不来家里拜访,还真特么的是人走茶凉啊?”
  “瞧你急的那个样子,当初是你自己选择龟缩的,怪谁,再说了,该送的东西哪样少了,这人不到,那是为了避嫌,有什么可气的,别气了,中午我带你去吃好吃的,新开了一家麻辣烫,味道好极了!”
  “麻辣戈壁呢,还麻辣烫!”
  卢世海正要破口大骂的时候,电话响了起来,一看号码,卢世海兴奋地一握拳,哼道:“终于来电话了,哈哈,老子不接!”
  说罢,顺手把电话往沙发上一扔,叉着腰在沙发面前来回的转悠着。
  “谁啊?你倒是接啊?”
  “别接!”卢世海吼了一声道:“龙远山这个老阴比,舍得给我打电话,哈,现在知道找我了,老子今天就不接。”

  “嗨,你看看你,平常一个电话没有,你心脏病都快气出来了,现在别人来电话了,你还在这里装,你不接我帮你接!”
  说着,卢世海的老婆接起响了好久的电话来,说道:“龙市长啊,找我们家老卢吗?”
  “弟妹中,世海在家吗?”
  “在在在,他刚从厕所里出来,来来来,老卢快接,是你们市长!”

  卢世海狠狠地瞪了他老婆一眼,这才接起电话来,有气无力地说道:“龙市长啊,新闻我看到了,怎么闹这么大啊?”
  “世海,赶紧来会议室,副省长等着呢!”
  卢世海背心一凉,着急道:“好的好的,我马上就到!”
  一挂电话,卢世海屁滚尿流地往门外冲,车早已经楼下候着了。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这是龙远山对洪隆最准备的认知。
  他早已经不是那个义气风发的少年,也不是激进的中年。而是沉稳老辣的生涯末期。只有隐忍,能隐常人所不能忍才能达到他的目标。也许不会成功,但是他也不愿意为了那一点点的希望而赌上一切,这对付出了同样努力的人是不公平的,比如方长!
  要知道洪隆发展成今天这个规模,潜在的利益团体很多,关系更是错宗复杂,要将这些危害着社会根本的利益团体连根拔起,没有百分之两百的把握,冒然动手,只会把之前所有的利益全都葬送了。
  龙远山恨卢世海,他们之间的仇是不可能解得开的,但是卢世海并没有因为一己之私将枪头对准卢世海,相反,他一直把副市长这个坑给他留着,随时摆出一副要扶他起来的态势,这么做的深意能懂的人,并不包括正在长篇大论,手舞足蹈的卢世海。
  龙市海坐在沙发上,一脸平静地听着卢世海的处理意见。
  听了许久,郎世宁点点头,问道:“世海,你的意思是贺建伟这个人就不处理了?”
  “不处理?不处理不足以平民愤啊!”卢世海义正严辞地说了一句,接着话头一转,道:“不过副省长啊,三人成狼五人成虎,这道理大家都明白,人言可畏,如果事事都仅凭媒体一手导演,这似乎有失公平,贺建伟违纪存不存在?肯定是存在的嘛,大吃大喝,把纪律当耳旁风。拍胸口做承诺这事就值得推敲了,不管肖剑旁证是否真实,他在群众面前张嘴就突突突突地一阵乱捅,完全不顾场合,也不顾及官方的脸面,这种行为那就是有深意的啊,谁给他这么大的胆子,那背后肯定是有什么歪风邪气撑腰啊。他的出发点就有问题,那么他的话还有多大的可信性呢?他说贺建伟去了,那他是怎么知道的呢?是他也去了?还是听说?”

  果然啊,能爬到这一层面上来的人,又有几个是傻子啊?龙远山不动声色地暗想着,卢世海虽说贪得无厌,揣摩上级意图的本事那可真不是一般人都够比拟的,就凭他的这番话,死鸭子嘴硬地居然可以反咬他龙远山一口,就足以说明卢世海绝非吃素之人。
  不论是歪风邪气,还是背后撑腰的人,这都是将矛头直接直向了龙远山。
  不得不说,卢世海是真失狠。同时也证明龙远山见好就收是最正确的决定。
  如果现场将贺建伟给免了,又或是在卢世海来之前,龙远山迫不及待地将贺建伟的职务给撸了。这无疑都是传递给郎世宁一个讯息:我要将这群顽固份子连根拔起了。

  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呢?龙远山不但拿贺建伟没有一点办法,自己也会被边缘化,卢世海翻身就会骑他头上,让他将来再没有半点机会。
  因为……从一开始,郎世宁就是卢世海的护身符。
  不仅如此,郎世宁这次年关前的突然人到访其实正是为了让卢世海官复原职再次出山而来的。
  一早,龙远山的敏锐嗅觉就已经嗅出来了。
  卢世海看了看面无表情的龙远山,然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道:“贺建伟保留职务,暂停手里的工作,由副职代管,至于贺建伟违纪这事,交给季先忧吧,他的内部纪监察处,为人也公证!”
  呸!

  龙远山心中居然也恶搞地啐了一口,继续装死!
  见大家没有意见,卢世海更加得意了,蹬鼻子上脸地说道:“至于肖剑,行为失当,心术不正,让他回去好好反醒,开了年,必须在扩大会议上当众检讨以正视听。”
  还试探?不吃你这一套!龙远山死不开口。
  等了十几秒钟,郎世宁突然头一转,瞅着龙远山道:“远山啊,你对这个处理意见有什么看法没?”
  龙远山摇摇头,正色地说道:“很好很到位,我就说让世海来处理这件事情肯定公平。”

  “公平?”郎世宁哼了一声,道:“龙远山,这话真不像从你口中说出来的啊!卢世海,给你三分颜色你就开染坊。贺建伟,交由省内部纪律监察厅直接处理。至于那个肖剑,点名批评一下就可以了,什么扩大会议当众检讨,你这是不给人讲话的机会了,简直胡闹!”
  “是是是,副省长教训的是。”
  郎世宁缓缓地站了起来,叹道:“我啊,在你们这儿也逗留得太久了,世海啊,身体好了,就帮远山多担待点,你看看他,身体情况也不是很好,你们啊就应该相互扶持嘛。记住我的话,搭台唱戏,谁拆谁的台都没好果子吃。”
  这番话落在两人的耳中,听出的意思当然是大有不同。
  龙远山再次证明自己的推断,没有冒然出手动卢世海,更没有冒然出手对付贺建伟,这都是龙远山的城府。他知道卢世海出山是必然,于是将这个顺手人情送给了郎世宁,稳住了郎世宁,也保住了他在洪隆这些年的成绩。要知道这阵子的严打一桩接一桩,扫平了无数的场,扫出的是利益,更加牵扯到了的某些人和团体的核心利益。如果他不抓紧时间表态的话,很可能就被人摁在地上摩擦了。
  对此,龙远山也只能暗暗地叹息一声,两人亲自送到楼下,将郎世宁送上了远离洪隆的车时,卢世海一转头,低声下气地冲龙远山说道:“市长,我们之间就不用客气了,一句谢谢道不尽我的感激,今后我一定会全力配合你的工作的。”
  “行了行了,都是自己人,有什么好客气的,赶紧把影响降到最低,通知各部门主管领导,开个会吧!”
  卢世海一副鞍前马后的恭敬在转过身的那一刻全都扔进了粪坑,翻脸教科书一般地冷笑暗道,龙远山,我特么又回来了,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