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696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按照肖剑的本来的性格,这样的人断断是不能跟他走到一起的。可是肖剑并不傻,要想在教育局里走得顺畅,贺建伟这一关是肯定要过。更何况,像贺建伟这样的东西要拉他下来,就得先与之为伍,寻其破绽,再将之击破。这就让肖剑有点暗中不爽了,这不就是官斗吗?
  如果是以前,肖剑肯定会大张旗鼓地嚷着要把暗地里的问题摆到桌面上来谈,经过这么多年被孤立被打压,肖剑不吭声,心里从来都没变过。然而现在的情况不一样了,有人礼贤下士,让他一切以大局为先。就算肖剑有再多的看法,他也会先放下这些意见,等到以后有机会,再跟龙市长好好聊聊这件事。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说的恐怕就是肖剑这样的人吧。
  “肖所,这是明天早上的流程,你请熟悉一下,我要先走了。”
  听到蓝友这话,肖剑哼道:“急着去赴饭局吧?”
  蓝友笑着,却也有些挂不住,他有理想朋抱负,不容外人指指点点来张显自己的优越感,不过蓝友只是点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
  然而肖剑却上了头,严肃地说道:“我们是什么人?我们的立场是什么?夜夜笙歌,眼里还有没有律纪,还有没有自己一点自知?蓝科长,我觉得跟你有共同语言,你千万别让我小看了。切记一句话,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道理啊?”
  蓝友点点头道:“是,肖所教训得是,我会谨记你的话,时刻警醒自己的。”
  一切以公事以大局为重,蓝友不会多说什么,正准备走的时候,肖剑赶紧叫住他道:“等等,把门口那两箱东西给我搬走,你不是要跟他一道吃饭吧,还给他,花生和红薯我的工资还是买得起的。”

  蓝友点点头,顺手搬起两箱合计二十多斤的土特产走了出去,气得脑子发昏,这个肖所长……以后的日子怕是也不好过啊。
  临近春节,望月楼里人声鼎沸,坐无虚席。
  每逢这时节,不论是大厅还是包间,那都绝对的爆满,位子提前三天到五天预订,还不一定订得到。一餐下来人均消费一千,这很平常。
  财源广进厅当中。
  贺建伟持杯平脸,冲在座的人柔声笑语道:“今天借魏校长的酒,敬各一杯,首先预祝各位来年步步高升,心想事成啊!”
  “好,承贺局吉言啊!”
  “我敬贺局……”

  “老魏啊,还是你的面子大啊,咱们贺局最近忙得晕头转向,居然让你给约到了,来来来,干了这杯,你得好好跟我们传授一下经验!”
  众人一片欢声笑语,举杯一口,就把那杯中物灌进肚子里,众人有的当场皱了眉,张着大嘴哈出一口气来。
  有的却是享受着这酱香在口上无限回味,实在舒爽。
  魏校长,名叫魏家明,三十多岁,二十二岁去了白灵县中学任教,一年后,破格提拔为班主任,又一年后,再次破格提拔为年级主任,并当选优秀教师,同年评中级职称。三年后,成为洪隆市管辖范围当中最年轻的校长办公室主任,同年十月升任副校长……
  这样的经历对他来说是惊喜也是经营的回报,对他是回报,对别人就是绝对的不公平。
  年年上来开会,教育局大小人物的家门他都摸上去送些花生红薯,有时候也是樱桃、草莓的水果。
  在魏家明看来,就算是送礼,那也是十分有讲究的。首先人跟你不熟,你没轻重地往别人兜里塞东西,攀不上关系不说,还会招人厌烦,甚至是警惕。
  可是像农副产品这样的小礼物那就不一样了,这是过日子平日里要吃的,像红薯这样的东西更是一个时代的记忆。
  在魏家明的印象当中,他父母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老子以后再也不吃地瓜(红薯)了。但是嘴上说归说,煮稀饭的时候拿刀宰几块进去,煮出来的稀饭那也是香甜可口。
  像这样的农副产品送上门去,那是天天都得吃的,一吃,不就得想到他魏家明?念叨他的好,念叨他会为人处事,念着念着,不也就成了亲近的人。
  至于水果,那就更简单了,不能送能存放的,别人家里的东西堆成山,你送一箱波萝?送一箱椰子?顺手扔哪个角落,说不定就当垃圾给清理了。
  樱桃或是草莓,都是现采摘,马上装车,接着就送到了洪隆,早上还挂在树上或是长地里,晚上就能吃到别人的嘴里。
  魏家明还得强调上一句,“赶紧吃,这东西放不得,放坏了怪可惜的。”
  这不是,第一时间就让大伙尝到了魏家明的诚意吗?
  路,就是自己这么一点一点铺出来的,要想走得顺走得稳,还得靠自己平日里小心的经营着。
  所以,现在一到季,根本不用魏家明打招呼,就有人开始替他准备那些看似不值几个钱,却一连送了好多年的农副产品。
  在座的都是教育系统内各部门的主管领导,说到魏家明,谁不是竖大姆指啊?
  “局长,我来晚了!”
  听到这声音,众人朝门口看去,只见蓝友手里抱着两纸箱东西,苦笑的神情写在了所有人的脸上。
  对了,有一个人是坚决不会对魏家明竖大姆指的。
  看到蓝友哭笑不得的样子,贺建伟哈哈大笑道:“蓝友啊,看来让你跑一趟肖所长的办公室好处还不少嘛,这两箱送你了?”

  蓝友憋红了脸,叫道:“局长,这……我……你看……”
  “难为蓝科长了!”魏家明赶紧起身从蓝友的手里把两箱土特产给接了下来,顺手放在门边,不禁叹道:“这些年我都习惯了,先上楼再下楼,怎么搬过去怎么搬回来,只是今天图了个便宜,劳烦了蓝科长,实在是不好意思了。”
  蓝友撑在一张空椅子上,捶了捶自己的腰后,这才皱着眉头摆手道:“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在这儿工作了多久,就吃了你魏校长几年,搬两箱东西的事,有什么大不了的。”
  说着,就蓝友一屁股坐了下去,拿起桌子上那杯苦荞茶水,猛地往嘴里灌了几口。
  这口气还没缓得过劲来,就听人吆喝道:“蓝友,来晚了,老规矩先自罚三杯。”

  这说音刚落,马上有人提着一个十斤重的白壶,拧开壶盖,香飘四溢,让人嘴馋。
  吐吐吐,灌了一啤酒杯的白酒,最少三两,摆在了蓝友的面前。
  “我去,有你们这样的吗,来晚了就喝这么多,这可是贺局长吩咐我去办的事,你们这罚的是我的酒,罚的更是贺局的面儿啊!”
  一听蓝友这话,马上有人不耐烦地摆摆手道:“滚滚滚,少拿贺局说事,贺局……”
  “行了,罚归罚,别一上桌就往死里整,这还有一大晚上呢,小蓝啊,半杯表示一下吧!”
  蓝友站起来,脱了外套,重重舒了口气,道:“贺局都开口了,不喝不行啊!”
  手往桌上一伸的时候,那魏家明眼急手快一把抢端了起来,叫道:“哪能让蓝科长又跑路又挨罚,这让别人以后还怎么看我魏家明啊?”
  说着,嘴一张,跟金鱼似的一口吞了半杯,脸上泛起一抹晕红,轻轻舒出一口酒气来。
  “好,魏校长还是这么有气魄啊,来,给魏校长呱唧呱唧!”

  有人带动气氛,顿时一阵巴掌拍得噼里啪啦的,气氛一下子也热闹了起来。
  饭局过半,魏家明喝得满脸通红,有一丝醉意,但是对他的酒量来说,这根本就不叫事。
  魏家明挡酒挡得很积极,帮挡得最多的当是然贺建伟,这么多年来,魏家明一直都承贺建伟的照拂,日子过得相当滋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