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169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要是不答应,我就打断他的腿。”老爸又补充道。

  “那可不行,打断了小刘的腿,我可得找您算账。”李纨开玩笑的说,屋里顿时发出一阵笑声,气氛融洽之至,两个总裁办的小女孩都暗暗感慨,李总就是李总,调动情绪鼓舞干劲都是一流的。
  笑过之后,老两口都觉得李总这个人挺平易近人的,一点架子都没有,对她的好感更添一分。
  李纨示意小江去把礼物提进来,这是集团为优秀员工预备的中秋节礼物,两桶色拉油,两盒精美的月饼,还有一小口袋特级精面粉,礼物不算多,但是心意到了,老两口感激的收下了,忙不迭的说着谢谢。
  “大爷,阿姨,我们来的也比较匆忙,没带什么东西,就是意思一下,这里还有两张购物卡,你们看着买点什么吧。”李纨从小江手里拿过卡,递到了母亲手里。

  “这怎么好意思呢。”老妈看到购物卡上有五百的字样,吓得有点不敢拿,两张购物卡,就是一千块钱啊,这手笔也太大了吧。
  “李总慰问员工的,让你拿就拿着。”老爸一挥手说道。
  该说的话都说了,该送的东西也送出去了,按照流程慰问也该结束了,两个总裁办的女孩子互相对视了一眼,都在疑惑为啥李总还不走,领导不发话,她们也只好在这里等着。
  没想到李总谈性很高,和刘子光的父母相谈甚欢,当然内容还是刘子光,从他小学时期谈起,一直说到大学毕业,失业在家,然后推着小车上街卖烤肠。
  “唉,这孩子命苦啊,为了保护邻居小毛,拿刀把流氓扎伤了,这一跑就是八年,八年啊,孩子在外面不知道受了多少苦。”老爸说着,拿手背擦了一下眼角。
  “那刘子光这八年在外面都干了什么?”李纨饶有兴趣的追问道。
  “孩子没细说,我们也没问,肯定是受了大罪的,孩子不愿意回忆,我们做老人的也不想在他伤口上撒盐。”
  李纨点点头表示理解,同时对刘子光又有了新的认识,他家的生活条件很差,年久失修的房子冬天冷夏天热,父母也都是下岗工人,可是当他们俩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还是普通小保安的刘子光就面对唾手可得的金钱毫不所动,把atm里的金卡还给了李纨,然后又是几次机缘巧合,刘子光救了小诚,救了妞妞,救了自己,但是每一次他都不求回报,而是默默站到了幕后。
  在这一刻,李纨忽然很佩服江雪晴,因为江雪晴对刘子光的形容竟然是如此贴切,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刘子光就是当世的侠客,每一个女人心中的最终幻想,想当初江雪晴说出一定要追到刘子光的时候,李纨还笑话过她,觉得她说的是疯话,可是没想到时隔不久,自己也疯了。

  拉起家常来,尤其是讨论起老刘家最骄傲的儿子来,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十一点了,两个小女生看到李总竟然一点走的意思都没有,都忍不住频频看手机,刘子光的老爸也觉得有些不对劲,难不成说李总是想等刘子光回来?他赶紧起身去外面打电话:“小光,你在哪里,赶紧回来一趟。”
  “爸,啥事啊,我不在市里,去南泰办点事。”
  “哎呀你赶紧回来吧,李总到咱家来了。”
  “……知道了。”
  刘子光正在大河乡挖沙场结账呢,最近这段时间,挖沙场可谓日进斗金,一船船的沙子挖上来,运出去就是现钱啊,几条挖沙船日夜不停的工作,遴选机烘干机也是24小时连轴转,这些乡镇企业出产的机器哪能扛得住这种操法啊,一台接一台的出故障。
  幸亏有邓云峰在,千万不要小看这位下岗工人,那简直就是个全才,机械机电设备在他手里就像是小孩子玩具一般,绝对玩得转。
  “开玩笑?我可是军工厂出来的高级技工。”邓云峰这样说。这些简单的设备在他看来,确实和玩具一般,养护维修简直就是小儿科,他甚至想自己动手造一台挖泥船,反正工艺很简单。
  刘子光是为了资金的事情来挖沙场的,现在各方面都需要用钱,毛孩娘的癌症,卓力的华清池,还有自家的新房,眼瞅着冬天就快到了,再让父母住在棚户区,于心何忍,自己又不是没这个能力,所以他决定抽出一部分资金来买套房子。
  邓云峰的提议很合刘子光的心意,挖泥船很贵,要十几万一条,但是自己造的话就便宜多了,邓云峰说了,晨光机械厂里有的是空闲的车间和废铁原料,工人更是现成的,分分钟都能招来几十个技术活一流的电焊、铆接、机电工人,自造挖泥船烘干机这些设备,成本能缩减一半。
  刘子光当即拍板:“就依你!”并且提拔邓云峰当挖沙场的总工,每月工资上涨两千块。
  总工程师啊,是每一个工人、技术员的最终梦想,虽然只是一个小小挖沙场的总工,但也是货真价实的总工,那些朴实的挖沙工人们噼里啪啦的鼓起掌来,高声叫好,邓云峰的眼睛湿润了,此刻的他蓬头垢面,眼睛里全是血丝,但是他深深地感到,自己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刘子光把邓云峰叫到一边说:“老邓哥,嫂子的工作我给安排好了,到物业公司当会计去了,唉,她也后悔了,说不该和你提什么离婚,回头你跟我回市里,和嫂子好好说,咱们大老爷们,不和他们娘们家一般见识。”
  邓云峰的,说:“小光,谢谢你,哥还有点事,把那几台机器调整一下再回去。”

  “嗯,老哥哥你悠着点,注意身体。”刘子光拍了拍邓云峰的肩膀说,然后就上了王志军的捷达,回市里了。
  王志军开车,副驾驶位子上坐着个精壮的小伙子,腰里鼓鼓囊囊揣着家伙,刘子光坐在后座上,身边的蛇皮袋子里放着八十万现金,这是最近的业务收入,挖沙不是长久之计,不知道啥时候政策就变,赚来的钱必须投资在其他领域才放心,而且家里的房子也该换了。
  带了这么多现金,自然神经紧张,但刘子光愁眉紧锁并不是为了这些钱的安全,而是老爸刚才电话里的话,李纨竟然到家里来了。
  若是以前,还可以理解为李总体察民情,深入员工家庭送温暖,但是自从那夜之后,两个人的关系明显不同了,这哪里是老总会见员工家属啊,搞不好是儿媳妇上门见公婆啊。
  可是自己和方霏正在谈婚论嫁之际,李总您来凑什么趣,不过话又说回来也不是人家李纨的错,你刘子光表现的那么拉风,几次三番救了人家的儿子,还鞍前马后立下汗马功劳,最关键的是那晚没有把持住,犯了作风上的错误,人李纨也是青春年华的女子,也有感情,也有爱。
  刘子光一个头能有两个大,事实证明,再牛逼的人遇到感情问题一样没辙,只希望李纨见好就收,别把动静搞得太大,满城风雨那就不好收场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